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6日 星期一

總裁幾A真的很重要嗎?

 總裁幾A真的很重要嗎?

 

上週五有個新聞,是環球金融雜誌發表了年度全球央行總裁評比,很遺憾的,現任央行總裁楊金龍未能連3A,只拿下A-,也趕不上前任的連續13A

 

有個13A總裁是台灣媒體最愛宣傳的事,仿佛是說,我們的軍事比不上別人,我們的國際地位比不上別人,但我們卻有世界上最好的央行總裁,連續13年都拿A,足以屌打美國、日本和任何一個總裁。

 

可是媒體爭相吹捧下,卻沒有人告訴你,這個提出評比的環球金融(Global Finance)到底有沒有公信力? 有沒有可能Global Finance把美國Fed主席評比從A降到C,他的聲望就會像公司股票就降評一樣暴跌?

 

這裡是Global Finance的維基百科:

 

https://en.wikipedia.org/wiki/Global_Finance_(magazine)

 

我去看了一下它的發行量,是驚人的”50,050,我還以為是50,050 (in million)  還是50,050 (in Thousand)! 不,它一個月發行量就是5萬零50本。我查了一下, 台灣剛停刊,你可能連翻都不想翻的週刊王,號稱的每月發行量是10萬本,差不多是這個Global Finance的一倍。



 

如果週發行量10萬本的周刊王告訴你,台灣有60%的人想統一,你都不相信了,那你怎麼會相信發行量只有周刊王一半的Global Finance,說台灣央行總裁是全世界最好的總裁就是可信的? 這就像之前有些影片拿到聖地亞哥影展還是達拉斯影展最佳影片一樣,真的值得到處炫耀?

 

那麼台灣央行總裁到底做得好不好?

 

央行有四大責任目標,分別是維持金融穩定、健全銀行業務,維持貨幣穩定,並在以上三項達成的基礎上,促進經濟發展。(中央銀行法)

可是這十幾年來,不只是台灣央行,而是全球主要央行幾乎都倒過來,把促進經濟發展變成了第一要務。於是舉目所及,每個央行總裁幹的事都差不多,壓低利率和維持貨幣寛鬆,造就的結果都是物價和房價大漲、貧富差距拉大,社會對立嚴重。當大家都這麼做時,總裁是A還是C級有差別嗎?

 

這件事其實凸顯了幾件事:

 

1.      台灣的媒體都是人云亦云的,反正大家都這樣報,我也跟著吹捧,沒有人在乎這個發佈媒體的公信力和影響力在哪?

2.      外國月亮比較圓,只要是寫英文的,外加全球發行的就是強

3.      只要你宣傳做得好 讓老百姓相信你是受到國際肯定的,那麼即使他過得不好,他也會認為這一切是他自己的問題

 

央行總裁到底是A還是A-,或是他一共拿到了幾個A這很重要嗎? 重要的應該是這個央行總裁主導下的央行,我們的金融是變得更穩定了,還是風險更高? 這樣的穩定,是建立在兼顧穩定和風險的考量下,還是只是因為他阻止了所有的創新?

 

我們的物價是否真的反應了真實的情況,或者就是個公告數字? 如果這個數字你不相信,我也不相信,那這個數字還有高度參考性嗎?

 

我們的資產價格是否是合理的增長,或者只是炒作下的虛胖?

央行的匯率政策,考量了維持出口競爭力的大局觀,那麼相對受害者又該如何平衡呢?

 

真正去想想這些問題,你不覺得這比央行總裁拿幾個A更重要嗎?

