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1日 星期一

ESG投資真的那麼重要嗎?

 

ESG投資真的那麼重要嗎?

 

最近台灣似乎掀起一股ESG投資風(環保、企業社會責任和公司治理),講投資的好像不扯一點ESG就顯得自己很無知一樣。如同這個影片,明明這本書談的偏向公司內稽內控的防舞弊,但主持人卻要在開頭硬扯什麼ESG

 

就講公司治理好了,這些年在主管機關的大力宣導下,台灣人人都覺得公司治理很好,可以健全制度、保護投資人,反正公司治理好的公司就是好。如果你也這麼相信,那請問你一個問題:

 

你在決定要不要買進一家公司股票時,你會把這家公司的公司治理好不好作為優先考量嗎? 還是你會把這家公司的eps,營運前景,K線指標,甚至有沒有老師、雜誌作為主要考量?”

 

作為台灣應該可能也許是公司治理書賣最好的作者,我可以認真告訴你,我在買股票時,從來沒有在注意三小公司治理的,我只關心這個股票會不會漲(或是反過來 會不會跌 )

 

為什麼? 很簡單,因為我只持有這家公司幾千到上萬股(台股),只要情況不對我就落跑了。如果我知道一家公司一年後會倒,但接下來2週都會漲,你猜我會不會買? 答案當是: 為什麼不買!

 

這就是台灣在公司治理上最大的謬思,主管機關為了讓大家有感,就一直宣傳公司治理是在保障小股東,聽多了小股東也認為自己真的被保障了,但其實公司治理從來都不在保障小股東,而是在保護公司外部大股東,只是順便保障了小股東。

 

這是因為小股東看情況不對就落跑了嘛!,但對於那些持有幾千萬股的投資法人說,他要怎麼跑? 所以當然會回過頭來要求公司制度健全。包括今天要談的ESG也是一樣,ESG主要強調的是企業的永續經營(Sustainability),這是因為對大型的投資機構來說,特別是一些退休基金(Pension Fund),它的假設是自己會永續經營,所以它當然希望旗下投資的公司也能永續經營,或者他們發現近年的極端氣候對他們的投資影響會很大,所以要求環保。簡單的說,ESG之所以會成為大型投資機構的主流,不單只是出於道德考量(就是所謂的能力愈大 責任愈大),而是有很大原因是來自於自利的考量。

 

這也是我之前講過的,不管是公司治理制度也好,還是ESG也好,一個制度必須是要和公司自身利益是同方向的,這樣才會真的去做,否則都只會徒有其形而已,偏偏台灣的ESG就是後者。

 

以本期今周刊講的長榮海運VS挪威主權基金的故事來說好了。今周刊企圖用這個故事告訴大家ESG在實務上有多重要,長榮就是因為沒有明顯答覆和實際的執行挪威主權基金要求在拆船上的要求,被以嚴重破壞環境和侵犯人權為由,列入禁止投資名單,直到一千天的努力改進後,終於得到挪威主權基金的青睞,可望在明年重回投資清單。靠~這真是個感人肺腑的勵志故事啊!

 

讓我來告訴你,我對這件事的想法吧!

從這個故事,你會發現: 當大型基金甚至大多數一般投信基金,在面對不符合自己標準上市公司的一般做法,其實就是一種: 那就是我不買,或是把持股賣掉。世界上會像CalPERS那樣,你不照我的做,我就自己提名董事,甚至串連投資人不要讓某董事當選的這種是很少的。(有興趣的可以自己看公司的品格1 裡有)

 

換句話說,當一家上市公司被某投資公司列為禁止名單時,最直接影響的就是股價,包括一個是少了助漲的拉力(因為大型外資要買會買很多),另一種就是下跌的推力(因為拋售手中持股)。那麼誰會直接從股價的不漲或下跌中受到最大影響呢? 就是美式企業的專業經理人(CEO),因為美式公司的CEOKPI中有很大部份是和股票價格連結的,所以他當然會很在意這件事,也會為此作出修正。這就像有個客戶要下幾千萬美金的單子給你,你願不願意幫他量身訂做產品? 大多數公司都會願意的,這就是大型投資公司如何透過ESG影響公司決策範例。

 

