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7日 星期二

耐心、耐心還是耐心

 耐心、耐心還是耐心

 

這是篇寫給自己的文章。

 

或許有些人和我一樣,追踪的投資組合中有一個是屬於理想期望值: 裡面放著一些想買卻買不下手的股票,而這一個月的跌幅卻讓了不少不可能變成了可能。尤有甚者,一些已有的部位,隨著下跌,股利率來到了令人心動的8~9%,更是讓我心動不已。

 

坦白說,我上週就準備好了1萬美元,準備開始撿便宜了,一週過去了,最大的慶幸卻是還好我上週累到十點多就睡覺了。

 

這其實是我們心裡的盲點,很自然地會對股票定了一個內心價,這個價可能是52週的低點,或者一個整數關卡,也有可能是股利率,但這之所以被稱為盲點的原因是,其實過去股市已經多頭了12年,而你只看到1年。又或者你忽略了股利率還是來自EPS,雖然多數美股是採固定股利政策,多少前景不佳還是會影響股利/股價。

 

股價到了吸引人的價位了嗎? 對我來說: 是的。但到了值得大力進場的價位了嗎? 我想還差得遠。因為過去十二年大漲讓部份人忘了風險二字、瘋狂使用桿杆放大財富、那些蓋在股價大漲中看不到的狗皮倒灶之事,我想隨著股市修正時間的愈來愈久,都會慢慢浮現。只有等到泡沫破了,鳥事一一浮出,才是進場的好時機。

 

我手上仍有不少現金,目前的做法就是買1~3 Month Broker CD 和從 4 & 8 Weeks Treasury Bills,因為我知道自己和多數男人一樣,有錢就會亂搞,所以我會先把現金鎖住。另外逐歩把非核心(持股不到100)的部位砍掉。其他部位仍維持DRIP(Dividend Re-Investment Plan). 我相信快則今年底,年度結算前,慢至明年3~4月,應該就會出現愈來愈多的爆雷了。

 

如同一開始說,這是個寫給自己看的警愓文,所以我講的時間點沒有任何根據,只是用來提醒自己手癢想要買股票時,要先來看看這篇文章。

 

至於其他讀者,雖然這篇文章講的是美股,不過我相信你很清楚,台股很難和美股脫勾。我也知道不少台灣存股大師還在鼓吹大家從金融股轉ETF (那這樣還叫存股嗎?). Anyway, you never what will happen tomorrow. 我不敢人家說的是錯的。不過美國目前普遍不看好科技股,我想台灣大概也很難找到任何一個etf是科技股比例很低的。

 

再加上之前文章說過,台灣上市公司普遍股利政策是採盈餘比例制(就是前年度盈餘的60 or 70%拿來發股利),而不是美式的固定股利制,所以你拿之前的股利來推測明年的股利根本意義不大,這種情況今年的高股息etf可能就成為低股息了,我想不出來為何要如此?

 

最後,套用巴菲特的棒球理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AMiemNe2fk

 

請記得,在投資的領域沒有什麼三振出局這回事,並不是好球來了你就非打不可,你有更好的選擇是,除非你很有把握,否則你可以不打

 

 

 

 

2022年9月16日 星期五

談一點我的教學心得

 

談一點我的教學心得

 

這本是篇要放在教科書附的教師手冊中的文章,但由於有過度強烈個人色彩(雖然我看不出來強烈在哪裡),被勸阻了. 於是和過去一樣,不能放在正式的東西就拿來blog. 然後也和過去一樣,原本口氣還會很婉轉的東西放到blog就會變的肆無忌憚。(p.s 本文是重寫的,並非原文)

 

我是今年初到某大學去教授公司治理課,授課對象主要是四年級學生,當然其中也有幾位外系的,學生數大概是27位,對於一位沒有名氣的老師和上課時間是週五下午2~4點的課來說,算是很正常的現象。

 

