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GE執行長退休對台灣啟示 (下)


GE執行長退休對台灣啟示 ()

 

最近剛好CNBC 作了一個表列出美國前十大市值公司,我一時手癢就查了一下這前十大公司CEO和董事長的目前年紀和接任時的年紀(如下表)


 

從本表,你可以看出來除了最知名的巴菲特外,最老的CEO目前是61歲,而多數的人都是在50歲之前接任CEO。當然你可能認為這是因為其中很多是科技公司,不過台灣公司不正是以科技業為主? 就算你不認同,那麼請從第七名的Exxon Mobil開始看,這四家公司年紀可能都超過你我,請你想想,如果這四個人都生在台灣,而且老爸不是董事長,以他們的年紀可以做到什麼位子? 副總? 還是協理?

我還是老話,台灣怎麼會有一堆人相信75歲的人會比45歲的人有能力經營一個企業? (或國家)

 
Anyway, 上一篇談了GE董事長的年齡問題。接下來我們來談Jeffrey Immelt 是怎麼當上GE董事長和CEO的,也就是最有名的GE接班人問題。
 

如果你稍微GOOGLE一下就會知道,當初Immelt 是打敗了其他二個對手才成為CEO & Chairman的。

先簡介一下Immelt這個人,他從26歲拿到哈佛MBA後就進GE沒有離開過。他在GE歷經Plastics, 家電和醫療器材(Healthcare)部門,33歲成為GE 經理人,41歲晉升GE Capital 董事以及醫療部份負責人,45歲正式成為GECEO & CHAIRMAN.
 

那麼GE是怎麼決定接班人的呢?
 

根據後來資料揭露,當時GECEO & Chair Jack Welch 是在退休7年前開始尋找接班人的(所以他當時是59)。針對接班人,他訂下第一個規則是這個人必須從GE內升,因為他認為內部人才能了解GE的文化。根據這個規則,GE內部篩選了24個潛力接班人。

 
24個人是怎麼來的呢? 來自三種人,第一種就是GE七大部門的頭。第二種就是七大部門第二層領導者中挑4個,第三種就是不限職位,只要董事認為有潛力的人。接下來如果你是Jack Welch會怎麼做? 先想辦法刪掉一半? 並不是,當時GE董事會第一考量是絕對不能讓這24個人知道他們被列入接班人,否則公司會陷入競爭而交互攻擊,甚至為了怕消息走漏,Jack Welch堅持每一份考核報告他都要手寫交給董事會。接下來就是安排GE董事們開始積極認識這些人,包括聽取部門報告,實地巡視。再從中逐步達成共識,定出大家認定GE未來接班人重要的特質,例如有能力和工會或是政府部門協調溝通、對GE內部評估未來最有潛力市場亞洲夠了解並能建立關係,或是能掌控當時GE最賺錢的部門─GE Capital等。建立評估標準後,公司開始對這些候選人進行輪調和測試,看看這些人能不能充份掌握和應付達到以上的要求。

 
除此之外,為了確保每一位候選人都能得到董事充份而且平等的對待,Jack Welch安排個別候選人和董事的聚餐、高爾夫..等私下聚會,而且先排好以確保每個人都有差不多的時間,也確認每一個董事都能充份和每位候選人認識和了解。最後再慢慢刪去候選人,當候選人剩下最後三個時,再由董事會進行最後投票,歷經了七年的考核,至此每位董事都能很安心的投下他認為最理想的人選。
 

寫了上面一長串,你可能以為這篇要讚揚GE的接班人評選制度。錯了,首先我覺得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情況,沒有必要複製別人。其次,這種文章一堆企管教案寫的更好,沒有必要再重覆。相對的,我想說的是企管老師在大力讚揚這個接班人遴選制度下,卻沒有告訴你的事….那就是輸掉的那二位後來怎麼了?