但會到台灣,你知道台灣上市公司和美國上市公司最大的不同,就是美國上市公司多數股權是分散的,所以多由專業經理人掌舵,就像蘋果的Tim Cook本身並沒有持有Apple很多股票一樣(當然他的不太多 還是遠遠屌打我們這些魯蛇)。但台灣不同,台灣多數上市公司都依然是某1~多個創業家族在掌控,董事長就是大股東。如果必須在接到數千萬美金訂單和有一家外資投資公司要買進公司數百萬股,我相信多數台灣董事長都寧可選擇前者。

 

而且事實上我相信,台灣很多董事長也不見得希望這種大型投資公司真的持有很多自家公司股票的,因為公司股權愈分散對老闆才是好事。以前述的例子來說,如果長榮還是張榮發當家,我相信他連鳥都不想鳥什麼挪威主權基金。同樣的道理,像台塑集團這種大量股票都掌控在自家人手中的公司,挪威主權基金有些什麼意見,王文淵的態度大概也是謝謝指教而已。

 

我寫這一段,不是在說張榮發和王文淵不在乎什麼ESG,或是ESG對台灣不重要。而是你會發現台灣政府在推什麼制度,很愛用什麼道德或形而上的偉大思想去說服你,事實上更多時候,台灣這些老師和專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美國或歐洲在推這個,或是台灣公司和美國公司本質上不同,同一制度到底能不能一體適用? 反正國際流行我就跟著推麼不同。最終你就會發現,台灣引進了很多美國制度和思維,但做起來就是怪怪的,不然就是看起來是這樣,但其實好像又不是這樣。

 

ANYWAY, 一句話:

 

公司治理也好,ESG也好,一個制度要有效,它必須要和執行者的利益是一致的!

 

就醬子! 如果台灣還停留在對國際制度全面照抄的心態,什麼ESG的,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2020年9月14日 星期一

淺談2020美國大選

 

淺談2020美國大選

 

隨著美國總統大選即將到來,台灣媒體也開始分析美國選舉。只是我看了一下,很多台灣專家講的美國,和現實世界似乎有點似是而非,舉例來說,還有人用受藍領和白領階層支持來談民主黨和共和黨,但其實美國現在已經很少人這麼說了,一般都是用Liberal (自由派)Conservative (保守派)來區分民主黨和共和黨。

 

Anyway, 要分析美國總統大選,你要先知道幾個基本原則:

 

1.      美國是依州計算,採贏者全拿的選舉人團制(Electoral college),全美一共有538張選舉人票(這也是知名預測網站 FiveThirtyEight 名字的由來),拿到270張票的人當選總統

 

2.      美國50個州當中,大概有40~43個州是確定的藍州(民主黨)和紅州(共和黨),這些差不多確定的州當中,預計的選舉人票大概是 民主黨 vs 共和黨 : 230 vs 200 左右,民主黨具有優勢。也因此決定選舉結果的,往往是7個搖擺州,依重要程度分別為Florida (29)Pennsylvania(20)Ohio(18)Michigan(16)North Carolina(15)Arizona(11)Wisconsin(10)

 

3.      共和黨傳統支持者多偏向是白人、老人和有錢人,相反的,支持民主黨的多半是少數族群、年輕人和中下階層。同樣的,不管是深紅或深藍州,如果用一個縣一個縣去看(County by County),大部份大城市是支持民主黨,郊區和農村較支持共和黨 (大家可以google California Alabama 2016 presidential vote county by county 就可看出來)

 

4.      在各族群對兩黨的支持度大致是這樣: 白人(vs 55:45)、拉丁裔(30:70)、非裔(10:90)和亞裔(50:50 但共和黨偏多)

 

了解了以上大概的情況,再來看以下的觀察重點:

 

一、先談一下約佔 5%的亞裔: 傳統的亞裔特色是政治參與度不高,色彩偏民主黨,不過近年來有了很大的改變。會有這種改變,除了新一代亞裔號召大家參與政治外,另一個改變是新的亞裔移民主要來自中國和印度,而這二個國家的人多數都支持共和黨。川普這樣對中國,結果中國移民還支持他? 很神奇吧?