這堂課前三堂 我就碰到新老師或許很難接受,和很多舊老師可能早就習以為常的事─學生出席率不高,我的課大概在4~50%左右學生會來, 而學生就算有來,不少學生上課不是在低頭就是在睡覺,有些人看起來像是在做筆記,但直覺告訴我並不是。

 

我猜不少老師碰到這種情況,大概都會搖頭嘆息,感慨學生一代不如一代。

 

先說結果好了,這個課雖然後來一半時間因為疫情改為線上,但就少數實體課來看,出席率大概都有90%,而且學生都是抬頭認真看著老師的。你不要以為這個課很輕鬆,不管實體或線上課,我是會一直點名學生回答問題的,而且不定期的課堂的最後20分鐘,老師會突然出現一個題目,要求學生作10分鐘討論後,每組都要派一個人上台報告。依我利用期中考的訪談,多數學生都對後者覺得壓力很大。

 

既然是這樣,為什麼學生還願意來上課? 答案很簡單,因為他們知道可以在這堂課學到東西,而且是有用的東西。

 

這也是這篇文章我想表達的─我們總覺得這一代的年輕人努力程度不及過去,但多數老師卻沒去想過,他們這一代的成長背景和我們有多麼不同。說白一點,客戶的消費口味早就不一樣了,但師傅依然煮著古早味並強迫大家一定要吃。於是客戶不是不來,就是愛吃不吃的,然後我們再去抱怨現在的消費者不懂的珍惜。問題真的是這樣嗎 ?

 

這一代的年輕人真的不努力嗎? 或不想學習嗎? 坦白說,我反倒認為所處的世界都在快速變化下,現在年輕人更想學的是實用,甚至是快速實用。或許有人認為這叫好高鶩遠,但反過來想,如果今天是我20歲,我也會是一樣的,說難聽一點,是學生在進歩,但老師和教科書一點都沒進歩,大家仍是希望把知識硬灌進學生腦子裡,然後用考試去測試學生的理解程度。30年前我唸大學時就是這樣,30年後的教室裡,除了老師的ppt做得漂亮一點,我不覺得本質上有什麼差別。學生一樣不理解,為什麼我會學這個? 學這個到底有什麼用? 反正就是硬記能夠應付考試就好。

 

雖然聽起來像廣告,但這也是我在教科書和課堂中努力想做到的,就是告訴學生為什麼會有這個東西,這個東西的功用到底是什麼? 然後,你們去想看看,它的壞處又是什麼?

到時學生就會知道,哦,為什麼是這樣?

 

另一個現代學生和我們不同之處是,他們沒辦法長時間專注在一件事上,說真的,這不是20歲人的問題,連我都覺得自己有這種問題,這是因為現代人接觸資訊的時間,不管是YouTube 或是多數影音都設定在10幾分鐘甚至更短,就算長片也不像傳統電視你必須耐心看完,播放器可以允許快轉。甚至我相信很多老師也是這樣。既然連你自己都這樣了,你怎能要求學生必須2小時都全神專注?

 

所以在我的課堂100分鐘中,我分成了4個部份。第一部份約10-15分鐘,主要講解時事,每一週會挑一個新聞來講給學生聽,從俄烏戰爭,石油怎麼影響我們的生活,到巴菲特的八卦….這部份一般來說學生很喜歡,第一他們只要聽,而且多數是當下的時事,學生多半也稍有概念,甚至還可以拿去和女友吹噓一下。

 

第二部份是正課,大概是40~50分鐘(休息後會再講10分鐘左右),差不多也是多數學生可以接受的極限。

 

第三部份是學生報告,也就是讓學生挑一個教案上台報告,約15~20分鐘(含老師講評和提問)

 

第四部份就是上面提的,臨時公佈一個問題,給同學分組討論後,派一個人上台報告。約20分鐘。

這個東西如前所述學生都會抱怨時間不夠,因為他們不習慣這種沒了預先準備馬上就要報告的事,而且初期會看到同一組的用猜拳決定誰報告後,要報告的人拼命查手機,其他的人就沒事了。