 
不用想也知道─辭職,這二位後來一個辭職10分鐘後馬上成為Home Depot 執行長,另一位去了3M 現在是波音(BOEING)的董事長兼執行長。(這故事也告訴你,這三個人的確都是一時之選無誤,事實上GE號稱美國大型企業的人才培訓班,有一個統計是S&P 500公司當中有1/3CEO/CHAIR來自GE)

 
(PS. 說明一下, 過去董事主席或董事長一般英文叫Chairman, 不過這些年來因應性別平等和愈來愈多的女性董事長,通常美國就改用Chair取代過去的Chairman)

 
回到主題,輸掉的這二個人為什麼要辭職? 不難理解,以前我和你平起平坐,現在要在你之下變得難堪,或者反過來對勝者來說,我要怎麼去處理敗者也很麻煩,如果要求嚴一點人家說我是挾怨報復,所以當二強或三強相爭,最後敗者自動求去在古今中外都是常見的情況。就這樣GE一次失去了二個頂尖的人材!

 
GE真的只失去二個人材嗎? 請想一想,這場戰役真的只有三個人在爭嗎? 還是三個山頭 ? 每個山頭底下都各有一串的人馬在拱自己的老闆登上寶座? 當勝負已分,頂頭老闆輸了跳槽到別家公司,他旗下這一串的人馬會不會至少一半以上會跟著老闆跳槽? 這對公司來講是不是一個更大的損失?
 

我舉這個例子是因為你會發現台灣不少大型企業在面臨接班人選拔時,或許是被企管教案洗腦,有幾家企業的確是用雙執行長或雙接班人競爭的方式,這種競爭的好處是,在良性競爭下可以帶動公司的更加成長。但不要忘了GE的例子,當勝負已分,這可能也是公司一脈人才流失的開始。這或許是GE接班人給台灣企業的另一個啟示。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GE執行長退休給台灣的啟示(上)


GE執行長退休給台灣的啟示()

 
今天華爾街有個重量級的消息(Bombshell)是奇異電器(GE)的董事長兼CEOJeffrey Immelt宣佈要退休了。很諷刺地,在消息宣佈後, GE的股價開始大漲,因為相較於近年來美國股市的大漲,GE的表現相對落後,更別說這家曾經是全世界市值第二高的公司,在2017年最新出爐的Fortune 500排名掉到No.13.
 

不過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討論Immelt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Chair & CEO. 而是Immelt對台灣(企業)有二件很值得大家省思的事。
 

先講一下GE這家公司,全名是General Electric 台灣通常翻成奇異電器或是通用電氣。這是家愛迪生在1892年創立的超大型的綜合企業,它旗下的部門除了你我熟知的家電、灯泡外,還有很多你可能知道或不知道的,如飛機引擎、核能發電、鑽油、醫療設備.GE有多大呢? 2016年來說,GE的營業額是1237億美金(大概是37千多億新台幣),如果你對這個數字沒有概念,你可以比較一下,台灣一年中央政府總預算大概是接近2兆新台幣,台灣一年的國內總產值(GDP)大概是4000多億美金。另一個大家也可以參考的數字,台灣市值最大的公司毫無疑問是台積電($174.5 billion, 5.1兆新台幣), GE的市值則是$255.5 billion, 約是7.5兆新台幣。

 
有了大致概念GE有多大後,接下來到我第一個問題:

 
請你猜一下,負責一個這麼複雜而龐大商業帝國的領導人─Jeffery Immelt,他今年幾歲? 順便也請猜一下,他接班時幾歲? 還有預定要接他位子的人今年幾歲?

 
說真的,我是google 才知道答案的。我本來猜Jeffrey Immelt大概是67~73歲左右。答案出我意料之外,他今年才61歲。而在他2001年接任GE CHAIR CEO時是45歲。而在今年8/1要接棒Immelt的是GE Healthcare的負責人John Flannery, 他今年55歲。事實上,如果你再往前推,在Immelt 前一任,也是GE最有名的執行長 Jack Welch, 他接任時是46, 缷任時是66歲。

看到這裡,難道你不好奇,一個比台積電還要龐大,業務更複雜的帝國,怎麼敢交給一個45歲的人來主導? (Jack Welch Jeffrey Immelt, 以及接下來的John Flannery 都是董事長兼CEO)

其實答案也很簡單嘛,因為這個帝國太龐大太複雜,只有45歲的人才有足夠的精力去應付這一切。
 

看到以上數字,我猜你應該知道我要說什麼了吧? 你可以想看看台灣市值前10大或100大或1000大的公司中,有幾家公司是由45~55歲或更年輕的人主導一切? 我知道你可能有幾位人選,大立光或寶成,但我說的是真正自己可以做決定,而不是爸爸還在背後主控一切的公司,有這種公司嗎?
 