2021年8月26日 星期四

他的ESG不是你的ESG

他的ESG不是你的ESG

 

本來想不出來最近要寫什麼,剛好看到某個群組在談房價高漲的事,讓我不由得想起很多年前的事。

 

以前我每年都會受邀去交大對所有在職專班學生演講(大概有2~3)。因為這堂課名稱是企業倫理,所以老師都會希望演講時能至少談一些有關企業社會責任(CS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的事。

 

當時台灣最有名的是天下雜誌的CSR評鑑,而這個評鑑還分製造業和非製造業。所以我都會問台下學生,你們猜製造業第一名是誰? 當我說出台積電時,台下學生都會點頭,畢竟唸交大在職專班的很多都在竹科上班。接下來,我會請大家猜那非製造業CSR排第一名的是哪家公司? 基本上沒有人猜對過。

 

答案是: 信義房屋

 

我印象中二次當我說出這個答案,台下都會冒出帶著嘲諷的聲音,因為這堂課學生數大概150人,所以台上聽起來有點像是哄堂大笑。

 

交大學生很了不起嗎? 倒也不是。因為如果你問我對信義房屋的印象。說真的,我上次買房已經很多年前了,而且也不是透過信義房屋,所以我對這家公司的印象可能來自廣告,或是朋友評論。但一般唸在職專班的學生,大多數都是30~40歲的人,基本上就是台灣正要買房或剛買過房的年紀,所以我認為這些人的評價是更接近現實的。

 

這麼說,信義房屋的CSR是假的嗎? 坦白說,我也不認為。 如果是排名第258的還有可能是硬弄出來,但能排名第1甚至前5名的,多少都會有人在盯著看。所以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簡單地說,就是公司或評審認為的ESG CSR (ESG裡的S 就是CSR),和你以為的CSR是不一樣的。

 

像台積電這種公司,因為它的產品和多數人沒有直接相關。所以對多數人來說,只要這家公司不要製造污染,多繳稅、善待員工,再加上不時捐點錢或做點公益,那就是好公司了。但對信義房屋或是7-11這種直接面對百姓的就不一樣了。

 

我以前寫過一家美國作辣椒醬的公司叫Sriracha,那個老闆從不捐錢,他認為他該做的善事就是用最好的辣椒製作辣椒醬,和從來不漲價。你想看看,這是不是正是你對統一和味全這種公司所期待的社會責任?  可是統一和味全並不是這樣做滴,他做的是依然要想辦法壓低成本,創造更多利潤,然後把一部份的錢拿來做公益。這就是標準的台灣老闆思維: 賺錢歸賺錢 公益歸公益。

 

同樣的道理,如果你去看信義房屋的永續報告書(https://csr.sinyi.com.tw/),裡面講了很多如何減少碳排放、如何培養和善待員工、成立信義學堂、公益基金會、社區關懷協會等符合ESG的工作。偏偏裡面惟獨沒提的,正是客戶最關心的事: 就是如何確保交易價格的完全透明,仲介不會配合買方拉高房價,甚至烘抬整個區域行情? 所以為什麼那些交大學生會對信義房屋做為台灣CSR服務業的第一名這麼不以為然,大概也可以理解。

 

這其實也是台灣常見的情況,某評鑑說A公司很好,事實上A公司不見得好。但如果說B公司壞,通常B公司是真的壞(因為它連裝都不想裝,或是爛到要化妝造假的成本太高了)。而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我們很多的評鑑標準也都是從國外抄來的,我們並沒有認真的去思考,哪些東西才是真的對台灣人有影響,或是不同的公司各自哪些因素,才是真的能評鑑一家公司的好壞。而最後自然會到一個結果,這家公司很好,可是它的好和你以為的好,有好大的一段距離。

 

之前公視有部劇叫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那麼台灣政府和民間通力宣傳的ESG,真的是我們的ESG?

 


2021年8月12日 星期四

對資本市場改革建議3-健保補充費

 

對資本市場改革建議3-健保補充費

 

除息/權季到了,有個長輩問了我一個問題:

 

我知道股利超過2萬元要課健保補充費,如果我某股票股利是21000元,那是針對超過部份課稅,還是21000元全部要課稅?

 

這個問題坦白說我從未想過,主要還是因為我台股部位不多,基本上都是亂槍打鳥。但作為財稅系畢業生的我直覺反應是,應該只針對超過部份課稅(這其實是一種費),否則會造成市場扭曲。

 

~ 答錯了!

