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9日 星期五

2021智慧語錄

 

2021智慧語錄

 

這是牛年第一篇,寫點比較正面的文章。

在我的電腦桌面有一個叫WISE WORDS的檔案,裡面蒐集了一些我看影劇時覺得受用的話,我不時會點進去從頭看一遍,提醒自己不要生活的太安逸。這其中最多的來自美劇”Billions”,新的一年就把這些話和大家分享!

 

 

l   你知道動物園裡 為什麼獅子老虎前總是圍著最多人嗎? 因為每個人都想成為獅子老虎 但實際上大多數人都只敢躲在安全的地方 幻想著自己這樣就可以成為萬獸之王

 

l   多數人嘴巴上說自己是理性 但其實真正作決定時,只有數據和他相信的一致時 他才是理性. 要是不同 他們寧可相信自己的直覺

 

l   你知道馴獸師是怎麼讓那些在森林裡自以為是的野蠻動物乖乖聽話的? 很簡單 聽話的就是獎賞 不照規矩的就鞭打一頓

 

l   如果覺得一定做不到的事就不做 那你永遠體會不到真正成功帶來的快感

 

l   當我回顧所有的煩惱時,想起一位老人的故事,他臨終時說,一生中煩惱太多,但大部分擔憂的事卻從未發生過

 

l   你不是機器 也不是一個演算法 你只是一個人類 是人類就允許犯錯 你惟一要做的就是靜心接受錯誤

 

l   由我來控制麻煩 總比麻煩控制我好

 

l   台灣大多數的人都會願意出賣自己的道德 只為了一個簡單的名詞: 房貸

 

l   只要有人犯錯 人們就會遺忘一開始的問題是什麼

 

l   我的常識是如果下雨了 你就該打開雨刷 讓雨刷把這些麻煩掃掉 而不是放任著雨滴擋住你前進的路

 

l   只可惜在現實的世界裡,並不是你愈努力 你就一定會愈接近終點

 

l   那些人不想回你電話 只是他們不希望你發現他們不是那個真正可以作決策的人

 

l   你知道高中女子防身術學到最重要的一課是什麼嗎? 那就是如果有人想侵犯你 不管他拿什麼還是做什麼 反正就是朝他的老二狠狠地踼下去 就對了

 

l   你知道和一個交朋友最好的方法 不是幫他一個忙(doing a favor) 而是尋求他的幫忙(asking a favor) 這就是Franklin effect , 你讓他覺得自己有價值 如同你給他力量,你就不會傷害到他

 

l   你想要找一份簡單輕鬆的工作嗎? 那就去加油站幫人家加油吧!

 

l   你看過以前的皇帝是怎麼打獵的嗎? 皇帝騎馬在廣闊的草原上 彎弓射箭好向臣民們顯示自己的武功 但實際上 皇帝只是待在安全的地方 等著旗下的太監和大臣把獵物趕出來 然後一箭結束了那個倒楣鬼的生命 或許有人會說這根本不算狩獵 但也有人說過程不重要 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是吧

 

l   我拼命地賺錢 成為有錢人 就是希望有一天我不必再和這些王八蛋妥協

 

l   記住 你不必跑得比熊快 你只要跑得比和你一起進森林的那個倒楣傢伙快就行了

 

l   你一定看過那些上場領獎時 台下熱烈的掌聲吧? 但這些真正想看的 是你跌倒的那一刻 今天 我他媽的跌倒了 這才是這些人真心的掌聲

 

l   很多人都認為能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來自於自己堅毅不拔 事實上一個真正的堅毅的人是有辦法在一次次擊倒中 依然能一次次站起來勇敢向前的人

 

l   如果糾纏於過去與現在,我們將失去未來

 

l   我當兵時是砲兵的測量班長,把測量結果交給射擊指揮所後,測量班長必須站在最前線的二個觀測所親眼看到後方的砲陣地用他的測量結果發射砲彈攻擊目標。 該站在哪裡 那是個人的選擇...但重要的是 你要選對邊(我自己的故事)

 

就這樣 2021年對我是一個全新的開始 也希望大家能有不同的一年!