 

這主要是因為中、印二國本來都是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基本上你愈是出身這種國家的人,你愈不相信社會主義那一套,這在後面要談的古巴裔亦是如此。

 

二、回頭看看上面的七個搖擺州,你會發現Florida是重中之重,基本上只要民主黨拿下Florida 再加個小州就差不多贏了,這是為什麼上次選舉希拉蕊選了一個大家普遍認為無趣的參議員 Tim Kaine作副手的原因,就只是因為他會講流利的西班牙語。這也是為什麼這次川普把自己的投票註冊地搬到Florida,常把Floridian(自己是佛羅里達人)掛嘴邊的主因(Trump一直住紐約, Florida就是擁有Mar A Lago莊園而已)

 

這麼重要的州偏偏也是最搖擺的州,從最近24年的六次總統投票來看,民主和共和黨總統各贏3次,而且勝負差距都在5%之內就看得出來。

 

之所以會如此,主要還是Florida的特性: 首先,它是美國經濟第3大州(next to California & Texas),吸引很多年輕人來工作,而它的位置鄰近加勒比海,有很多來自中南美州的移民(有利民主黨),但有陽光之州稱號的Florida,同時也吸引了很多有錢的退休老人(共和黨)。最重要的是,Florida有美國最大的古巴族群,而偏偏這個族群的人非常痛恨共產黨 (你看看Florida 聯邦參議員 Marco Rubio是多麼痛恨中共就知道,他就是古巴後裔,另一個例子是德州參議員Ted Cruz )

 

Anyway, 年輕人+其他移民 vs 有錢老人+古巴後裔,這是讓Florida一直遙擺不定的原因。目前在Florida的民調,是Biden微微領先Trump,但領先幅度在誤差內。

 

三、剩下的六個州,其實各州還是有分稍微偏藍或偏紅的。舉例來說,PennsylvaniaMichigan Wisconsin 是傳統偏藍的,但川普在上次選舉靠著要重建鐵鏽帶(Rust Belt)全部拿下,不過2016年期中選舉又吐回給民主黨了。目前的民調Biden在這3州都是領先的,OhioNorth Carolina Arizona 是較偏紅的。以民調來看,目前TrumpOhio領先,NC打平,AZ是落後的。

 

為什麼Arizona , Biden反而是領先的? 一般認為除了Arizona近年從深藍的加州移進了不少人口,改變了政治生態外,另一個原因是Trump之前和該州的長年聯邦參議員John McCain (已過世)不合有關。所以不意外,民主黨在AZ的策略,也是強調John McCainJoe Biden的情誼,以及讓John McCain女兒出來攻擊Trump.

 

這次選舉另一個特別受人注目的州,是傳統共和黨的大本營: Texas. 目前Trump在此只領先2~3%。事實上在2016年的聯邦參議員選舉(選區一樣是全州),當時重量級議員Ted Cruz 就差點翻船,最後也只小勝2.6%而已。雖然目前一般預測Texas 川普還是會拿下,不過你可以想像如果DPP在台南只是險勝,會是什麼局面?

Texas之所以翻盤,主要還是因為這些年Texas經濟發達,大量人口移入的關係。很多專家也認為Texas 大概會在2030年由紅轉藍。

 

美國各州深藍/紅程度圖 請參考538網站下圖

https://projects.fivethirtyeight.com/2020-election-forecast/

 

四、雖然美國人都說,投給主要是考量誰適合當領導者,或是政治理念等,但決定美國總統能不能聯任的真正因子其實只有一個,就是美國經濟。最著名的例子,就是1992年來自南方小州阿肯色州長挑戰連任的老布希。

 

當時打贏伊拉克戰爭的老布希民調支持度超過80%,民主黨有意參選的大老紛紛打退場鼓,最終柯林頓不但出線而且居然贏了,也留下他致勝的關鍵名言” It’s the economy, stupid” (笨蛋,問題是出在經濟)

 

什麼政治理念,美國第一啦….那些都是有錢有閒的人關心的事,對於那些每天辛苦工作才能養家活口的人來說,經濟才是他們關心的事。。這也是為什麼你會看到這次疫情中,要求封城的大都是民主黨的州(加州和紐約州),川普反而一直希望不要封城,或是快點重啟經濟。因為只要消費停止,美國很多在零售、餐飲業等工作的人生活就會陷入困境,很自然的,這些人也會把怨氣投射在現任總統上。