結果是只要超過就是全額課稅. 也就是如果你的單筆股利所得是19,999元,你一毛不用繳。但如果是20,001元,你要付20,001*2.11%=422。當然會有人覺得這是筆小錢,坦白說你會這樣想,那是因為股票正在漲,如果有一天股票開始跌了,你絕對不會這麼想。Anyway, 知道此事後,我忍不住去算一下我持有17000股的某公司,今年股息是23000左右,我二話不說就降到14,000股。

 

要談健保補充費前,先談一下的差別. 以下是財政部的解釋

https://tinyurl.com/2vzuftws

 

簡單的說,費有一種使用者付費以及政府透過收費來抑制人民做某件事的意涵。既然是這樣,為什麼收股利的人要繳健保補充費? 是因為數據證明這些人特別容易生病? 還是政府想打壓股市?

 

事實上如果你把近期政府對股市的相關政策合起來,你會發現很有趣的事:

目前台灣股市,當沖的證交稅減半,而股利所得超過2萬要繳2.11%的健保補充費。依上述財政部的標準,這是不是在告訴你,我們政府希望人民炒短線,不鼓勵人民長期持有股票,並分享公司成長果實(股利)? 難道是因為我們政府嘴巴說討厭ROC,所以要推動新的ROC? (Republic of Casino)

 

其實財政部長官們沒有告訴你的是,之所以要對股利/房租這種收入課健保補充費,是因為在他們心中,這些屬於不勞而獲所得,取之無妨。我知道這麼說,很多人一定很幹,不過不要懷疑,很多財政部長都是我的老師,當年課堂上大家受到的教育就是這樣。

 

不過反過來講,台灣股票交易所得的確是不課稅的,房租收入也普遍存在低報或者房地產持有稅偏低的現象,所以政府再從中回撈一點似乎也不為過。

 

你看這就是台灣,明明是一個錯誤,大家做的不是改正,而是用另一個錯誤去修正錯誤。最後搞了半天,你也不知道造成C的,到底是A還是B

老話一句,難道是玩股票或是當房東的比較容易生病嗎?

 

回到健保補充費,為什麼要搞出這玩意? 答案很簡單,因為健保財源不足要破產了,也就是你他媽繳的保費太低了。原本解決之道也很簡單就是漲保費。問題是漲保費,公司和勞工就哇哇叫,然後政治人物就沒票。所以那些不勞而獲的就成了標的。

 

事實上要解決財政問題,如果無法開源,那就節流嘛。醫生的給付費和採購葯品的錢已經差不多砍到見骨(有本事詐騙的另當別論),除此之外,最簡單的解決辦法,就是提高自付額以及改成保大不保小(這才叫他媽的保險,好嗎? )

 

為什麼不做? 你去醫院看看那一堆把醫生當心理顧問還是坐檯小姐的老人就知道了。提高自付額,老杯杯會生氣氣的。 你可能不怕,問題是我們的政治人物很怕。可笑的是,台灣明明有錢的都是老人,一堆年輕人要繳房租給老人,還要變相幫老人付健保費。

 

很多人都說台灣健保好,是台灣之光。但光芒之下,這套系統是建立在醫護的血汗和一串不合理的財務支援下的結果。台灣一堆財經和法律專家,外加成天講公平正義的政治人物,但提到扭曲的健保制度,沒人敢碰。覺青則是忙著抵抗中國,結果大家都在談征服宇宙,沒人在管你家旁邊水溝為何積水不退?

 

買股票的人真的比較容易生病嗎? 對股利課附加費,是否反而扭曲了市場,降低了大家長期持有績優股的意願? 低廉的健保,是否促成了更多的醫療浪費和不必要的醫療? 如果健保是一種,那麼使用者付費不才是合理的嗎?

 

看看台灣那些政治人物動輒都是70歲以上,或是那些明明年紀不很老,心態卻很老的政治人物,或許答案很明顯了吧!

