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3日 星期日

談一下法說會


談一下法說會




長久以來我持有美股的部位都要遠大於台股(長久>10),所以我對美股制度的了解要高於台股,特別是過去以來,台股不管是交易制度或相關規範都遠落後美股,這些年來一直在推陳出新,有了很多新的變化,所以我對台股很多規則其實都還停留在10年前,基本上就和某總統候選人抱怨南部沒有可以停747的大機場差不多意思。



還記得我約5年前在ptt-stock版提出過─既然台灣人這麼愛配息,為什麼台灣上市公司不可以季配息或半年配一次? 大家眾說紛紜,有人說是因為除權息要融資券回補,還有人說是怕公司故意嘎空? 結果搞了半天,其實真正的原因很單純─就是公司法限制公司一年只能發一次股利。於是我又追問,公司法幹嘛要管公司一年要配幾次息? 這種論點當時還引來了不少酸言酸語。



後來我在公2裡又提到了同樣的建議,即便是3年多前的事了,這在當時都算是前衛,這一切到了2018年公司法大修後,2019年終於有公司開始季配息了! 所以你可以想像,造就台灣資本市場的不發達,很大原因是出在台灣本身法律的落後和管太多。類似的還有我n年前提過的(n>3),在電子化交易下,為什麼台股不能以1股做為交易單位? 這個議題得到某前金管會主委支持後,曾被立委拿來質詢,然後…….就像太監一樣……..下面沒有了。



Anyway, 這一篇我想談一個新的議題: 法說會,或者完整的叫法人說明會



顧名思義,法說會就是針對法人召開的說明會。但就如同台灣大多數的公司治理制度一樣,這是個100%學美國但只是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的制度,於是就成了你今天看到的,証交所要求上市櫃公司要開法說會,可是大多數的公司自己也不太清楚法說會真正的效益是什麼,反正你要我做我就做,結果你會看到一堆法說會是公司拿著投影片介紹公司沿革和產品,再把財報數字唸一次的,彷彿參加法說會的是盲人協會或是第一次接觸這家公司的一樣。


我先來講一下美國的法說會是怎麼進行的好了!


和台灣一樣,美國的法說會有二種。一種是投資機構像Chase, Morgan Stanley..辦的說明會,這種大多是主辦單位準備場地,在1~2天內請很多家公司分時段辦說明會,受邀請的公司多半就是這個機構自己有在追蹤的公司,也算是公司經營層與分析師面對面的聚會。另一種則是公司自辦的法說會,這類多半會配合公司的季度營收/盈餘公佈後同歩進行。


以最常見的公司自辦法說會為例: 首先,美國因為幅員廣闊,這種法說會都是在線上進行。公司會預先公告一組電話號碼,所有有興趣的人都可以打這個號碼進去聽線上法說;另外公司會邀請有在追蹤該公司的法人分析師上線提問,整個流程大概如下:


一開始是CEO開場,並介紹與會者(多半是CFOCOO)

接下來CEO 會先請CFO報告前一季的財務數字(營收、盈餘、現金流量..),然後再請COO(或者就是CEO自己)報告,公司在上一季達到哪些成就或值得注意的事項(Achievements or Highlights)

最後是CEO報告對下一季或未來的展望(這一段也可能沒有),至此整個報告部份就結束了,所有報告都很簡潔,以上加起來絕對不會超過10分鐘。

接下來是另一場重頭戲: Q&A. 會由這些固定追蹤該公司的分析師,針對上述的數字或是CEO講的展望提出質疑或是要求CFO提出細項說明。


如果你交易過美股,應該會有這種經驗,那就是公司公佈了超過市場預期的數字,結果盤後交易股價居然大跌。或是公司公告營收時盤後大漲,結果不到半小時後居然變成大跌,怎麼會這樣?