 

2021年2月9日 星期二

為什麼日本公司治理排名這麼差?

 為什麼日本公司治理排名這麼差?

 

記得2019年我參加東吳大學陳冲講座時,有個老師提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日本的公司治理排名這麼後面?” 當時被問的人不是我,所以即便有答案我也沒回答。這篇就來談談,被台灣政府當作大事的亞洲公司治理排名背後的謬思!

 

2018 CG Watch Asia Market Ranking:(亞洲公司治理排名)

 

Ranking

Country

1

Australia

2

Hong Kong

3

Singapore

4

Malaysia

5

Taiwan

6

Thailand

7

JapanIndia

P.S 這個評鑑是二年公佈一次;2020 Taiwan 上升到第4JapanMalaysia 併列第5

 

看到這裡你是不是也有同樣問題: 為什麼日本公司治理排名這麼差?

 

這個老師會這麼想(或是很多人會這麼想),一定是認為日本企業競爭力這麼強,怎麼可能公司治理這麼差? 對吧?

(你有沒有發現這個表沒有Korea? 韓國在20182020都排第9)

 

這正是一般人對公司治理最大的誤思,事實上公司治理好和公司競爭力強是完全二回事。舉個例子來說,台灣有家公司叫大立光,這家公司企業競爭力很強吧? 至少它的股價和EPS是這麼顯示的沒錯吧? 那你知道大立光在台灣公司治理的排名是多少嗎?

 

台灣公司治理排名評鑑已經有6年了,前二屆大立光都不在公佈名單中(分別公佈台灣最好的20%50%公司),後四屆分別落在3650%、5165%、3650%、2135%這個區間,為什麼會這樣?

 

這其實是因為大家都被金管會和證交所,以及一堆隨波逐流的媒體給洗腦了。這些人告訴你,公司治理是個好東西,只要公司治理好的公司就是好,所以你也就信了 (不相信你問問自己,是不是也這麼認為?)

 

其實公司治理就像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最大的好處是可以防弊,但住在台灣你一定知道民主制度不是沒有壞處,民主最大的壞處就是─沒有效率。亞洲有個國家叫新加坡,如果全球競爭力變第五,台灣的總統會出來放鞭炮,但新加坡的內閣是要檢討的。這是因為新加坡覺得他們的國家需要的是高度的效率,民主這種東西只要維持基本的就好,我猜大立光的老闆也是這樣想的。

 

再更進一步回到問題本身, 為什麼日本公司治理排名這麼差?”

 

要回答這個問題,你必須先了解CG WATCH的公司治理評鑑是怎麼做的? 基本上,這種公司治理評鑑的做法和很多XX評鑑都差不多,就是主辦單位會弄出一套問券給你回答,產出一個分數後,再根據你們國家這段期間有沒有出些什麼鳥事再扣分(例如台灣就曾因為中石化的荒謬股東會案被點名)

 

簡單地說,就是主辦單位會先設定一個完美模型,你們國家和這個完美模型愈接近的,分數就會愈高。那這個完美模型是什麼? 答案就是英美的公司制度。所以你看看前幾名的國家,澳洲、香港、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你有沒有發現他們有什麼共同的特色? 沒錯,他們都是前英國殖民地。而你可能知道日本有一套和這個世界都不同的公司制度。

 

舉個例子來說,這項評鑑有個分數很重的項目,那就是你們國家用的是不是IFRS會計制度。

 

如果你對會計夠了解,你會知道IFRS最早是歐洲的會計制度,所以這些澳洲、馬來西亞本來用的就是IFRS會計制度,而台灣呢? 台灣是在幾年前從GAAP轉型改為IFRS。如果你常看財經新聞,你或許知道,這些年國泰金和富邦金獲利節節高升但股價不太漲,就是因為市場對於台灣即將實施的IFRS17號公報憂心忡忡。這個新聞告訴了你什麼事? 那就是台灣雖然目前主要實施IFRS但並沒有全面實施,那麼日本呢? 日本目前的用的是改良式的GAAP。從這裡你大概就可以了解,為何馬來西亞會勝過台灣,而台灣會勝過日本了。