 

2021年7月31日 星期六

東元案的醒思

 東元案的醒思

 

上週最熱門的話題莫過於東元的父子戰爭終於隨著董事選舉席次的底定而落幕。這場鬧劇中,台灣媒體雖然鉅細靡遺的分析,但說穿了其實都是以八卦的角度看待,巴不得父子可以在股東會直接拿刀互砍、血流成河那就太好了。但在這場大戲告一段落後,到底有誰還會去認真思考這件事對台灣公司治理的意義是什麼?

 

“意義是三小? 恁爸只知道義氣啦!

 

沒錯,這個案子第一個打臉就是台灣政府一直很得意的獨董,或者說講義氣的獨董!

 

這場爭鬥中,最大的爭議就是父子都用公司的資源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從下圖來自東元年報董事持股變化表就可以清楚看到兒子主控的菱光是從去年(109)開始大幅買進東元股票,才能在今年股東會中成為東元第四大股東.

 


買了約7700萬股的東元花了多少錢? 答案是將近21億元。

 


然後呢? 問題是菱光根本花不起這些錢。以菱光109年的年報顯示,菱光的流動資產不過才10億多一點,總資產才24億元,請問錢是怎麼來的? 簡單的說,這是個危及菱光營運的重大財務投資。那麼這種有問題的決策是怎麼在董事會通過的? 是董事都在裝死嗎? 作為外部股東的守護者的獨董,難道都沒意見嗎?

 




同樣的道理也發生在東元,當東元要花數億元去收購光菱和東友時,請問獨董贊成嗎? 事實上的確有記者去問過東元的獨董這件事,但東元的獨董和菱光的獨董一樣….”裝死不回答”。下表是東元和菱光的獨董,這裡面應該有你熟悉的名字,至少其中一位我大學付了不少錢買他的教科書。

 


菱光電子董監事名單 

p.s菱光的獨董 王煒於5/26以赴美處理公務為由 請辭獨董

有趣的是,東元的董事長跳出來了,她說這個案子沒有送董事會,所以和獨董無關。換言之董事長告訴了大家二件事:

 

1.東元的規模應該和鴻海、台積電差不多,這種幾億元的案子我們一年有幾百個,如果這種金額也要開董事會,我們的董事豈不是忙死了?

2.東元的獨董是很忙的,忙到沒有時間看新聞,根本不知道公司發生了什麼事。

 

你不要看台灣獨董都是一些財金大師,說句難聽的話,台灣大多數的獨董都不知道獨董到底是在幹嘛。

 

獨董簡單的說,代表的就是公司外部股東的權益。外部股東不知公司在幹什麼,所以找一個獨立公正的第三者進董事會幫他們把關。角色類似公司內部的審計師(簽證會計師)。而台灣的獨董看似有獨立公正之名,其實就是老闆的兄弟,所以獨董是三小? 恁爸只知道義氣啦!

 

第二個就是裝死的投保中心

獨董代表外部股東監督公司,那如果獨董或監察人不作為,或是董事擺明了枉顧股東權益,配合老闆亂搞怎麼辦? 照道理說,股東可以對公司提起訴訟。而股東集體訴訟也像是一種制約,讓董事/獨董知道如果我亂搞或不作為,我有可能被告。

 

那麼在台灣可不可以提起股東集體訴訟呢? 可以的,透過投保中心。

投保中心持有台灣所有上市櫃公司至少1股,是所有上市櫃公司的股東,以利於以股東身份向公司提告,可是這件事從頭到尾鬧了幾個月了,投保中心有說什麼或做什麼嗎? 沒有。

 

當初把投保中心設為財團法人,就是希望投保中心能獨立運作不受外部影響,而如今看來,投保中心反而把自己當作政府組織,不敢輕易對民間企業動手。事實上投保中心能做的不只是股東訴訟。

 