這是因為美股看的是公司的未來,很多時候公司講了一個美好數字而讓股價上漲,可是在後面分析師追問下卻破功了,公司過去很好但未來展望不佳,於是股價大跌。

而會有這種情況理由也很簡單,作為公司的CEO,他當然不希望公司股價下跌,所以公司前景好,他會大聲宣傳,但如果不佳,他就會用很多的修辭讓公司前景聽起來沒有那麼不佳。問題是這些分析師不是吃素的,因為他們是固定追蹤這家公司,甚至是整個產業,所以他們對這家公司過去幾季的財務數字,或是產品面臨的問題其實都很清楚,自然提問就會很到位,甚至直打核心。

而對那些只能聽不能提問的散戶而言,透過分析師的提問,除了原本聽到的籠統財務數字之外,他們可以更清楚地知道公司的一些眉角在哪裡! 這就是為什麼要法說會會有助於公司資訊透明的原因,而也因為知道會面臨專業分析師的提問,對CEO或CFO來說,所有講出來的話或公告的數字也不能太扯,讓人家一抓或一問就破功了!



那麼散戶什麼時候可以表達自己的聲音呢? 答案就是年度股東會!

和台灣喜歡把大大小小的事都塞在年度股東會不一樣,美國的公司年度股東會基本上法人是不會參加的,舉凡公司的董事選舉(美國是一年選一次)或是重大議題(Say on Pay, 決定審計師….),法人都是在股東會前透過電子投票早就投完了。所以美國年度股東會的目標,除了選舉,很明確的就是公司經營層向小股東報告(Q&A). 
(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 拙著公司的品格2 第三章: Treat or Trick, 不給糖就搗蛋的股東會)

因此美國公司 季的法說會針對法人,年度股東會針對散戶,這二者區分的很明確!



回到台灣,我用Youtube看了幾場線上股東會,基本上台積電的法說會就是標準的美式法說會,除此之外,大多數的法說會給我的感覺就是莫名其妙。

如同前面說的,有好幾場是從公司的沿革開始說起,或是公司的產品再講一次,標準配備就是把公司的財報數字再唸一次(台灣基本上在法說會前,這些數字就已經公佈了,所以法人早就知道這些數字),感覺起來像是聽的人都是第一次接觸這家公司一樣!



而在重頭戲的Q&A,我看了5場,除了台積電,都只有1~2個人提問,提的問題都很一般性,例如像美中貿易戰對公司前景的影響。很少人會針對財務數字的變化提出質疑。或是針對CEO說的樂觀展望,也沒聽過任何一個分析師質疑。甚至我看到某金控,檯上排排坐了6個旗下各子公司的總經理,結果提問的只有2個(或是1個人問了2次)



我不知道會有這樣的結果,是因為台灣大多數的公司都是沒有分析師追蹤的關係? (一般一家本土型投信投顧大多只會追蹤數十家公司,扣掉台灣50這種大型權值股,你可以想像上市櫃的1700多家其實大多數是沒有分析師固定追蹤的),還是台灣上市櫃公司老闆其實並不希望自己公司財務真的太透明,所以法說會低調過關就好?



但不管原因是什麼,結果就是你所看到的台灣法說會。不管是因為證交所鼓勵也好、半強迫也好,總之公司就是開了法說會,但大多數的公司法說會都是沒什麼人參加(至少我在Youtube上看到的大都是如此)、也沒什麼人提問,甚至連Youtube上點閱率都低的可憐。



最終其實台灣法說會的真正功能: 就是證交所可以拿來當做自己推動台灣公司治理的成績單、公司可以拿來寫在年報的公司治理這一項,或是在公司治理評鑑裡多拿幾分。至於這件事到底對公司資訊的透明有多少幫助? 是否能吸引更多投資人(甚至是國外法人)? 或是幫助投資人更進一步了解公司,提高購買公司股票或長期持有公司股票意願? 我想最愛做表面工夫的台灣政府是沒人在乎的。

2019年10月5日 星期六

廢到想笑的企業社會責任


廢到想笑的企業社會責任




今年6月參加東吳大學陳冲講座與談人時,其實我的心情是很緊張的。
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當研討會的與談人,而且這此之前我已經有3年以上沒有演講過了。

因此上台前我就模擬了幾個可能的聽眾提問,其中二個題目就是,社會上普遍都認為企業社會責任是件好事,為什麼從你嘴裡講的卻好像一文不值?”
或是最多人愛問,你覺得該如何增進台灣的公司治理?”

又是一個很久沒寫blog了,閒來無事就乾脆把我當時想說的寫一寫。




2016年台灣曾經發生過一件感人肺腑的企業社會責任故事!