 

當然,這只是大略的解釋。事實上日本企業由於內升制度(日本董事和美式董事主要擔任監督者不同,日本的取締役(董事)更像高級經理人,大半是內部升上來的,而且是真的分管部門的,你看日劇半澤直樹就知道了),新上任者多源自派系扶植,也必然往往要幫前輩隱藏前任的醜事,所以經常等企業裡的壞帳蓋不住了才爆發出來。也因此這些年日本企業的鳥事也一大堆,也開始逐步引入美式的外部董事等。不過我想透過這篇文章要說的是,公司治理評鑑就像選美比賽的,如果大家認定的美女是金頭髮、白皮膚,那當然是Caucasian 這種人會贏,如果標準變成黑頭髮、黑皮膚的人叫美女,那就是另一人會贏。

 

亞洲公司治理評鑑的確給台灣政府一些醒思,例如台灣分數很差的政府與司法項目,讓台灣政府願意對商業司法做出一些改革(的確很符合台灣人的習性,台灣自己人說要改沒人想鳥你,老外一說你們很爛,就馬上要改)。但台灣真的沒有必要過度去為了取得排名,硬叫台灣企業改為老美的模式,畢竟台、美企業的組成和文化都不同。或許台灣該想的,是好好整理台灣企業會有的問題,再重新建立一套台灣自己的公司治理標準,而不是認為美國仙丹就是台灣所有問題的萬靈丹。

 

台灣相關單位該想想的是,你搞了這一大堆的制度,到底是為了爭取國際排名,還是真的想解決台灣資本市場的弊端,讓更多本地和國外的投資人能夠安心的投入台灣資本市場?

 

就這樣,這是農曆年前最後一篇了,祝大家 新年愉快 牛年行大運!

2021年2月5日 星期五

談台灣司法荒謬

 談台灣司法荒謬

 

我大概有一個多月都沒有更新blog了,昨天某位忠實的大哥讀者還來信問候,問我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其實過去一個月我一直忙著搬家,大概是本週一才大致搞定,所以馬上來更新文章。

 

最近台灣有個不太受人注目的新聞,那就是最高法院決定把纏訟多年的趙建銘內線交易案提交大法庭,讓這個案子可望做出最終判決! YA! (真的嗎?)

 

看到這段你可能第一個問題和我一樣,那就是什麼是大法庭”? 台灣司法是三審制,由地方法院(一審)─高等法院(二審)─最高法院(三審)組成,其中最高法院只能對二審判決要求再做釐清,不能推翻二審判決。問題來了,如果三審和二審的意見就是一直僵持不下怎麼辦? 以前的做法,案子就會在二審和三審之間一直來回,也形成了台灣常見的一個案子審了十年都沒判,於是有人就想到了,既然二、三審都搞不定,不如在最高法院上面再搞一個最最高法院來裁決就好,於是大法庭就在去年成立了。

 

當然,司法要從三審制變四審制茲事體大,所以網站上會告訴你,大法庭只是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合組的特殊編組,依然還是三審。這種說法一點都不讓人意外,反正這麼多年來台灣人一直最強的就是名字是一套,實質又是一套。同樣的道理也產生在公司治理界一直要求成立的商業法庭,只是這種要求在台灣怠惰的立法效率下很難成立,於是一樣有聰明的人就想到了,就把現有的智慧財產法庭”(原本是專審專利權這類智慧財產權的),名字不改,但未來財金訴訟都移到本庭,然後改二審定讞制就搞定了。台灣人獨到的智慧再次展現。

 

Anyway, 這不是本文重點。重點是趙建銘的台開內線交易案。這個案子發生在2006年,同年12月一審判決有罪(6年徒刑,罰金3000)2007年二審判有罪(7年徒刑,罰金3000),然後呢? 就和太監一樣…..下面沒有了!