依據投保法第10條之1規定,投保中心發現上市櫃或興櫃公司之董事,執行業務有重大損害公司之行為或違反法令或章程之重大事項,得以書面請求公司之監察人(或審計委員會或其獨立董事成員)為公司對董事提起訴訟,或請求公司對已卸任之董事提起訴訟,監察人等自投保中心請求之日起30日內不提起訴訟時,投保中心得為公司提起訴訟,不受公司法第214條之限制。

 

當然,或許有人想,搞不好投保中心就像長江七號一樣,正在默默地收集不法證據。好吧,反正還有20多天嘛,大家就等著看。不過不要虎濫什麼投保中心資源有限。

 

投保中心當初是集資10億元成立的,而且每月還有固定收入(投保法18條),如果這叫資源有限,那台灣90%的公司都該關門了!

 

第三是證交所大力宣傳的公司治理評鑑

台灣從民國103年開始辦公司治理評鑑,東元是少數迄今年年都在第一級的公司(第一屆是上市40 上櫃30家,現在是前5%)。而如今卻發生這種事,再次印證了我大台灣國人民一貫的風格─考試大家都會考,但現實是另一回事。

這無異是對證交所的一大打臉,我就等著看明年東元的公司治理評鑑是否還是巧芯巧芯得第一”. ~對了,如果你想知道打臉的英文怎麼說? 我讓歐巴馬來告訴你!

 


 

第四是台灣法令的落後

在這次爭戰之中,有些媒體為了讓讀者明白,把雙方的股權和背後的投資公司畫了出來。結果呢? 乖乖隆地動,比芝麻糊還要糊。

 

請閱讀以下描述後回答:

 

東元投資了菱光和東友,東友和菱光也持有東元,菱光投資了東友,東友也投資了菱光。

菱光投資了光菱,光菱再投資東友

東友投資了菱光  也投資了光菱 而光菱卻要收購東友

菱光、光菱和東友共同投資了天達,而天達持有東友

東光、東和、有萬、光元是東元的股東,為了東元的利益,他們投資了鈺叡和安富要去收購菱光和東友

 

問題:

請說出菱光、東友、天達、光菱與東元的關係?

 

這是個很典型的交叉持股。 交叉持股最大的問題是,老闆不用真的持有那麼多股票,利用公司的錢去成立子公司,再由子公司買母公司股票就行(需要我告訴你,在母公司董事選舉時,子公司手上持股會支持誰嗎?)

 

因為老闆僅以低持股卻可以控制整個公司,很容易形成學術上稱為股權與現金流量請求權不對稱問題(就是他媽的容易掏空公司啦),所以多數國家對於子公司持有母公司股權的投票權都會加以限制。而我大台灣國身為泱泱大國自然也不例外,公司法179條就規定被持有已發行有表決權之股份總數或資本總額超過半數之從屬公司,所持有控制公司之股份無投票權。

 

簡單的說,就是母公司持有超過50%股權的子公司,則該公司持有母公司的股票是沒有投票權的。50%沒有投票權,那49.99%? 真的需要超過50%股權才能控制一家公司嗎?

這其實就是台灣長期由法律人主導的結果,它只追求形式上的認定,而不是實質認定。

 

其實針對控制這件事,會計上有很好的認定方式。在會計上對公司持股超過50%稱為絕對控制。但低於50%會依下列三種情況決定是否為實質控制:

1.      老闆和旗下公司及關係企業全部加起來超過50%

2.      控有公司過半數董事(要扣除獨立董事)

3.      對該公司重大議題具有主導權

 

不要迷戀形式上的控制,回歸到實質的認定,這或許是台灣對子公司控制權該有的修訂。

 

最後,有句話說: 實踐是印證理論最好的方法

你再吹噓自己做得多好,拿一個實際的情況去印證就知道了。有人說這個案子沒有當初的大同過份,是嗎? 當年的大同案因為市場派政商關係良好,所以出了事,金管會/證交所/投保中心馬上因應。而如今的東元案不也是因為政商關係良好,才讓各單位都選擇了沒看到? 大同董事長可以直接在股東會上宣佈部份股權無效,讓大家覺得誇張。那菱光的董事長直接在視訊董事會上強制讓非主流的董事下線, 難道就是合理? 哎! 這是不是個美女被打舉國憤慨, 醜女被打理所當然的例子?

