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必也正名乎?



必也正名乎?

 

很久以前曾有一個朋友給我一張新的名片,上面的頭銜是協理

~升官還惦惦吃三碗公哦

媽啦,我在公司職位一直是經理,公司說這樣出來談事情人家會比較尊重你,所以每個人名片上都升了一級,但薪水是一樣的

 

他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到,我的名片本裡處處都是協理、副總,甚至有時一個看起來剛畢業的小伙子,名片上印的頭銜卻是經理,我還以為這年頭大家都是一日千里、年輕有為。

 

同樣的,我也見過一家大公司旗下有五位總經理的,搞了半天原來每個部門的頭頭就是總經理,那麼總管總經理的人呢? 叫執行長(CEO),甚至有些公司在執行長和總經理之間還有營運長(COO)。好,先不管這個,那執行長上面呢? 應該就是董事長吧? 答案是但也不一定是。有些公司最頂的位置的確就是董事長(至少公司組織圖上是如此),但如果你真的就這麼相信那可能就錯了,因為有些公司董事長上面還有一個位子叫總裁,甚至日系一點的公司叫會長。結果搞了半天,你以為一家公司總經理或董事長是權力最大的人可以決定一切,可是到頭來真的拍板定案的可能是根本不在公司組織圖上的人。

 

會這這樣搞,對老闆而言很簡單,取一個法律上沒有提到的頭銜,除了可以讓自己處於公司法中規範不夠明確造成的灰色地帶,進而閃避一些責任外(請自行google”影子董事或參見公司的品格中教案誰才是真正的老大”),的確總裁這個頭銜聽起來也比較爽,你沒看到國民黨最高的叫總理、第二大的叫總裁,總裁下面才是主席。央行最大的也叫總裁。

 

叫總裁也意味著這位老闆旗下有多家公司,就像秦始皇功高三皇德蓋五帝一樣,叫總裁才能凸出當事人的身份地位,所以台灣鄉土劇經常只管一家公司還是一個診所的老闆都叫總裁。(! 張忠謀的頭銜好像只有台積電董事長)

 

而對於中高層幹部來說,冠上名不符實的頭銜,除了上述的大家都相信官愈大權力必然愈大外,對公司而言,頭銜是虛的,錢是實的,不能給你更多錢,表面上升升官是無所謂的。而對當事人來說,反正拿不到實際的錢,至少有個響亮的頭銜拿出去炫耀或是未來跳槽時可能有點用還不錯。反正大家都滿意,於是就形成了台灣公司常見文化,大家都在自己的職稱上灌點花頭。 不過誠如過去有句話說,第一個用花形容女人的是天才,第二個是庸才,後面用花形容的都是蠢才一樣,當大家都這麼做的,這種事變得不但沒什麼用反而是浮誇。

 

類似的情況其實在台灣隨處可見,早年的信用卡只有普卡和金卡,後來有銀行為了吸引客戶,就給特定客戶升級為金卡,大家都想要金卡,於是銀行到處作公關的結果就是金卡變得沒價值,所以就有銀行開始給客戶高一級的白金卡(Platinum),然後又是跟風,結果卡片又被升級為御璽卡(Signature)。更有趣的是,而且因為銀行並沒有足夠的收入來支撐這些卡的優惠,結果就是不停地砍卡片優惠,到頭來你拿的雖然是御璽卡但看看內容,其實優惠比十幾二十年前的金卡還不如。

 

這就是台灣,我們喜歡透過大量製造來讓東西貶值。可是這種貶值的結果除了徒有其名而無其實的表面外,更多時候是價值的混亂。就如同台灣滿街的大學生一樣,因為大學生曾經很珍貴,所以我們就透過廣設大學和允許技術學院升格方式來增加供給。但當供給超過需求的結果就學歷貶值,更慘的是當近年來少子化讓大學招生困難,於是很多國立大學大幅增加以在職碩士專班”EMBA”向在職者招生,這本來沒什麼錯,錯在於在以客為尊的教育理念下,很多這些名校畢業生除了可以繳錢拿一個國立大學碩士學歷外,本身真正的素質不見得能趕上一般碩士生,結果造就了更一個問題學歷的混淆。你根本搞不清楚一個履歷表上寫著X大碩士,到底他還是不是你印象中的優秀人才。

 

孔子說: 必也正名乎, 名不正而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

 

到底應不應該對公司裡的職稱作出規範? 雖然我認為政府應該鼓勵企業商會訂出一個參考規範,不過我想多數人都會覺得沒有必要,事實上也規範不了,因為這是公司自己的事。只是如果台灣企業文化不改,一味朝向愈來愈浮誇,我想以後看到名片上的頭銜,我可能不只要打8折而是要打5折了。