 

這些基層的人很多也是隱性選民,一般民調也不太能調查到他們(因為都在工作)。我看台灣媒體說這些選民大部份支持川普。我倒覺得這些人就是我上面說的,日子過得好,現任就是好,日子過得差,就怪現任總統。上次支持川普,那是因為執政的是民主黨,這次就不一定了。

 

五、其他:

l   接下來會有3次的總統辯論,誰能贏得更多選民的心

l   Covid-19 甚至接下來傳統秋冬盛行的流感(Flu)對經濟的威脅 (因為二者都是病毒感染,美國有專家警告,可能因為病人搞不清楚,造成醫療人員負荷再次加重)

l   是否有新的爆料?

l   參議院席次(目前共和黨掌控): 一般預測民主黨席次會增加,最好情況是50 vs 50,而眾議院則會仍由民主黨掌控。是否會再次出現一黨同時掌控總統和國會,值得觀察

 

以上是大致美國總統選舉的基本分析和觀察重點。沒有評論誰會贏,只是幫大家初步了解美國選舉的基本結構,也寫一些,幫自己訓練一下頭腦。

 

2020年9月7日 星期一

一椿神奇鳥案子的啟示

 

一椿神奇鳥案子的啟示

 

這二天有個掏空案的二審宣判了,有個人因為疑似掏空公司2億多元,被檢察官以特別背信罪和違反商業會計法被起訴,一審判2年,二審判背信罪不成立,違反商業會計法成立,所以判1年,因為碰到減刑,變成6個月,依規定可以不用坐牢,易科罰金16.2萬元。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3282605

 

這個案子不禁讓我想起4年多前的另一個類似案子─萬泰銀行掏空案。而當時同一份報紙的報題是這樣的: https://news.ltn.com.tw/news/society/breakingnews/1049750

 

或是更狠的另一家: https://tw.appledaily.com/headline/20140709/34X34PDBTCUO37474DFRWNYIOI/

 

這二個案子共同的特色,就是當事人都做了把公司的錢搬進了私人的帳戶,因而被檢察官起訴,而同樣的也因為沒有造成公司傷害,因此法官都判背信罪不成立,只是以較輕微的行為罪─非法授信罪和商業會計法定罪。

 

之所以會這樣,這是因為我大台灣民主國的鬼法裡面,要求背信罪成立的條件之一,就是一定要有人受害,所以有經驗的人像許勝發就知道,雖然從自家銀行和租賃搬了50億,但一定要按照繳付本息,然後等到有風聲要調查,就趕快把錢還了就好。於是法官審理時,銀行出證明,它沒有受害,法官依法規因為沒有人受害,所以背信罪不成立。(你回頭去看自由時報的報導─黃百祿是不是一直強調,沒有讓公司受害)

 

類似的例子還有台塑集團曾爆發最高層級的收賄案─台塑總經理太空包收賄案。這個案子已經確認: 這位總經理真的收了某業者1.3億的回扣,可是最後全案行賄的、收賄的全部無罪。為什麼會這樣?

 

這是因為法官後來調查後發現,行賄的這家業者做的太空包號稱台灣太空包界的LV,所以品質是業者最好,然後得標也是最低價得標,換言之,雖然總經理收了人家1.3億,但台塑並沒有受害啊! 既然無人受害,自然總經理就沒有背信的問題。

 

https://tinyurl.com/y3a6nff8

 

看到這裡,你是不是覺得,說不出來,但我就總覺得什麼地方他媽的怪怪的?

 

不要懷疑,台灣的現行法令就是這樣的規定。台灣之前還發生過一個五歲女孩被強姦案,因為她年紀太小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所以她告訴法官她沒有抵抗,於是法官判強姦罪不成立。

 

如果我們再回到一開始的黃百祿─金享案,其實這個案子還有個發人深省的案外案。就這是這家金享標到了台水9點多億的工程,但根本沒辦法驗收,結果乾脆去行賄台水董事長讓他對本案放水(原來是放水專家的這個部份啊~)。結果改朝換代後,這個案子被挖出來了,見鬼的是,台水董事長被抓去關了,但行賄的卻無罪,這是因為在2011年前,公務員收賄是有罪的,但行賄是無罪的。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前交通部長郭瑤琪收賄案,收賄的有罪,行賄的無罪。

 

偉哉~鬼島!