算了~反正台灣的立委和財金媒體也沒有能力去指責這些政府單位到底有什麼問題。

 

東元案告訴了你什麼? 父子相殘、接班人的重要性?

我看到的是對台灣政府財經單位的打臉,

這個臉啊~ 可是打的啪啪地響!

 

2021年7月22日 星期四

台灣資本市場改革建議(2)-股東會和通知

台灣資本市場改革建議(2)-股東會和通知

 

最近應該不少人都會被長輩問一個問題: 都已經七月了,為什麼公司發放股利的日期還沒宣佈?

 

答案很簡單,這是因為舊的公司法中規定,上市櫃公司發放股利必須經股東大會通過,雖然新的公司法只需公司董事會通過即可,但由於很多公司還沒修公司章程,碰上今年因疫情股東會延期,於是就造成了大家看到的,公司早就公告的董事會通過的股利數,但遲遲沒有發放日。

 

有關公司的股利,我記得好像在公2,我就提過二個問題:

 

1.      為什麼股利必須要股東會通過? 以前台灣經常出現股東在股東會提案要加發股利,結果董事長就叫大家表決,最後提高0.1元,股東爽的不得了。更扯的還有像之前出事的樂陞,說只要股東下載公司新開發的app, 就把股利從0.3提高到2.2

 

照道理說,公司的股利政策應該是考量到公司營運和財務後精算的結果,調高0.1元就算了,0.3可以隨時變2.2元,那之前董事會通過豈不是失職? 更別說那些沒出席股東會預先投票的法人股東,看到這種結果豈不傻眼?

 

2.      公司為什麼1年只能發一次股利?

同樣的,當時也有人提了一堆理由。只不過今天來看,都2件事都已經改了。

 

這讓我想起之前有人提到台灣疫苗購買量不足時,執政黨發言人胡扯什麼台灣一天量能只能打15萬劑,會造成浪費一樣。台灣政府看到有人對其提出質疑,特別是提問題的人不是自己人時,第一個直覺就是反駁,而不是虛心的去思考這件事到底有沒有道理。結果今天回頭去看,那些人根本是自打嘴巴!

 

Anyway, 這一篇就來談與股東會相關的改革建議

 

股東會相關通知書件: 這包括了開會通知(含委託書)、會議紀錄和股利發放通知書,甚至是郵寄支票。

 

如果你持有台股的,大概從3~4月起就會收到一堆和股東會有關的實體郵件,一直到7(最後一份是股利發放通知書)。這一堆郵件中,大部份人會關心的是委託書,通常我打開也只是看看這次有沒有發紀念品,如果沒有,我連開都不想,直接撕碎丟掉。

 

台灣有1700~1800多家上市櫃公司,股東數最高從100萬人(中鋼)到至少幾千人,你有沒有想過,這些文件到底創造了多少垃圾? 對公司來說,我google一下,印一份文件約1.5元,郵寄是5元,加起來寄一份的成本大概5~6(大宗郵件有優惠)。以一家有10萬名股東的公司來說,每年開一次股東會花在文件上就要10x5()x3=150萬元,這還不包括處理文件的人事成本。要是我們再放大到1700家公司的總成本,那這個數字就更驚人了。

 

而這些公司因股東所創造出的巨量文件,除了爽到了郵局外,多數人應該都是隨便看一眼,甚至連看都不看就丟掉,這對主管機關或不少公司正汲汲營營地推動ESG(E指的是環保),豈不是一大諷刺?