 

這時老師就會告訴同學,想一想未來進入職場後,你的老闆和主管是會二個禮拜前先告訴你問題,到時再提問,還是會隨時叫你去問問題的可能性大一點? 這麼一說,學生雖不甘願但多可以理解。

 

其次要告訴同學,這是一個Teamwork, 你同組的上台表現會影響到你的成績,再說了,你也不希望換你上台時,你同組都不理你吧? 第二次之後,就可以看到同組的人都會幫忙找答案了。最後,我會花時間去訓練同學上台後的開場,以及台下同學該有的反應,更重要的是,允許上台學生拿手機去唸(這對現代的年輕人很重要),並告訴同學,這是個重視表達能力的年代,好的表達能力可能甚至比你實力更重要,同樣地,先讓同學理解為什麼老師要做這種事。

 

其實當同學有機會第二次上台,他們就會覺得這件事沒有想像的可怕。

 

這正是我的教學法,教每個東西前讓學生知道為什麼要學這個,再透過把二節課分為四個部位,讓學生在大部份時間都能保有專注力且或許能聽進去。

 我不敢說自己教得多好,或是我的學生是否學習成效要高於那些背誦標準答案的學生,但至少我相信學生來上課是比較心甘情願的。

 

我曾在FB看到某位老師說,雖然我的學生每堂都只有10%的來上課,但還好來上課的同學都很認真。說真的,我不知道這位老師是哪來的勇氣說這些話的。市場在改變,但作為知識供給者的老師卻沒有改變,或許這是下一次你再聽到年輕人學習心愈來愈差時,老師自己也該想一想的。

 

 

2022年9月4日 星期日

談點近期投資

 談點近期投資

 

近期有三個網友來信談的事都差不多,二個事,一個是網站的留言功能,另一個是希望談點經濟展望。反正颱風天沒事幹,就一併聊聊。

 

第一個是網站無法留言

坦白說,我自己都有這個問題,測試了一下,我發現:

1.      如果用Chrome, 是可以留言的

2.      如果是用舊版IE, 有登入下是可以留言的

3.      如果用新的Edge, 是無法留言的

 

這個網站在N年前因為一次流量過高爆站之後,我就移到Google底下的Blogger了,所以是否因為MS Google之間刻意不相容或只是暫時的bug? 歹勢,畢竟我只是個唸文組的,解決不了。如果其他讀者有辦法,再煩請告訴我。

 

以我自己來說,工作和生活用的是Chrome, Blog另外用Edge以其他的google帳號登入,因此自然也是受害者之一。經常有讀者留言,我只能用Chrome如一般讀者般回覆,有時你會看到有個”TT”那就是我. 至於為何是TT?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當時亂打的。

 

再來談經濟展望,或者更精確地說投資

就我個人所見,歐洲和中國目前的經濟是爛到靠北,美國是還好,所以你會看到很多名嘴開始危言聳聽,從日韓元貶值講到亞洲金融風暴再現,或是美國房市前景講到2008年的連鎖效應。

 

先講亞洲金融風暴,目前多數當年出事的國家,韓國、泰國目前不管是國家外匯存底,或企業融資基本上都比1997年好太多了,外資的影響力也沒當初的大。我倒覺得目前的情況是因為過去熱錢充斥,資金逐歩抽離的陣痛期,要再重現國家級危機,目前應該還看不到。但另一個危機卻是隐隱浮現。

 

我之前曾舉例,如果發生純經濟衰退,會像車子跑在路上沒油一樣,車子是會慢慢沒力最後停下來的,但如果發生金融風暴,才會可能像飛機油箱爆炸那樣急墜。目前的情況就是還看不到金融危機的征兆,但誰都知道車子快沒油了。