原因是有一家公司叫太子汽車的 因為經營不善倒了,想當然爾,這家公司積欠很多員工薪資、資遺費、退休金….,預計積欠金額約7.4億元。然後不意外的,這些員工就到處陳情、抗議啊的,搞得政府單位一個頭兒兩個大,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結果呢~天佑台灣,在眾人齊心祈禱下,奇蹟居然出現了!

在太子汽車抵押給銀行團的廠房順利以43.9億元拍出後,這17家金融機構紛紛以人溺己溺、履行企業責任為由,決定從拍賣款中各捐一部份出來給太子汽車的勞工,合計為1.58億元。而且更屌的是,有一家叫合庫銀的(本來就是這17家之一),深怕這一點錢那夠解決勞工的創傷,於是又自願地從別的大樓拍賣款中再加捐2400萬。算下來,太子汽車勞工每人可以領到15.2萬元,整起的抗爭也就此順利落幕。


受創傷為了自己權益被迫走上街頭的無助勞工、民胞物與把勞工視為骨肉的勞動部長官和立委  以及不愛金錢,把社會責任視為第一要務的銀行們,你有沒有覺得這個故事很感人?  難怪大家都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如果看到這裡你的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了,那讓我告訴你身為合庫股東之一的我對於這件事的看法:

我的想法是,幹,太子汽車工人拿不到薪資和資遺費關合庫屁事啊! 恁爸投資合庫可不是期待它去幫我做善事的!

如果你覺得我的說法太偏激,那讓我講另一個對照的故事給你聽─大同林蔚山的通達案。


你或許聽過,大同前董事長林蔚山因為通達案定讞,被判刑8年抓去關了,這是怎麼回事?


通達是一家林蔚山私人投資的公司,經營不善面臨破產,因為林蔚山是公司連帶保證人,所以萬一通達破產,債權人會轉向林蔚山追討20多億元的債權。於是林蔚山利用自己是大同董事長的身份,指示旗下的尚志資產去購併通達。購併完他當然就脫身了,債務轉到了尚志身上。所以雖然林蔚山一直抗辯沒有一毛錢進他口袋,但法官依然以作為大同董事長卻造成大同股東損失17億元的特別背信罪判他有罪。


現在請你再回過頭去看看太子汽車的案子。

請你先猜看看,這17家銀行之所以會捐款,到底是被迫的不樂之捐還是真的心甘情願地基於企業社會責任呢?


不用猜了啦,因為當時的勞動部長和一位立委已經很高興地告訴大家,就是因為我的居中協調要銀行捐錢,所以才能讓整起事件和平順利落幕。



請問一下,工人拿不到薪資,或是公司未依規定提撥足夠退休金,這是哪個政府單位的責任? 勞動部,對吧。法令規範不完整,這是誰的責任?  立法委員,對吧!


結果出了問題,勞動部不用自己的能力去解決,反而運用權力要求不相關的單位去化解自己的責任。請問一下,勞動部或是這位立委在做的事和林蔚山有什麼二樣?

如果林蔚山因為造成大同股東損失被抓去關,那勞動部長該不該為了造成17家銀行股東損失被抓去關呢?


如果你再把這個問題延伸去看,那就更有趣了,我們就講合庫好了

請問合庫銀的董事長或董事會為什麼會同意要捐款? 是基於公眾利益? 還是他自己的利益


答案其實也很簡單嘛~

因為這個人之所以能當上合庫董事長,或是合庫董事會裡的每一位之所以能當上董事,並不是因為他是合庫的大股東還是他的經營能力得到多大的肯定,他之所以是董事(長) 惟一的理由只有一個,就是政府指派他來當董事()的


所以這個人在做決策時,他一定會考慮二件事,一個是大股東(政府)要我怎麼做? 另一個是這樣做會不會違背股東利益(所有股東)。如果政府和股東利益是一致的,那當然好解決。問題是如果相反,你會怎麼做?

要是我,當然是選擇大股東利益。別說這個例子中大股東就是政府,在台灣這種鳥地方,根本不會有人鳥什麼小股東意見的。然後我再用一個高大上的名字像是企業社會責任的名義去包裝就好了。

再請你回想一下林蔚山的例子,林為保住自己財富犧牲了股東的利益,所以被抓去關,那如果有家銀行董事()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權力)卻犧牲了股東利益,那他該不該被抓去關了? (或者至少被起訴吧?)