為什麼我要特別提這個事? 因為我最近看了二則新聞
 

第一個是台灣首個國家級投資公司成立,這家公司的董事長今年77歲,還好總經理年輕多了,今年才”60”! 而這家公司成立的目的是透過國家資金引入和扶植新科技和新技術
 


 
你可能想這二則新聞看起來在講完全不相干的事,不過我覺得其實在講同一件事─那就是台灣領導階級的老化。
 

為什麼一個主導新創投資的公司會由一個77歲的董事長+60歲的總經理? 事實上你有空翻一下台灣上市公司,大多數公司的組合都是這樣的,70歲上下的董事長加上60歲上下的總經理。

會有這種結果的原因有二個,一個是老人觀念喔,我是說倫理觀念的迷思。也就是大家覺得老的人輩份高才壓得住局面,他講的話大家都會聽。另一個迷思是老人的經驗豐富,也就是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
 

也就是這二個迷思,所以多數的場合,特別是公家機構(包括學校),你會發現講話最大聲、最有份量的往往不是最有能力或是真正在執行業務的人,而是輩份最高、資格最老的人,而這些人往往也因為認定自己夠有份量、夠有經驗,所以自己很有價值,自然很多事情都是捨我其誰

(P.S 在美國大學或系裡講話最大聲的,不會是輩份最高或是研究最好的老師,而是能幫系裡或學校帶來最多資源的人)
 

也是瑞凡~ 你有用過Uber 還是P2P借款嗎? 如果所謂的科技在你的心中只是個附屬品,而不是個必須品,你真的會誠心認定科技會變成這個國家嗎? 還是只是群小屁孩的玩意?

 

其實除了以上二個迷思,對於老人台灣人還有一個更大的迷思,那就是如果這個人以前很了不起,那麼即便他今年已經7~80歲了,他依然會和以前一樣了不起。這在很多政治人物身上尤為明顯。
 

我不知這個BLOG的讀者年齡層是什麼,如果你和我一樣超過40歲以上,你就有很多機會和65歲甚至70歲以上的人相處。我見過很多年輕時非常傑出、非常有企圖心的人,包括我自己的爸爸,可是他們到老時完全變了一個人,個性變得易怒、猜忌和固執,在金錢態度上則是變得保守和憂慮自己錢會不夠用。
 

這個心態反應在台灣企業上的結果,就是你看到的第二則新聞,大家都不敢投資了,寧可把錢退還股東,或是拿錢炒炒股票和房地產。
 

台灣很多企業老闆都有一個錯誤的認知,那就是我每年都做身體檢查,醫生說我的健康情況沒問題,和50歲差不多。但健檢報告沒有告訴你的是,你的生理是50歲沒錯,但你的心理可還是仍舊停留在70歲。這是上帝創造時給予每個人的特質,而遺憾的是,很多病目前都有葯可以醫,惟獨這個是無葯可治。
 

我經常看到很多工商大老語重心長地指責政府政策錯誤,或許你該想想的是,也許這些年過七旬的大老才是問題所在。

Immelt 退休對台灣企業的啟示是什麼?
1. 如果一家市值比台積電高50%的企業都敢交給45歲的人,難道你真的相信75歲的人會比45歲的人更有辦法去經營一家企業?

2. 所有的企業都一樣,同一個人掌舵久了,企業容易失去活力和產生弊端。對於企業經營,台灣人迷戀英雄,找個厲害的人出來,把所有權力交給他,然後高枕無憂。美國人則是相信制度,找個壯年人來,給他10~20年的時間,然後換下一個。 

Immelt 的下台對台灣目前企業乃至經濟發展的困居或許是個很大的醒思!