 

對了, 順便一提,美國公司的總裁(President) 其實和台灣的總裁不太一樣。台灣總裁幾乎就是一家公司擁有最後決定權的人,但美國總裁多數指的只是一家大公司部門的主管(如果該公司沒有CEO General Manager, president 可能就是總經理)。想而可見,如果有家台灣總裁拿出印有President的名片,除非那個美國人很懂台灣,否則他可能和我一樣對眼前總裁的權力先打個8折。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淺談日本政治


淺談日本政治

 

說實在的,我其實沒有資格談日本,因為我和很多台灣男生一樣,對日本主要的姿勢知識來自日本A…, 我是說….常聽到日本人講Arigatou.
 

會寫這篇主要是前陣子群組裡在瘋傳 日本東京都議會選舉一些稀奇古怪的候選人政見


台灣有很多日本通,不過似乎沒有人解釋為什麼會這樣,所以就讓我用這個為起點談一下日本政治。
 

為什麼日本議員候選人會在政見海報上寫出自己一些莫名其妙的糗事?

首先,日本投票率是很低的,相較於台灣動輒70~80%的投票率,日本全國性選舉投票率約50%,地區性選舉約30% (這次東京都選舉為51%, 上一屆約43%),所以每次選舉政府和候選人都會想盡辦法希望選民出來投票,寫出自己的糗事某種程度就是希望選民可以認同自己,覺得這個人和自己差不多,願意出來投票。
 

另一個原因是,日本的選票和台灣或是很多國家是不一樣。像台灣,我們是在選票上依候選人的號碼圈選,所以台灣選舉到後來宣傳車就會不停疲勞轟炸地強調號碼,或是講一些如一馬當先、四季紅這類的常見語,目的就是要讓選民記住自己的號碼。但日本因為自恃國民識字率為100%,所以日本的選票是要求選民要寫出候選人的全名(後來放寛為就算寫出部份名字,只要能辨識是哪一位就算有效票)。因此比較沒有知名度的候選人就會用這種方式讓選民記住他的名字。
 

日本的低投票率反映的除了日本人對政治人物的不信賴外,從另一方面講,也展顯了日本人覺得事事應該靠自己,而不是倚靠政府或政治人物。反觀台灣的選舉,台灣的民代最愛在選舉時用懇求拜託,請選民惠賜一票,這種低聲下氣的結果,讓台灣人覺得政治人物是靠自己才有今天,所以就習慣對政治人物指頤使氣,遇到事情就找民代出面。這是台日人民因為選舉投票不同造成的不同風氣。

 
談到這個,順便幹譙一下,台灣候選人在投票前夕,最愛用採哀兵政策,下跪、哭爸哭母,反觀美國候選人最常用的字是”Tough”(強悍)”I am so tough, then you can count on me!”(我很強悍,所以到時你可以倚靠我) 。美國人傾向支持強者,台灣人偏好同情弱者,從這裡你或許就知道,為什麼台灣的政治愈來愈靠北!

 

日本政治還有一個和台灣很不同的是日本公務員的地位很高。

台灣的公務員常被當成米蟲廢物,依賴人民血汗而生。這個話其實並不公平,因為全世界公務員都是一樣,甚至就效率而言日本公務員比台灣差多了,可是為什麼日本公務員地位很崇高呢?
 

你或許知道日本的內閣基本上是分贓政治,也就是誰來出任哪一個大臣(部長)並不是基於專業考量,而是派系權力分配的結果,所以防衛大臣可能根本不懂國防、通產大臣根本不懂財政,因此各省()的官僚就成為支撐日本最重要的力量,大臣(部長)通常都只是拿著底下官僚擬好的稿應答而已。也因為如此,再加上和台灣差不多的不輕易解雇公務人員,讓日本公務人員有很大的權力,對於產業政策,甚至企業的經營方向、相關檢查都有很大的指揮權。而也和台灣很類似的是,退下來的公務員往往會得到很好的安排,因此日本第一流的人才往往首選就是去當公務員,造就日本中央有很高的比例都是東大幫,從日劇裡面應該不難看到日本公務員走路趾高氣揚的樣子。相對的,如果大臣和底下官僚摃上,往往會受到公務員的聯合抵制沒什麼好下場。

 
日本強大的公務人員體系確保了日本政治人物不管怎麼亂搞或是像走馬燈似的換來換去,日本這個國家的政策主軸都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相對的,在公務體系重視年資、輩份和內部和諧的普遍文化下,日本政策在展現週到、重視細節的另一面,往往是低效率和保守封閉。

 
本篇只是一時有感之作,因為很多人說現在發生在日本的問題就是未來的台灣。親日也是台灣不少人在政治、商業或文化上的主流。但如同台灣人很少對自己鄰近的國家深入去了解,或是經常是帶著刻版印象去看一個國家一樣,我們對日本的了解經常是很表面的。當然,再次強調我不是什麼日本專家,有興趣了解日本文化的人,建議可以去看政大有位蔡增家教授所寫的上一堂最好玩的日本學。畢竟日本除了東京很熱和SOD,或是美麗的山水和美食外,還有很多值得台灣人反省和檢視自己制度的地方

 

 

 

 

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

伊利諾州(Illinois)要破產了嗎?