看到這裡你或許會想,阿不然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如果你是合庫董事長,你不也一樣會屈從大股東?

讓我告訴你如果同樣的事發生在美國會怎樣? 
答案是這17家金融機構一定會被因侵害小股東利益面臨股東集體訴訟。為什麼我這麼確定一定會被告? 因為美國有一堆每天像鯊魚般嗅著血腥味的律師,專門就愛找這種案子,尤其是索賠對象是大企業或銀行這種的更是他們的最愛。(有興趣的可以看公2中"永不妥協的股東集體訴訟")

換言之,就因為在美國,如果經理人為了迎合或圖利大股東而做出傷害其他股東的事,有很大可能會受到法律訴訟甚至巨額賠償,所以經理人在面臨大股東不合理要求時,他就有很好的理由可以拒絕甚至離職抗議。於是市場機制自然形成了一種制衡的力量。

反觀台灣.......我們可以做股東集體訴訟嗎?  不用懷疑,答案是Yes!

~ 我們不是有個號稱為投資人把關,擁有台灣每一家上市櫃公司至少1股,成天在雜誌作廣告的機構,叫投資人保護中心的,這種事為什麼他們不會想去告啊?

傻孩子,投保中心雖然號稱是獨立的財團法人,但誰也知道投保中心董事長之所以能成為董事長,只要是因為……..

簡單地說,投保中心董事長和合庫董事長雖然工作不同、權力不同,但他們能坐在那個位子上的原因是一樣的。

有首歌叫女人何苦為難女人,既然大家都是一樣的,那又何必相互為難呢?

所以這就是你看到的台灣 什麼機制都有,但很少人相信這些機制的功效!


最後,我再請你想看看,如果一個政治人物或一個立委可以用企業社會責任之名,脅迫銀行捐錢給關廠工人。那這個政治人物可不可以用"促進台灣民主政治"之名,同樣要求這些銀行董事長捐錢給自己的政黨?  答案是YES!  不用懷疑,這件事情一直在發生。甚至我就聽過有位當事人告訴我他當年的慘痛經驗。


簡單地說,我認為台灣政府就是台灣公司治理最大的破壞者,而台灣一大堆徒有其形而無其實的組織,平時言之夸夸,自己又做了多少事,但只要一碰到政府利益和自己的利益,馬上破功,更別說那些廢到讓人想笑的企業社會責任了。

所以你知道為什麼我不信什麼企業社會責任這一套了吧!


當然,如果你有興趣你也可以去google 當年的勞動部長和那位出來協調的立委是誰? 這2位可是目前都好的不得了呢





2019年9月12日 星期四

談談蔡力行


談談蔡力行



這是篇很久前就想寫的文章,會再想起是昨天看到了這則新聞聯發科喜獲三星訂單

還記得不過短短2~3年前,當時因為Qualcomm降價部份型號進軍中低階晶片、中國山寨機市場急速消退、部份中國品牌如華為將自建晶片..等利空消息,聯發科常被認為早晚會被中國或美國公司購併。



但曾幾何時,像隻打不死的蟑螂,聯發科卻又活了起來,而很明顯地,這幾年聯發科組織上最大的改變就是找了蔡力行擔任共同執行長。



談到蔡力行,應該大多數的台灣人都還記得伴隨著他人生三個職位的故事:

1.      台積電的前執行長,栽培了十幾年的接班人,然後.....被硬生生的換掉

2.      中華電信的前董事長,作了一任多一點,然後......被硬生生的換掉

3.      20171月起接聯發科的執行長,然後.....現在還好好的



或者如果你用google 的關鍵字,這個名字也常伴隨著2個字─裁員。所以只要他換了個工作,新聞標題大半是該公司員工準備挫著等。事實上,如果你把當年政府換掉他給他冠上的理由─只重視績效,卻忽略了中華電信該有的政策使命。你大概可以想像ptt上對這個人的形容,大抵就是一個只在意公司績效或遠景,卻不管下面死活的人,真的是這樣嗎?