而更大的問題是,車子在高速公路上跑,油表出警示了,但所有在車上的人一點都不擔心,因為過去十年的經驗,讓大家都相信,這又是一次高速奔馳的開始。(看看台灣那些達人、大師的目前的指引大家都不難理解)

 

所以回答網友提問,我意見都是,我是不會加碼股票,但我在美股中一些DRIP (Dividend Re-investment Plan)仍在繼續。我近期砍掉了一些當初亂買的股票。一般來說,如果我喜歡一檔股票,建倉是500股,在今年初股市下滑時,看到一些股票下跌,情感面手癢,但理智面說不要,所以我就買100股,後來變30股,像我就是這樣累積了70股的TSM. 我在8月底狠心把一堆這些雞肋股都砍了。

 

目前部位依然約一半是各式各樣的基金(cef, reits, etf),略低一半是股票,主要是我說的ANTI-ESG股,能源,煙草,醫葯。

 

另一件有意思的是,我本週開始研究/投入美國債券。如果你有在關心美國的財經Youtuber,近期大家都很流行談一個新的投資商品─iBond,這是一個和通膨連結的債券,目前的利率是9.62%,對,你沒看錯,我也沒打錯。而且這是美國財政部發行的,理論上安全性是100%(如果你相信美國政府公債安全性是100%的話)。一個人一年可以最多買1萬美金,但至少要綁一年不能賣,1~3年賣要罰3個月利息,利率是每半年重設一次。Anyway, 我也跟風買了一萬美元。

 

也因為研究iBond,我開始研究美國國庫券(Treasury Bill)。目前一個月年化報酬是2.49%,三個月是2.88%,對我來說是個還不錯的報酬,過去我在美股證券戶頭的資金都是用買brokered CD方式(一個月目前年化約1.8~2%,比券商的0.1%好多了),接下來我有可能透過財政部網站Treasurydirect.gov,放更多錢在Treasury Bill上。

 

Anyway, 這就是我近二週最熱忱的事,至於投資,誠如我之前一直說的,我是個保守的人,面對不可知的未來,我的做法就是維持一個基本部位視情況加減碼,不可能砍光,也不會滿倉,而且永遠要保留一定的現金部位。這也是我給你的建議,千萬不要過於樂觀,或以為你就是那萬中取一的投資奇才。我知道眾人皆醉我獨醒心理上的成就很爽,但不要忘了,如果一個Party裡全部都醉了,你是惟一醒著的,通常死最慘的就是那個醒著的人。

 

颱風天隨筆,大家請確保安全,不管身體上或財務上。

2022年8月24日 星期三

沒用的知識 Alpha & Beta

 

沒用的知識 Alpha & Beta 

 

covid-19所賜,不少人知道了希臘字母的順序,AlphaBetaGammaDelta… 事實上在投資市場中也會用到這些字母。

Alpha指的是某項投資相對於指標(benchmark)的超額報酬。例如某檔股票基金一年的報酬率相較於大盤指數高出7%,那麼這個基金的alpha就是7。很明顯地,Alpha值愈高代表該項投資在同領域中表現愈好,因此Seeking Alpha 就成為大多數操盤者的最大夢想,美國有個知名投資網站就叫這個名字。

Beta指的是該項投資相較於指標的波動程度,一般也被用來判斷一項投資或一檔股票的股性。如果一檔股票的Beta值為1,代表這檔股票的波動和大盤指數亦步亦趨,也就是指數漲1%,該股也漲1%。相對的,如果該股的Beta愈小(0.2),代表它的漲跌和大盤指數的連動性愈低,這種股票在台灣一般被稱為牛皮股大牛股。反之,如果Beta值很高(1.8),代表這家公司股票的波動性很大,在台灣常被稱為飆股投機股

所以,下次有理專推薦你買基金,你該問他的不是過去幾年的投報率,而是這檔基金的Alpha值是多少? 讓你爸媽覺得你的學費沒有白繳。而如果你自己要買股票,除了看基本面和技術面,也要看一下該股的Beta值,讓自己心裡有數買了什麼東西。

怎麼樣? 又學到了一個沒用的知識了吧!