 

之所以如此,我最早以為是公司法不允許寄電子郵件,不過現行的公司法其實是允許的(公司法172),也有人說,是考量年紀大的人不熟悉這些非實體的東西,但想一下,如果考量長輩或是不熟Internet的人,大可效法目前金融機構的對帳單,讓顧客自己選要實體或電子化對帳單模式就好了。而且實體郵件不保證100%寄到,email 如果被退回,公司還可以查得到。

 

其實說穿了,真正的原因就是公司懶得去改,主管機關也不想去要求,原因還是一樣,做好了沒有什麼功勞,但只要出了幾個事,大家就責怪。或許下次有公司在高談他們ESG做的多好時,有人可以出來回嗆一下,你們公司一年寄數十萬張股東會相關的文件,而這些文件運送過程造成大量的碳排放、而且多數都被當垃圾,你真的覺得你們公司ESG做得很好嗎?

 

 

線上股東會

因為疫情今年很多股東會都被迫延期。為什麼說被迫? 因為依公司法規定,公司必須在會計年度結束後6個月內召開年度股東會。而因為台灣上市櫃公司扣掉KY-, F- TDR 這種海外來台掛牌公司。台灣本地公司100%都是採取1/1~12/31的曆年制。所以依規定所有公司都必須在6/30日之前召開股東年會。因此今年是金管會特別以行政命令方式特許公司股東會延後二個月。

 

現在大學的課程基本上都是線上的,那麼股東會到底能不能用視訊方式召開呢? 答案是可以的(公司法172-2)。但是台灣的公司都沒有準備,股東也沒準備,主管機關也沒準備。弄線上股東會很難嗎?

謝謝讀者Igor補充  公司法172-2規定,視訊股東會是不能適用於公開發行公司的 

就等疫情過後 看看我們政府對改善這件事的速度 你就知道金管會和證交所到底是不是一頭看似龐大但實則反應緩慢的恐龍了?

 

和線上股東會配套的是另一個台灣已經有的東西,叫電子投票。這是因為台灣過去發生多起經營權之爭時,公司派搞了一些鳥招妨礙市場派進場(如中石化或後來原班人馬搞的三陽),自然也讓台灣公司治理在國際評比中籠罩陰影,因此不意外的,電子投票就成為台灣政策的重點。

 

透過電子投票,市場派不管股東會當天到不到,都可以預先報到和投票。但相形之下,不影響經營權之爭,也不在國際評比範圍的線上股東會就沒什麼人想鳥了。

 

主管機關不想鳥是因為線上股東會可以理解的。那麼企業老闆呢? 當然興致也不高,這是因為台灣大多數的企業主對股東的心態都是射後不理

 

台灣公司法要求公司股東會必須要有50%以上的股權出席才成立,而老闆或經營層自己持股又不高,所以想盡辦法用委託書方式來換取出席股數,但只要達到合法出席數後,老闆心態馬上變成股東最好不要來,否則到時問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問題,甚至根本來亂的,搞得我很麻煩。

 

實體股東會我還能把開會場地設在苗栗廠區,讓股東自己知難而退,如果變線上的,不就什麼人都可以參加了? 所以就告訴你,公司沒有相關計劃,反正大家都裝不懂,我們就和大家一樣就好。

 

我在公2股東會那一章就提過,台灣很喜歡把一大堆事都弄到股東會裡表決,搞得好像很尊重股東會一樣(ex. 表決公司去年財報,請問如果股東會不通過,難道財報數字就會不一樣嗎? ),最後反而讓股東會失焦。

 

美國的股東會相形就很簡單,只有二個目的,選舉(美國董事是一年一選、審計會計師和Say on Pay),另一個就是讓小股東了解公司(股東提問)。所以即便在視訊不普及的年代(畢竟視訊需要有高頻寛),美國很早就有讓股東可以透過電話參與公司股東會,甚至是法人說明會的機制了。目的無非是一、消彌小股東資訊的落後,二、希望小股東能了解公司,進而長期持有公司股票。

 

台灣有一大堆公司成天講自己公司治理有多好,評鑑前5%多麼了不起,說真的,把線上股東會和法說會搞好,讓小股東能更多機會了解公司,這比那些虛幻的獨董過半這種要更實際多了。


還是補一下 我在天下雜誌寫接班人的專欄:

不用為錢煩惱的家族企二代,接班到底煩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