 

前陣子我打開電腦,看到一則廣告寫著既然你都住在美國了 何不去做代購?”

看到這,我真想把這句話送給台灣的老闆們,既然你都住在台灣了,何不去掏空你的公司?”

 

你想看看,過去20年,台灣出了多少個台大法律系甚至就是法律系背景的總統、行政院長和立法委員,這種漏洞和鳥事也不是今天第一次發生,你不要說我是全台灣惟一一個發現這個漏洞的人,這些說的一口好嘴砲的大人們,偏偏就是視而不見。某個將泡沫化的政黨據說旗下還有一位當個金管會主委的立委,但台灣一再發生公司治理的鳥事,你也不會看到他提出什麼建議,或是抨擊執政者。

 

最近台灣一直對自己防疫績效引以為傲,也想藉此吸引更多的外資,所以我也幫台灣政府想了一個口號

 

Welcome to Taiwan~

       一個不必擔心Covid-19和掏空公司會被關的天堂!

       (A Heaven with Corona Virus and Business Guilty Free!)

 

2020年8月30日 星期日

八年後再看四個年輕人的故事

八年後再看四個年輕人的故事

 

我國高中時很喜歡歷史,或許因為如此,我很喜歡去看5年前或10年前財經雜誌寫的事。回頭去看歷史,你會發現有些事當下大家覺得很重要,如10年前的ECFA,如今看來當時很多人的警語好像也沒那麼嚴重;或是十幾年前聯電宣稱會超越台積電,如今台積電連屌打都懶得打了。

 

有人說歲月是把殺豬刀,也有人說歲月無情,我倒覺得回顧歲月反而是一種刺激自己醒思的好工具。

 

拜演算法所賜,最近我在Youtube上看了一些紀錄片,是一些導演拍攝特定人在幾年前和幾年後的不同,這也讓我想起了8年我曾寫的四個年輕人的故事

 

隨著時光流逝,當年的四個年輕人也從那時的28~33歲,變成了如今的36~41歲,多數人都結婚生子了,相較當初工作不久對未來的疑惑,多數人都有了一定的事業穩定,只是8年後再回頭,當初的煩惱似乎依舊。

 

就用這篇來回顧和比對當年的四個人如今的情況和他們的煩惱吧! 順序依然如8年前相同。

 

8年前抱怨著香港高房價和想移民的A 先生,8年後依然住在香港。這8年他依計劃和女友結了婚,然後咬著牙在市郊買下了一間房,目前有個5歲左右的女兒。

 

一如8年前,他不滿當前香港的高房價、高物價和隨處的中國人改變了他從小印象中的香港,但和很多香港人一樣,罵歸罵,去國外繞一圈,想想還是香港最好!

 

原本他的想法很香港,就是想辦法賺錢最重要,但有了小孩後,特別是去年的反送中事件後,久藏心中的移民念頭又再次被燃起,他希望小孩不要受中式那種洗腦式教育下長大。

 

近期知道英國要放寛給香港居民海外英國國民護照(BNO)的消息,讓他很開心,但回頭想想,自己的年紀卻很尷尬,他已經不再年輕了。除了要離鄉背景在異鄉重新開始,也要考慮能不能在英國找到一個合適的工作? 想來想去,這讓他原本的熱血又頓時猶豫了起來。他很感嘆,明明他就是個香港人,也愛香港,但就是要被迫選擇要不要離開故鄉呢?

 

 

接下來再談談B先生,8年前的他已經轉成正職,而且有車有房了,而他當年的夢想: 一個月能有5~6萬以上收入,拜今年疫情所賜,居然意外達成了!