有興趣的可以看wikipedia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6%99%E5%BB%BA%E9%8A%98

 

問題出在哪裡呢? 答案就出在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對趙建銘的不法所得到底是多少起了爭議?

 

在二審法官的認定中,趙的不法所得是1318萬元,可是其中一庭的最高法院法官認為,這個錢應該要把證券交易手續費、券商手續費扣掉,這樣不法所得只有9千多萬。

 

為什麼要爭這個呢? 因為證交法中對於內線交易的處罰是依不法所得金額判處不同刑責,而偏偏1億元就是一個門檻(證交法171)。從法律上看這很合理,法官當然要釐清不法所到底是多少,才能判處正確的刑責。可是從常理來看,一、二、三審法官全部都認定趙建銘有罪(請注意,本案不是在討論趙到底是有罪還是無罪,三庭的法官都認定趙是有罪的!),結果只為了他到底該判7年還是3年,最終14年來趙建銘只被拘留一個月,難道這是對的嗎? 這就像有個人砍了人家17刀,對方死了,結果法官在爭辯這個人到底是死在第5刀還是第16刀,搞到這個人14年不用坐牢,這到底是誰有問題啊?

 

你可能想,哎~反正現在有大法庭了嘛,這個問題可望獲得解決! 但你要想的是,為什麼14年來從來沒有人想過這件事的不合理?  你可以想像,如果有個病人在醫院住了一年,好的醫院應該會出現警示,並檢討為何這個病人住了一年,而不會是只要病人就有繳錢就算了,這就是內部自我檢視機制。那麼台灣的司法制度到底有沒有內部自我檢視機制呢? 抑或只因為本案具有政治性,歷任司法院長嘴巴講著司法獨立,但其實都是觀政治風向的高手? 從趙案去檢視台灣的司法內部機制,我想這才是真正的問題吧!

 

對了。那如果大法庭還解決不了呢? 不用擔心,14年會再有大大法庭,最後或許在趙建銘90歲時,龍行天下、至尊無上終極法庭會做出最終判決的,然後趙會和我書中寫的萬泰銀行許勝發一樣,因為減刑很多次,最後易科罰金。

 

最後附上我每次寫司法都固定會講的話:

 

法律有二層意義,最基本的意義是處罰,就是你做錯事我就罰你;但更積極的意義是威嚇,警告你不要做這件事,否則會被罰。

 

回頭看看台灣的司法,你覺得這個制度到底是在處罰做錯事的人,還是在威嚇這些人…….還是在……..鼓勵這些人!

 

 

2020年12月20日 星期日

雜事二、三件

 雜事二、三件

 

年底到了,事情意外地多,本來不想寫blog了,但因為上一篇我主動下架了寫勞動基金案的感想,怕引發誤會,所以就用雜記來分享一點近期一些事的想法。

 

勞動基金案

我把原文撤下主因是當事人(游迺文)被收押了,雖然台灣司法有很多問題,但基本上我仍相信今天台灣的司法是不會隨便受政治力干渉的,至少像游這種等級的還不至於。當初的原文主要是想表示,本案與其說是公務人員利用職權貪腐,更像是背後有人利用本案修理寶佳,真的該關注的是媒體利用影響力洗腦你我的問題。

 

這個論點我迄今仍是相信如此,只是司法會收押必然有一些我沒看到的東西,所以我決定先下架原文。

 

我的原文裡本來就有談到,政府基金不太可能去買什麼中型股或KY股,後來媒體最新的版本是─遠百,而且新故事是勞動基金交易員不願配合,游自己拿起電話下單。坦白說,這對我來說又是個匪夷所思的過程。

 

你想一下,如果專接政府基金單的證券交易員接到一通電話,是基金局長自己打電話要幫基金下單買10萬股遠百,你猜那個交易員敢接嗎?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基金下單不是打個電話就算了,盤後還必須給券商交易指示函,指示函上有交易員、經理人和主管的簽核。

 

如果如報導說的,游直接自己打電話,券商交易員或許會接,問題是如果勞動基金交易員不配合,指示函是怎麼出的? 如果游可以全部都自己蓋,那勞動資金運用局的內部稽核肯定有問題。台灣媒體撲天蓋地的報導,但其實多數都是抄來抄去,這些流程到底合不合理,完全沒人在乎!