 

2022年8月15日 星期一

這就是台灣的ESG?

 這就是台灣的ESG?

 

今天各大媒體都有這則新聞,簡單地說,就是一家連鎖房仲發動員工週末去淨灘。

 https://house.chinatimes.com/20220812003392-264401

 

我不知道那些在炎炎酷日被叫去淨灘的員工,是像我當兵時應對長官問話的標準回答: ”身雖苦 但心不苦,或是保家衛國 哦,不,清潔海灘 還我河山是房仲的天職!”,還是嘴上很感激 心裡幹你娘?

 

我記得幾年前也寫過類似的文章,是講我朋友的神奇ESG經歷。就是某個員工旅遊日,遊覽車把大家載到海邊,主管說這是我們今天的第一個行程,然後大家發手套、夾子和垃圾袋,大家在海邊撿一小時垃圾後,再上車跑真正的行程,淨灘時總經理還來和大家合照。

 

不難理解,這就是台灣做事的標準方法,上面交代下面定期要繳交一些ESG的成績,好讓上面匯總之後寫在企業責任報告書或大內宣上。但在財力和資源有限,又不知道幹這種事到底有沒有符合ESG? 於是撿垃圾就成為大家最愛做的事,因為不管有沒有符合企業社會責任(CSR),至少一定符合了環保(Environment Protection)。於是乎台灣企業最愛做的ESG,上頭最常做的就是捐錢,而下面最愛做的就是海邊撿垃圾。

 

可是企業做了這麼多,人民其實很無感,這是因為企業認知 的ESG和消費者認為的ESG完全不是一回事。

 

就以本案例的房仲業來說,我以前每年都會去交大對所有在職專班學生演講。那個年代還沒有ESG,主要談的企業社會責任(CSR),所以老師都會要我談這個。而當時台灣最有名的評選就是天下雜誌的天下企業公民。這個獎分為製造業和服務業。於是我會請同學猜拿到製造業第一名的通常是哪家公司? 答案是台積電。因為多數唸交大在職專班的都在竹科工作,所以大家都沒有什麼問題。

 

接下來我請大家猜拿到服務業第一名的是哪家公司? 當我說是信義房屋時,教室會聽到一陣不小的嘲諷聲,因為那個班大概有150人,所以站在台上聽起來聲音特別大,而且我記得2~3年大家的反應都一樣。

 

我為什麼要特別講這個例子呢? 因為以我的年紀買房子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所以我對房仲的印象都是來自廣告,可是那些唸在職專班的大多數都是30初頭的人,簡單地說,他們要嘛正要買房,或是剛買過房沒幾年。要我說,我絕對相信他們對房仲印象的可靠性絕對要遠勝於我們一般人。

 

於是就有趣了,一個努力提升ESG,而且年年拿獎的公司,可是在消費者的印象卻非如此,那到底是消費者誤會了,還是評選裁判誤會了?

 

答案就是老闆心裡的ESG和你認為的ESG是不一樣的。也就是我之前說的,對很多老闆來說,賺錢的歸賺錢;做功德的歸做功德的。公司會有一個專門的部門或負責人專門規劃和做ESG,然後責令各部門要專期繳出成績,於是就有了你看到叫員工去大太陽底下淨灘的一幕。

 

你可能想,不管如何至少有人淨了沙灘啊! 先不說這本來就是地方政府的工作,這麼一來,豈不是爽了外人苦了員工? 如果真想做ESG,為什麼公司不花錢去雇人請海灘?

 

相對的,我看美國很多企業做的都是積極參與社區活動,地方有活動如國小比賽還是地區商展(本地小商家出來擺攤),都會看到一些大型連鎖企業的員工出來幫忙或贊助,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讓你覺得我們是兄弟,所以當你在消費時,你或許會看到兄弟情誼上選擇我。可是在台灣,我從來沒覺得剛在對街的康是美或麥當勞除了消費,到底和我有什麼連結?