先說我當初為什麼想寫蔡力行? 主要是今年5月有位財經記者寫給我一個email, 談他去採訪蔡力行獲得交大頒發榮譽博士時致辭的醒思。當時我看了他附的新聞稿,我就回給他,明明這個場子的主角是蔡力行,為什麼你們都把重點都放在張忠謀?”,當時我甚至看到一則新聞,裡面從頭到尾只附了一張張忠謀的獨照,反而沒有蔡力行的照片,這豈不奇怪?



記者回答是因為: 第一、大家還是比較關心張忠謀,第二、大家還是習慣把蔡力行和台積電連在一起。接下來他又問我,如果當年蔡力行沒有犯那些錯,不知今天會是如何?



蔡力行當年犯的那些錯?

如果你去google 當年蔡力行會被換掉的理由,大概如下:

1.      裁員,結果這些被裁的員工去張忠謀家哭,讓張認為蔡違背了台積電的企業文化和倫理之類的 (這也是蔡的名字 會和裁員掛在一起的主因)

2.      全球景氣前景不佳時砍資本支出,折損台積電長期競爭力

3.      客戶抱怨台積電不降價,反而讓減價的聯電市佔率上升



蔡力行當年為什麼被換掉? 其實有人告訴過我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坦白說要不是這個人的地位以及他和蔡力行的關係,我一定覺得這個答案是個笑話。不管如何,反正不是上面的答案。而且平心而論,如果你仔細想想,上面的答案也真的非常可笑,我真不知媒體把這些答案放上去前,有沒有想過這些答案的合理性。



就講被裁員員工去董事長家哭這件事好了,首先,台積電本來就固定每年淘汰4%員工,蔡只是把4%變成了5%。惟一不同的是,當景氣好時,被裁員工很容易再找到工作,但在2009年碰上金融風暴,這些人可能出去就找不到了,所以去哭訴也是很正常的。

惟一不正常的是,你不妨想想,當有被裁員工來哭訴時,身為董事長的你該做的,是找總經理或公司相關部門來了解或化解? 還是就見微知著地直接覺得總經理一定是廢物,直接把他換了?

要是後者是對的話,那中華電信員工被裁就去交通部長家哭,中鋼員工被裁就是經濟部長家哭,員工都可以擺爛,反正台灣永遠都不能裁員?



第二個砍資本支出的理由更可笑。當時蔡力行雖然是執行長,但別忘了張忠謀才是董事長,像台積電這種動輒10億美金以上的資本支出,資本支出要增還是減? 這是執行長一個人可以決定的嗎? 還是一定要董事會通過才能這樣做? 所以縮減資本支出,是蔡的決定還是董事會的決定?



第三個降價也是個有趣的理由,除了早期求生存不得以為主外,台積電一向是不太降價的,他們強調的是用最先進的製程幫客戶降成本。事實上如果有人膽敢在張大帥面前提 聯電做了什麼,台積電要不要跟進? 張大帥肯定用三字經(SOB)問候你,因為張大帥心中你膽把聯電和台積電相比,根本是在羞辱他。



說了一堆,我想談的並不是台積電或聯發科的蔡力行執行長,而是問題更大但卻很少人去提的中華電信前董事長蔡力行。



蔡力行是在20141月開始擔任中華電信董事長,20166月任期屆滿,經董事會選舉再當選董事長,然後6個月後的2016年的12月就被換掉了。就換掉的理由是,他過於重視獲利,而輕忽了政策使命



再一次,我真的很佩服我們的媒體可以把這麼一個漏洞百出的理由登出來。

你想看看,今天除非蔡力行是在前二年前恪遵國家政策使命,結果在連任後以為翅膀硬了,開始利潤為導向,不然既然他這麼不懂得政策使命,那在他任期屆滿時不要讓他連任就好了嘛。你知道把一個人從任期中間把他硬拉下來,這是個多大的羞辱嗎?



其實真正的答案誰都很清楚嘛。蔡力行是國民黨提名的,現在換民進黨執政了,誰都知道中華電信董座是個肥缺(年薪好像是800),大家都想要這個位子,因為還沒喬好,所以就先讓蔡力行繼續先幹下去,反正中華電信董事長是 交通部的法人董事代表,隨時可以被換掉,所以等人選喬出來了,蔡力行就該下台了,誰想鳥你這個過程是否羞辱了他?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曾想知道蔡力行的任期是何時,結果意外發現中華電信沒有一任董事長是完整做完任期的(一般董事長是三年一任)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AD%E8%8F%AF%E9%9B%BB%E4%BF%A1

從這裡你就知道,中華電信雖然號稱民營化了,但自始至終都是台灣政府的禁臠!