 

事實上,這種事勞動基金大可公佈自己的交易流程和稽核程序就能澄清了,但偏偏政府卻選擇發一些不痛不癢的聲明,讓媒體盡情羞辱公務人員,從這裡你就知道台灣政府的長官有多無能了。

 

美豬案

這無疑是台灣近期最多人關心的話題了。這議題很多年前美牛案時我就寫過了,差別只是當初是K黨執政,所以一堆覺青高談萊客多巴胺有多毒,有多少人因此生了怪病,而今覺青執政了,變成了K黨的覺醒中年和老年在講這件事。

 

如果你告訴美國人,你賣的牛肉和豬肉因為含有萊客多巴胺對人體有害,不該賣給台灣人,你認為這種話美國人會接受嗎? 你會發現美國人一直在一件事: 那就是美國賣給台灣的牛肉和豬肉和美國人自己吃的是一樣的。你要解釋說台灣人命比較值錢還是台灣食品標準比美國高,這種話你摸摸自己的肚臍,可能連你都不相信。

 

問題出在哪裡? 出在美國人不吃的東西,就是內臟和骨頭。簡單地說,這是個針對西方人飲食習慣而發明的東西,讓有害物質殘留在他們不吃的部位,而吃的肉卻微量到足以代謝。

 

所以如果真的要解決問題,是同意開放肉類進口,但對台灣人會吃或拿來熬湯的內臟和骨頭要禁止進口。但因為台灣覺青和覺中大都是一些自以為公平正義但根本專業不在此的嘴砲專家,再加上更不學無術的政治人物在背後撐腰,結果整個事反而變成只是 YES NO二個選擇。而對美國爸爸來說,既然你把問題簡化為YES NO,我的答案也很簡單就是YES. 結果你看到這些人好像為了你在抗爭,看的熱血沸騰,最後台灣反而要照單全收。這些覺青和覺中到底是在幫台灣還是在害台灣?

 

SPAC

最後談點輕鬆的,我最近很熱衷投資一種新的東西─SPAC.

SPAC全名是 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這種公司簡單地說就是空殻公司(Shell Company)或空白支票公司(Blank Check Company),目的就是要讓人家借殻上市之用。我會注意到這種公司是因為我前陣子在寫教科書中有關借殻上市時,我想知道美國股市是怎麼做時意外發現的。

 

如你所知,通常一家公司要上市,要經過漫長的輔導、申請、承銷過程,而且所費不貲,於是有人就直接選擇購併一家已上市公司,這就叫借殻上市。而美國資本市場更猛,直接允許空殻公司上市。這種公司多半都已經找好要購併的標的,然後由經營團隊先募資上市,接下來再從募到的錢去購併要借殻的公司。

 

你不要以為搞這種事都是些不知名的小咖,像英國維珍(Virgin Group)Richard BransonPershing SquareBill Ackman都成立了自己的SPAC,不過其中最有名的還是知名富豪Alec Gores. 他直接成立了6SPAC,名字就叫Gores Holdings IIIIII…..VI.  

 

Anyway, 這篇不是在鼓吹你投資SPAC,事實上這些SPAC的波動很劇烈,一天20~30%漲跌幅是正常的,我手上目前有4SPAC,也都是買個2~300股玩玩。這種東西只能拿來短期操作,絕不能長期投資。會寫這個單純只是因為我沒看過任何台灣人介紹過,加上自己也正在興頭上,所以寫來分享,請勿當作投資建議。

 

就這樣,年底前應該不會再po文了,就先祝大家2021 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