2017年6月7日 星期三

現行內線交易罪的漏洞

現行內線交易罪的漏洞

 

曾經有人問我,學習公司治理後是否看一家公司的角度會有所不同?
我想是吧,至少最近有個新聞,我猜就很少人像我這樣看這件事。

這個新聞就是復興航空的內線交易案。這個案子起訴了四名週邊人包括董事長的嬸嬸和三個旅行社的老闆,反而復興航空的高層都沒事,所以台灣的媒體就繞著老闆買跑車卻沒事,員工卻要默默受苦這類的主題,頂多提一下本案中另一個荒謬的配角前民航局長等。
https://udn.com/news/story/7321/2504656

讓我來告訴你,這個新聞我看到最詭異的事是什麼? 是檢察官起訴書中說,四名被告中有三名自白犯罪,並繳出不法所得,所以依證交法請法官減刑或是處以緩刑。

我不知道你看到這則新聞的心得是什麼? 覺得溫馨還是感動? 我的心得是四個嫌疑人中有三個自動坦誠,這個比例未免也太高了吧? 事實上不只是復興這個案子,台灣多數內線交易在偵察時只要檢察官證據夠明確,多數嫌疑人都是自白坦誠非法的。你有沒有想過會有這麼高的自白比例背後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是這些人真的無心犯錯? 還是台灣人本來道德意識就很高? 抑或是…..台灣現行法律中有…漏洞?

現行針對內線交易罪的罰則主要在證交法第171條 (內容請自己看 或看上面的Youtube)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G0400001&FLNO=171
這個法條下面明確講了”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在偵查中自白,如有犯罪所得並自動繳交全部所得財物者,減輕其刑”

為什麼要讓坦誠的人減刑呢? 除了傳統的”坦白從寛 抗拒從嚴”的觀念,另一方面也是我前段影片講的,內線交易很難舉證,因此有鼓勵大家自白來減輕司法審理的時效。

好了,這一切聽起來都很合理,那又有什麼問題?
我請你想一個情況,如果有一個嫌疑人在檢察官偵訊時坦誠,所以得到了減刑的資格,結果他到法官面前卻翻供了,否認他有犯這個罪,那麼他到底還能不能得到減刑的資格呢?

你一定覺得莫名其妙,哪有人檢察官面前認罪,法官面前又翻供的? 當然這些人會有他的合理解釋: 在檢察官面前認罪是因為考量司法審理時間漫長,怕自己的時間和精力都耗在這裡,所以接受檢察官勸說認罪。

好,既然如此,那又為什麼要翻供呢? 嗯~因為回到家看到小孩,我不希望我的兒子認為爸爸是一個罪犯,所以決定要捍衛自己的清白。

嗯~ 不管如何,翻供就翻供吧,法律又沒說當事人不能翻供。所以接下來就是司法審議和判決。審判的結果只有二種: 有罪和無罪。如果法官判無罪,那當然什麼事都沒有。問題是如果判有罪,那到底這個人能不能被減刑呢?

如果你是一個頭腦正常的人一定覺得不可能,因為他翻供了就失去原來鼓勵的意義了嘛! 你會這麼想,除了證明你是個正常人,也代表你對鬼島台灣法律”精神”的了解不夠。你回頭看看上面的條文,講的是”在偵查中自白”,所以這個答案是Yes.依然可以減刑。

所以如果你內線交易被抓了該怎麼辦? 當然是先看看檢察官有什麼籌碼。如果看起來足以構成起訴,那你的律師就會告訴你先認罪,這樣就可以取得減刑的資格。有什麼要辨駁的,到法官面前再翻供就好,這正符合風險最低利潤最大的策略。以上也順便告訴了你為什麼台灣內線交易在偵察起間就一堆人認罪的主因。

覺得台灣法官多半是恐龍嗎? 覺得台灣司法可以用錢買嗎? 或許你該檢討的是那些成天上電視,但根本不去開會和修法的利委們

p.s 以下是在檢察官起訴復航內線交易案同一天,其中一位被告公司發出的聲明稿。我要說明的是,我並沒有暗示這位董事長有問題,這只是剛好佐證了我上面講的論述,接著你就等著看這位先生在法官面前會說什麼了

http://news.cnyes.com/news/id/3827340
“易飛網董事長周育蔚考量本件已與檢察官充分溝通不同之法律觀點,且基於訴訟經濟及節省司法資源之想法,避免將來須耗費大量時間精力於訴訟程序上,擬集中所有時間及精力全力投入易飛網公司之業務經營,以追求易飛網公司全體股東及旅客之最大權益,因此接受檢察官所闡釋之法律見解,向檢察官為自白,並繳交檢察官認定之金額”

p.s2 補上本篇Youtbue。對我來說,寫一篇文章要比作Youtube簡單多了. 雖然Youtube 的瀏覽人數少,不過我還是會持續下去. 請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