伊利諾州(Illinois)要破產了嗎?
 
看到這個標題你應該會和我一樣嚇一跳,如果是真的,這麼大的事台灣媒體怎麼沒有報導? 另一個原因是Illinois 以人口來說是美國第6大州,面積是美國第25大,轄下有美國第3大城芝加哥,再加上美國目前經濟非常好,怎麼說都輪不到它破產不是嗎?
 
這個標題並不是空穴來風,更不是要騙你來點blog, 上週美國財經新聞的確討論過這個議題,伊利諾州會不會第一個美國破產的州 (Could Illinois be the first state to go bankrupt?),或者溫和一點的標題會是 伊利諾州會不會是美國第一個垃圾級債券的州? (Illinois could be the first “junk” state)
 
伴隨這個討論的相關新聞還包括:
1.      上週 S&P Mood’s 都調降了Illinois的債券評等到投資級的最低一等(再下一級就是垃圾級),展望為負向,是美國所有州中評等最低的。
2.      上週美國二大樂透,Mega Millions PowerBall 宣佈撤離Illinois,因為有可能州政府沒錢付給得獎者
 
怎麼會搞成這樣呢? 主要原因是 Illionis 州議會因為政黨對立,上週第三年沒有通過州預算,也就是伊利諾州將出現連續三年沒有預算。你可能好奇一個州沒有預算會怎樣? 其實也不會怎樣,台灣過去就發生過三年立法院沒有通過國營事業年度總預算(立法院一年要審二筆中央預算,一個是中央政府總預算,另一個就是國營事業總預算),大家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在沒有預算下,州政府將進入”Auto Pilot”(自動駕駛),就是依過去的預算支付,但不能有新的預算項目或建設。
 
那如果就是有臨時的支出,例如馬路就是超出預期的整修,還是突然的災難怎麼辦? 那就先欠著啊,等到有一天光復大陸國土時再給你, 那是戰士授田證。Anyway, 就這樣,目前伊利諾州州的總負債約是650億美元,另外帳上有約140~150億美元對廠商的欠款。這個數字看起來很驚人,不過對一個大州來講還不是什麼大問題,真的讓大家擔心的是,這個小問題會不會引爆另一個真正大問題公務人員(含教師)退休金提撥不足。目前伊利諾州帳上大約有高達1400億美元的公務人員退休金不足額提撥。而這個退休金提撥不足問題不是只有伊利諾州有,而是全美國各州普遍都有這個問題。
 
根據美國知名的研究機構─Pew報告. 美國政府單位退休金不足額提撥赤字在2016年差不多是1.3兆美元,美國只有8個州退休金提撥率在9成以上,有21州連70%都不到,更讓人驚訝的是這個數字在2001年是0元,在15年左右就跳到1.3兆,因此對十年一次金融風暴念茲在茲的專家來說,這個退休金缺口就成為少數人猜測的下一波風暴核心。
 
不管如何,首先,美國法律是不允許州破產的,但就如同就算法律不允許個人宣告破產,當現金不足以支應短期開支時,不管名義上允不允許,個人實質上還是會破產一樣。伊利諾州的問題雖源自政黨惡鬥(民主黨議會 vs共和黨州長),但根本問題還是在於收入低於支出,而形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其實就是政治人物想討好人民所以一直開出財政根本無力負擔的支票,經年累月下來就成為驚人的負債。所以即便州議會和州長最後言和通過預算,根本的問題還是不會解決。未來會出現的不外是加稅、縮減福利和減少開支,但問題是加稅的結果往往會讓企業和民眾出走,縮減福利和開支的結果可能造成社會不安等,這種事台灣人應該不陌生,喔,我說錯了,台灣就算地方政府破產,還是一樣不會加稅,也不會縮減福利,反正凡事推給前任、幹譙中央,外加胡扯什麼長期產業政策錯誤,造成區域發展不平衡就算了。
 
另一個值得討論的就是近來熱門的退休金問題。事實上這是個全世界共同面對的問題,主因還是在於30年前採用現行制度的人不會想到有一天人類的壽命隨便都是80歲以上,利率會低到只有1%,以及人口會縮減。
 