 

看似平淡的生活,不過B先生卻是過去8年起伏最大的一個。他曾經因為對自己未來很迷茫而出家了一段時間,然而不到一年再度還俗。原因也很簡單,原本他天真的以為佛門是清淨無爭的,人人潛心修行。等到真的踏進去後,才發現根本不是這回事,寺廟裡的鬥爭才是可怕。

 

他一開始因為長相算體面,所以被指派為大師父的司機,也見識到原本有這麼多名人都是大師父的信徒。本來自己還很高興,找到了一棵大樹可以安穩在這裡面過一輩子。不過待久了,他也發現這個體系和自己以為的,大家都是無欲則剛、潛心修行其實是二回事。大師父掌控的驚人利益和底下弟子為了爭寵的勾心鬥角都遠超過自己的想像,想了想還是還俗好了。

 

這波疫情初期,由於在家工作和上課造成二手電腦需求大增,除了正職外,B先生靠賣二手電腦還小賺了一票,第一次感覺到自己手上有些閒錢可以投資的自在,也覺得自己似乎也有機會可以交交女朋友了。

 

 

在中國的C先生是前幾天才和我連絡的!

目前他仍在同一家外商公司上班,2年前結了婚也有了小孩。曾經堅信中國房價不可能維持、早晚會崩的他,在婚姻面前還是低了頭,買了間約600多萬人民幣的房子,這對於他一年近50萬人民幣薪水的他還算是可以負擔的。

 

以他的年紀和收入,不管在中國或台灣毫無疑問都算是個人生勝利組。但和8年前一樣,或者和許多生處同樣環境的大陸人一樣,他依然覺得生活有著很多的壓力─就是來自同儕的壓力。

 

不管是真的還是吹噓,C先生覺得自己在同學中只能算中段後面,有些人因為在華為、阿里巴巴上班,有了上億(人民幣)的身價,有人靠投資比特幣身價上億,還有人只是因為家裡房子被拆了,政府補償的2~3棟房,身價就上億(中國叫拆二代”)。反正在中國,到處都有機會,也就到處都有傳說!

 

8年前一樣,他的苦惱就在於成功的壓力,從自己的位子往下看,他的收入勝過了純大多數的中國人,但往前看,前面領先他的也有一堆人,他很希望自己不要那麼愛比較,但現實世界裡的中國就是人人都在比較、人人在比炫。他很怕自己只要放鬆了,可能就要愈發落後了。

 

 

最後是D先生,他也結婚了,一樣有個小孩

一直在台灣和美國間遊移不定的他,最終還是選擇了美國。

3年前他和台灣認識的女友結婚了,也在美國一家新創公司找到了工作,看似生活終於穩定的他,還是掩不住內心裡想自己創業的夢想,只是看似遍地是機會,事情卻不如他預期的容易。還好公司是新創,產品尚未完全開發成功,所以他還能兼自己的事。

 

去年底,他和公司達成協議拿了一大筆錢離開,沒想到今年因為疫情,就業市場急凍,他反而變成居家男。和很多和他同年齡的人一樣,他看多了很多快速成功的故事,他也希望自己就是其中一個,只是當所有目光都投注在成功時,卻沒看到亮光沒照到的地方,是屍橫遍野。

 

D的壓力當然來自傳統的價值觀─你的年紀應該在上班,你的兄姊很優秀,還有你必須要能養家..等。想想自己,大概目前也只能先靜觀其變了!

 

 

我當初會寫這四個年輕人的故事,除了他們年紀相近,四個人也恰好分處香港、台灣、中國和美國四地。8年前的壓力,8年後來看似乎還是一樣的,抱怨房價不合理的,最終還是走向了現實,茫然的人繞了一圈依舊很茫然。

 

我相信本blog讀者很多就是這種30-40歲的人。我自己經歷過,當然知道這個年紀的尷尬。往前看,目前的薪水和資產當然要8年前或初入社會時好很多,但相對的,自己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可以燃燒青春,只要看到機會就去試看看的年代了。

 

往後看,自己還有個10幾年的房貸要揹,離一般人所謂的成功或財富自由還很遠,所以很自然的會想透過投資或是跳槽,讓自己的身價和資產再高一點(或是負債能低一點),還沒買房的,成天抗議高房價、社會阻礙了年輕人,買了房,依然覺得公平正義很重要,但可不希望房價崩盤,但相同的是,對於成功的焦慮和說不出口的…….能不能從爸媽那裡再挖一點。

 

如同8年的四個年輕人的故事一樣,我只是把身旁人的故事寫出來,倒無意去評斷誰好誰壞,反正這就是個故事,而且雖然各有不同背景和地域,但其實大家煩心的事都差不多。或許再過8年,我們又可以再回溯這8位青壯年歩入中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