當然你可能想,蔡力行自己還不是政治任命,那我們就來看看蔡力行任期內的績效吧!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0729000045-260202?chdtv

https://ww2.money-link.com.tw/RealtimeNews/NewsContent.aspx?sn=890530002&pu=News_0046



簡單地說,營收創新高,推動旗下公司上市,精測和勤崴上市為中華電信股東創造千億元的價值,股價從接任時約94 上升到108元,其間最高到125元左右。如果用美式的專業經理人指標來看蔡力行在中華電信時的表現,我會認為這是個很好的經理人。但在政治掛帥的鬼島裡,這個人卻以重視獲利輕忽政策使命的爛理由被換下來了。而且我再說一次,董事長和執行長是不一樣的,執行長本來就可以隨時被換掉的,但董事長(或董事)是有任期保障的,除非這個人有了重大的問題,否則你不應該在任期中間把他換掉。



更別說什麼叫政策使命? 看看接任的鄭優董事長馬上把南向政策視為自己最重要的使命,如今都過了2年多了,鄭優自己都下台了,請問中華電信可否告訴所有中華電信股東們,到底中華電信在南向政策這2年做了三小?  2年後對於該專案檢討的成本和效益各是什麼? 又或許任何一位身為中華電信董事長都該回答的問題─ 作為董事長,當你面臨整體股東利益和最大股東利益不一致時,你到底該以整體股東利益為主,還是最大股東利益(政策使命)為主?


或者你們沒有告訴大家的是,蔡力行最大的罪行其實是發現中華電信採購過於浮濫,以致中華電信還有庫存5~6年的設備沒賣出去, 於是降低採購讓中華電信資本支出降到只有22%擋了不少人的財路?



在寫這篇文章時,同時也是行政院宣佈高鐵南延,所有的數據都告訴你這是個錯誤的決定,包括鐵路局認為30年也不會賺錢,屏東站將取代彰化站成為乘客數最少的一站,但行政院最終還是做了,理由是為了選舉,為了台灣百年大計。



平心而論,政府要不要做一些公共設施除了財務考量,的確還有其他外部效益的考量,但從中華電信到高鐵,行政院惟一沒想過的事,就是這是一家他媽的公開上市公司,有著數萬到數十萬股東的公司。今天你要怎麼搞台電還是中油那是你家的事,因為這是純國營企業,配合國家政策使命本來就是公司職責之一。但如果你要這麼搞,有種你就不要讓中華電信、中鋼這種公司上市,只要一旦公司上市了,大股東就必須要承擔上市的責任。只顧著自己爽卻射後不理,這種政府和渣男有什麼差別?



我在公司的品格曾經寫過中鋼是如何在政治力介入下,從原本世界第一流的鋼鐵廠跌到中段班,等著看吧,再這麼搞下去 ,會有愈來愈多的中鋼出現的。

金管會和證交所成天宣導著大股東不應欺凌小股東,不少的大老闆就是因為用公司的資源去圖利自己造成股東損失而被判刑,用這個道理,作為這些公司大股東的政府,居然可以為了自己的利益卻造成股東損失,難道不應該被告嗎?



很遺憾的,台灣的公司治理從頭到尾就是只是官樣文化,拿著美國標準要求別人要遵守,但從來沒人敢要求政府。如果有一天證交所有種去糾正行政院,或是有檢察官膽告去告行政院背信,或許才是台灣公司治理有希望的一天。



至於蔡力行嘛~ 他只是這篇文章拿出來講的例子,你不用為他感到難過,這位大哥 一年賺的錢絕對比台灣95%的人一輩子加起來賺得還多。你在為他難過? 別鬧了! 你最該感到難過的是你自己。

2019年8月24日 星期六

我在做什麼?


我在做什麼?



這是個很奇怪的標題,主要是向大家講一下我目前正在幹嘛!



為什麼要寫這個? 主要是我很久沒有更新這個blog了,而更讓我慚愧的是,雖然我至少有一個月以上沒更新了,可是每一天還是有幾百個瀏覽人次,所以我想用這篇和大家報告一下我最近的計劃。



7月底時我和出版社簽了一個約要寫一本新書。

這本書不是公3()也不是我之前說的小說,而是教科書。所以出版社也是專出教科書的出版社。



怎麼會想到寫教科書呢?

