2022年8月5日 星期五

台海飛彈危機

 台海飛彈危機

 

近期因美國眾議院議長Nancy Pelosi 訪台,中共決定對台海進行飛彈演習,媒體稱為第四次台海飛彈危機。第一和第二次分別是什麼我不知道,但第三次卻是我很難忘的回憶,因為1996年的我當時正在金門服役。

 

這件事從今天回頭去看的確沒什麼,只是嚇唬一下而已,但對當下的我,或者說23歲剛從大學畢業的我是真的被嚇到了,特別是當時最盛行的理論是,中共會奪下外島,理由是直取台灣有跨越台灣海峽的風險,但如果是包圍或部份佔領金門,以當時金門有號稱4萬個軍人來說,接近等於台灣有4萬個家庭有家人在金門,從民意來說,勢必會要求台灣派兵來救,這麼一來攻防局勢瞬間逆轉。

 

我忘不了其中某個莒光日晚上,長官要求大家都要寫遺書,提醒大家把這封信放在軍服口袋裡,當時的我完全不知道寫什麼? 現在回想也完全忘了我到底寫了什麼。這件事如今來看或許可笑,但對一個20出頭且時身處外島,無處可去的年輕人來說,真的覺得人生有可能就葬身於此,無比的恐懼。

 

毫不意外,當時金門全島戰備,每天的生活就是─早起床盥洗後就是全連集合,每個人全副武裝去領槍和一隻圓鍬,然後二個人一組去挖散兵坑和清除射界(aka 除草),早午餐都會有人送過來,一直到下午5點左右部隊集合後,恢復正常去餐廳吃飯、洗澡,晚上則是中山堂保養槍枝或是寫東西. 偶而還會有長官來巡視,問大家怕不怕,然後就如同你在電影裡看到的,大家明明心裡怕的要死,嘴巴上卻要回答長官一再訓練的制式答案: 保國衛民是軍人的職責,軍人不怕死之類的。

 

我忘了這段時間到底持續了多久2週或一個月? 我只記得結束後,我的碉堡和庫房囤滿了水,一直到我退伍時想把這些水賣回給營站(福利社),當時福利社班長說,學長,歹勢,你知道我們這裡水多到賣不完,你要不要考慮拿那些礦泉水去洗澡可能比較快。

 

就如同很多男生談及當兵生涯一樣,服役當下其實是很幹和很怕的,但事後卻一再拿來說嘴。事隔20多年了,我很驕傲,在中華民國最需要我的時候,我曾在最前線保衛過這個國家。但反過來說,對於那些在網路嘲諷對手,或者用鍵盤在愛國的覺醒青年們,我也希望你們的愛國不是只是嘴巴說說,有種站到前線去,體會一下第一線人員的心情。

 

我已到中年了,或許對年輕人來說是個膽小鬼,但我真心希望國防只是備而不用,我也不太理解,如果你是20~40歲的人,也就是萬一有戰爭是要直接上戰場的人,為什麼你要相信那些60~70歲,甚至80~90歲人的話? 當台灣媒體一面倒地吹捧澤倫斯基是率領烏克蘭對抗對權的大英雄時,或許你也可以想想,如果你是烏克蘭人,你覺得他是英雄嗎?

 

 

 

5 則留言:

  1. 澤倫斯基算不上是英雄,不過至少他在最危險的時候沒有逃跑,並且扭轉了國內外對這場戰爭的信心。稱不上英雄,但至少是一個足以帶領國家挺過危機的領導人了。

    回覆刪除
  2. "好死不如賴活" vs "不自由毋寧死",蔣介石當年加入大東亞共榮圈就不會有南京大屠殺,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新中國。不過都過去了,沒有人知道做不同的抉擇結果會差多少。

    回覆刪除
  3. 澤倫斯基當然不是英雄 甚至只是個白癡
    要堅持下去就要靠傻勁 雖然一開始就走錯路了

    回覆刪除
  4. 我也覺得很矛盾,我要到55歲才除役,可是決定我要不要上戰場的
    不只是那些聽習近平演講的退伍將軍
    還有沒當兵的立委,以及喊著不惜一戰,卻跑去當替代役的覺青。
    他們在軍演的時候,都好安靜不發表意見喔。之前都一副大義凜然保家衛國的熱血漢子,像一隻……吉娃娃一樣。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