 

拋掉那些形而上的宣傳,改為由下至上,並讓員工能理解做這件事到底對他(本人)有什麼好處,讓消費企業更貼近一般民眾,或許這才是台灣企業ESG真的該做的。

 

2022年8月12日 星期五

Who’s the boss?

 Who’s the boss?

 

最近有個新聞,是金管會在對中華開發金控查核時發現,中華開發金控把金控和主要子公司的相關財務、業務及人員績效評估..等資料,交付給不具有權限的大股東─辜仲瑩,因此決定對開發高層予以裁罰,並要求開發必須對辜仲瑩究責

 

相關新聞連結: https://tinyurl.com/z6xxuzsf

有趣的是,我個人認為這是個很值得探討的公司治理議題,但台灣那些財經媒體或是公司治理大師們卻是輕輕帶過。

 

在我公1裡寫過一個教案叫誰才是真正的老大,裡面是說有家金控的總裁嗆金管會主委,結果金管會也不敢怎樣。倒不是金管會主委孬種,主要原因是台灣沒有法律定義總裁到底是一家公司什麼位子的人。也就是說如同你在一家上市公司裡的頭銜是教主聖尊一樣,外面人的人可能以為你是這家公司最有權力的人,但只要你不擔任經理人或是董事(),現行的法律是管不了你的。

 

相反的,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長(或董事),依目前法令,你就是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公司去借錢,除了你要蓋章,往往銀行也會要你擔任連帶擔保人;如果有人告公司,你就是被告,這就是標準的權責相符。

 

所以,如果你夠聰明的話,此時你就會發現,最棒的事就是有董事長的權力,卻不用去扛董事長的責任,頂多失去的就是董事長的酬勞而已。

 

過去我去演講時都會提到一個案例,就是頂新油品出包,魏應充宣佈辭去味全的董事長(也包括董事一職),請問這是個負責任還是逃避責任的行為? 基本上多數人都會認為是逃避責任。但是我接下來又問,魏應充不當董事了,甚至整個味全董事會裡沒有一個董事姓魏的,難道他就不怕整個董事會背叛他嗎? 這時大家都答不出來了!

 

不管是不當董事長的魏應充,還是之前頭銜是中華開發慈善基金會董事長的辜仲瑩(目前是中華開發資本董事長),之所以能以無名勝有名以子控母,答案其實就出在台灣特有的法人董事代表制上,只要有法人董事代表制存在的一天,這些人就可以爽爽地享有董事長的權力而不必去扛董事長的責任。

 

一直以來,都有人提議台灣應該比照歐美大多數國家廢除法人代表制,只不過這就像也一直有人主張房地產實價登錄應該更清楚透明一樣,只要碰到這個議題,執政的不談,在野的裝死,三小都談的媒體都突然變傻了,這應該也算是台灣奇跡吧!

 

類似的例子,還有這陣子防疫保單炸鍋,有些保險公司甚至是面臨倒閉(減資99%其實就等於倒閉了),你有沒有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就是你幾乎沒有看到有任何保險公司的高層因此受罰? 理論上,對公司來說,應該沒有什麼比做錯一個決策把公司弄到接近倒閉更嚴重的錯誤了吧? 可是你有看到哪一個產險的總經理或董事長被撤職的嗎? 為什麼?

 

很簡單嘛,當初拍板要賣這種防疫險的通常不是產險公司的總經理,而是董事長,而董事長又是公司的大股東下,你要怎麼去處罰他? 除非董事長自覺,又有誰敢提案處罰董事長? 所以我一直覺得證交所以公司治理為由要求上市櫃公司董事長不要兼總經理是脫褲子放屁就是在此。

 

這二個例子清楚地告訴了你:

 

1.      不管有沒有兼任總經理,一家台灣公司最有權力的人而負責例行決策就是董事長

2.      如果公司夠大,公司真正權力最大的可能也不是董事長,而是那些在公司沒有頭銜,但公司裡每個人都知道的”You Know Who”

 

最後,辜仲瑩的案子給中華開發什麼教訓?