其實今年4~5月左右就有老師和我接觸,問我有沒有興趣寫公司治理的教科書?但我的興致一直很低。沒興致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我覺得公司治理的領域就是那些,我又不可能自己創造一個公司治理的理論。在這個大前提下,如果我寫出的教科書和現有的教科書有87分像,只是裡面的例子和個案不一樣,那我寫這種東西幹嘛?



今年6月我回台參加陳冲講座,老師還是訖而不舍地游說我寫教科書。我心想反正我大多數時間都是躲在冷氣房裡上網,閒著也是閒著,所以我就請老師把台灣所有公司治理相關的書籍和教科書都給我一本。接著不虎爛,我真的把這些書大部份都翻完了







一看之下,真是乖乖隆地動,我是說真的,我絕對不是為了促銷我的書才講下面的這些話:



不管是理論上或是實務上,我應該算是對台灣公司治理有相當程度了解的人,如果你看過我書應該不會太懷疑這件事。換句話說,這些書裡講的東東,至少有87%我早就知道了,所以這些書那怕我是一天看完1本,或是2天看完1本這應該都不意外,至少一開始我是這樣想的。



結果哩? 哇靠,我幾乎沒有一本書看得完的,有2~3本我連一章都看不完。這些書有的書名標榜著公司治理,可是內容和公司治理的關聯簡直比芝麻糊還要糊;幾乎所有書的內容,比台灣總統國慶致辭還要無聊;還有教科書個案還在講力霸、博達的,靠杯~這是台灣公司治理史的教科書嗎?



對我來說,公司治理應該是個有趣的課程,因為它是動態的,可以隨時mapping 到台灣商業正在發生的事 (或是用韓市長的話,我個人think,公司治理應該是very interesting的,because 它剛好可以對應到台灣market正在發生的thing”(+s啦,幹!)。可是我們的教材和老師卻把它搞的his mother’s 無聊。



這又不禁讓我想起30年前我受的大學教育! 30年來你一定很清楚,大家取得知識或是受教育的方式其實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30年前你要取得專業知識,基本上你只能進大學,從教授講解中取得,書本是主要知識來源; 要寫論文,你就真的要去圖書館翻書,就連中國時報都還是當時最獨立具有批判性的報紙哩。



可是今天呢? 早就不是這樣了。我寫公1時還真的去圖書館2次查和印資料。到了寫公2,圖書館的功能就剩下吹冷氣、看報章雜誌和上廁所的地方了。今天多數學生的知識可能來自Google, Wikipedia Youtube, 以及少數的Blogs,可是今天我們大多數老師的教育方法、教科書的編寫方式幾乎和30年是一樣的(只是編排變好看了)



在今天我們都普遍認為現在的年輕學子認真程度和以前實在差多了。可是我們到底有沒有想過,到底是真的學生不認真,還是我們的教育方式趕不上時代? 又或者二者都有?



說句難聽的話,妓女都懂得要隆乳才能吸引客戶,為什麼教育不懂?

媽的,你怎麼可以把教育比成妓女? 你不知道教育是神聖事業,自古以來就是天地君親師五絕之一嗎?

好啦,本人在此對以上不當比喻道歉,我不應該羞辱妓女的。

我應該去凱道上高喊 爹親娘親也沒有蔡總統親 (是你說的,天>>>>)



最後,我本來想只是簡單地報告一下我正在做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東扯西扯地談到教育理念哩。反正我正在寫一本公司教科書,這本書除了呈現和敘事模式和傳統教科書完全不同外,我也不會一味講公司治理有多好和多重要,反而我會著重在思辨,也就是學生在看到談及公司治理相關制度好的一面時,書(或老師)也會要求你去思辨這個制度壞的一面是什麼! 大概就醬.



這本書目前我第3章快寫完了,如果可以,我會在近期把前2章整理好後送給出版社看看他們能不能接受這樣的模式?

萬一出版社說不行呢?

……那你們就當我前面那些大義凜然的教育理念都沒說!

我會再寫一篇傳統教育才能幫助學生真正學習: 從力霸案看台灣公司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