台灣近期也為年金改革在大動肝火(那些為公教改革鼓掌的別高興的太早,等到勞保改革時你可能就笑不出來了)。在我之前的文章就提過,目前的改革制度下,35~45歲的人成為最大的笑話,因為當你繳完錢時,政府退休金剛好在你退休前後破產,這個年紀的人繳保費像是個白痴。
 
美國今年有幾個州,如密西根、賓州開始改革退休金制度。基本的作法就是某個年度開始新進公務人員的退休金從以往的大鍋飯,改為個人制的401K。這個制度有點像台灣的勞退新制,就是雇主(政府)和個人固定提撥一定比例金額到個人退休帳戶中,但和台灣不太一樣的是,這個帳戶投資標的是在政府認可下,你可以自選標的。簡單地說你自己對自己的退休負責,你選積極操作的投資標的,賺了錢是你的事,賠了錢也是你家的事。以後你也不用去幹譙什麼政府拿你的退休金去護盤,甚至這樣的模式也有助於金融投資業的發展及推動台灣公司治理。更重要的是,台灣有一堆人裝窮人,根本就不繳保費或是低繳保費,我為什麼要為他們的不負責任去負責?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種感覺,台灣近年的發展愈來愈朝向社會主義,甚至是共產主義,有人一個月領十萬,一堆人就幹譙憑什麼我領22K 這些部長可以領10? 搞得好像應該全民皆魯蛇這些人才高興。當政府扮慈母,人民就會成為媽寶,什麼事都期待政府應該幫自己傳便便,人民反而失去對自己人生應有的責任感。但現實是政府是沒有效率的、在民意高漲下,沒有人敢作出得罪既得利益者的事。結果只是把很多人自己應付的責任化為感受不到的負債,然後大家騙自己是幸福的王國!
 
美國的伊利諾州面臨的三個困境: 政黨惡耗造成政府低效能、政治人物討好人民不敢加稅和縮減支出,造成政府負債累累、以及明知是問題卻不敢去改革的退休金制度。這三個問題也是台灣的三個問題,甚至是多數政府正面臨的潛在大問題,差別在於有些政府選擇了視而不見,把問題留給未來;有些政府選擇了局部改革,解決部份問題;而有些政府選擇了更大幅度的改革,至少讓很多情況合理化。我沒有足夠資訊評估哪一個適合台灣,但我相信如果台灣繼續走大鍋飯的模式,勢必不久後又會引發另一波的問題。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全民買單



全民買單

 

台灣這些年出現個很腦殘的用語叫全民買單,如果我沒記錯這個名詞成為流行是在去年兆豐金被美國罰了57億新台幣,一方面是這個數字很驚人,另一方面兆豐被認為是官股控制銀行,所以名嘴就得出了一個等式,兆豐金是官股控制,官股=政府,政府=全民持有,所以兆豐金被罰57億等於全民都被美國政府罰了錢。

 

同樣的道理,我最看不起的嘴砲大師今天又開示了:

華航加薪等同全民用血汗錢幫華航加薪,萬一虧損 又是全民買單


 

幹你媽的,這是我聽過最腦殘的說法

 

照這個道理,只要是政府官股持有1股以上的公司,公司做了什麼事都可以算是全民買單吧。

 

公務員上班吹冷氣  全民買單

張忠謀搭頭等艙出國 全民買單

國泰金員工上廁所用了二張衛生民 全民買單

 

請問一下兆豐金被罰57億,你這位全民到底付了多少錢啊? 還是國庫真的付了多少錢?

 

如果你真的認為華航是全民資產,那你有種一點去華航把電話搬回家,因為華航是國家為主要控股,國家=人民,所以即便你沒有華航股票,你依然是華航的持有者,因為華航是全民資產。

 

同樣的道理,未來你也可以去任何一家上市櫃公司拿紀念品,因為你雖然不是檯面上的股東,但透過政府官股,你間接持有這家公司。

 

你也可以沒事把台灣前50大市值公司老闆都幹譙一次,順便監督一下他們有沒有亂花你的錢。甚至應該請立委去質詢和調查台積電、聯發科,因為只要官股持有這些上市公司股份,很明顯的這些公司就會是全民資產

 
回到華航,華航1Q虧37億 其中有28億來自因汰淘機隊帶來的"資產減損", 2億來自新台灣強力升值造成的匯兌損失. 一個連什麼叫資產減損都不懂的人 居然在媒體上大放厥辭 然後有一堆腦殘人士叫好 !

~ 這個國家成天就是一些弱智的發言,而媒體不但不具有審思的能力 還把這種鳥話當做主流語言。難怪這個地方白痴愈來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