 

當然不是不應該把董事會的機密資料洩露給非董事的大股東和其指派人,而是以後不要傻到把這種事還標註在公文紀錄裡。以後這種事就學綁匪勒索贖金一樣,把相關資料印好放在手提包裡,再丟到xx路的倒數第五個垃圾桶旁去讓路人不小心撿到就好了。

 

至於台灣的公司治理還是金管會的大刀闊斧,這種事聽聽就算了!

2022年8月5日 星期五

台海飛彈危機

 台海飛彈危機

 

近期因美國眾議院議長Nancy Pelosi 訪台,中共決定對台海進行飛彈演習,媒體稱為第四次台海飛彈危機。第一和第二次分別是什麼我不知道,但第三次卻是我很難忘的回憶,因為1996年的我當時正在金門服役。

 

這件事從今天回頭去看的確沒什麼,只是嚇唬一下而已,但對當下的我,或者說23歲剛從大學畢業的我是真的被嚇到了,特別是當時最盛行的理論是,中共會奪下外島,理由是直取台灣有跨越台灣海峽的風險,但如果是包圍或部份佔領金門,以當時金門有號稱4萬個軍人來說,接近等於台灣有4萬個家庭有家人在金門,從民意來說,勢必會要求台灣派兵來救,這麼一來攻防局勢瞬間逆轉。

 

我忘不了其中某個莒光日晚上,長官要求大家都要寫遺書,提醒大家把這封信放在軍服口袋裡,當時的我完全不知道寫什麼? 現在回想也完全忘了我到底寫了什麼。這件事如今來看或許可笑,但對一個20出頭且時身處外島,無處可去的年輕人來說,真的覺得人生有可能就葬身於此,無比的恐懼。

 

毫不意外,當時金門全島戰備,每天的生活就是─早起床盥洗後就是全連集合,每個人全副武裝去領槍和一隻圓鍬,然後二個人一組去挖散兵坑和清除射界(aka 除草),早午餐都會有人送過來,一直到下午5點左右部隊集合後,恢復正常去餐廳吃飯、洗澡,晚上則是中山堂保養槍枝或是寫東西. 偶而還會有長官來巡視,問大家怕不怕,然後就如同你在電影裡看到的,大家明明心裡怕的要死,嘴巴上卻要回答長官一再訓練的制式答案: 保國衛民是軍人的職責,軍人不怕死之類的。

 

我忘了這段時間到底持續了多久2週或一個月? 我只記得結束後,我的碉堡和庫房囤滿了水,一直到我退伍時想把這些水賣回給營站(福利社),當時福利社班長說,學長,歹勢,你知道我們這裡水多到賣不完,你要不要考慮拿那些礦泉水去洗澡可能比較快。

 

就如同很多男生談及當兵生涯一樣,服役當下其實是很幹和很怕的,但事後卻一再拿來說嘴。事隔20多年了,我很驕傲,在中華民國最需要我的時候,我曾在最前線保衛過這個國家。但反過來說,對於那些在網路嘲諷對手,或者用鍵盤在愛國的覺醒青年們,我也希望你們的愛國不是只是嘴巴說說,有種站到前線去,體會一下第一線人員的心情。

 

我已到中年了,或許對年輕人來說是個膽小鬼,但我真心希望國防只是備而不用,我也不太理解,如果你是20~40歲的人,也就是萬一有戰爭是要直接上戰場的人,為什麼你要相信那些60~70歲,甚至80~90歲人的話? 當台灣媒體一面倒地吹捧澤倫斯基是率領烏克蘭對抗對權的大英雄時,或許你也可以想想,如果你是烏克蘭人,你覺得他是英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