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12日 星期三

ESG vs VICE

ESG vs VICE

 

接下來我打算減碼和出清了一些股票,投報率還不錯大概個股都在7~18%左右(不含股息)。這批股票我大概持有2個月左右,主要都是些邪惡公司(VICE)如石化的DVN, BP, RDS-B, MRO, 賣香煙的BTI, MO.

 

為什麼要賣這些股票? 一來是我認為近期股市會回檔,另一原因是當初買這些股票本來就是為了實驗。這是因為去年底我在寫教科書最後一章ESG時,為了驗證市面上一堆人吹捧的ESG公司績效真的比較好,我刻意拿了一些SIN, VICE 指數、ESG指數和大盤指數(拿的都是美國的)做比較。

 

從我個人的數據看來,美國ESG指數其實並沒有這些人吹捧的比較好,只是和大盤指數表現差不多。這其實不難理解,就像通常愈有錢的人能捐的錢愈多一樣,一般會致力做ESG的多半也是大型公司(別忘了,作ESG是有成本的). 而且大型公司背後多半也有大型法人,而ESG壓力大多也是來自這些法人股東。所以二者的成份股本來就相去不遠。

 

但如果比較VICE INDEX就有趣了,一般來說,VICE的波動會比較大(這是因為VICE成份不見得是大型股),但如果遇到大盤下跌時,卻會比較抗跌。主要是因為不管石油、香煙、酒都是剛性需求。當景氣不好或股市下跌,人們會減少抽煙嗎? 不會的,甚至可能抽更多。特別是這些年由於政府的規範,這些行業愈來愈形成聯合壟斷,新進者很難進入。而很碰巧的,在去年市場鼓吹ESG下,很多VICE公司股票都遭到拋售,所以抱著實驗性質,我買進了以上股票各100~300股,只為了賭看看我的想法。如今以回報率來看,證明我是對的。

 

在台灣的文化裡,我們總喜歡把很多東西冠上正義。就如同之前有些信用卡發行慈濟聯名卡或媽祖認同卡….一樣,讓你在刷信用卡同時,又有一部份錢回饋給這些公益團體一樣,有人覺得很好,我也覺得很好,只是我不會做的。我覺得投資都是投資,尤其是對散戶而言,投資的目的就是賺錢。對我來說,VICE要比ESG有吸引力多了而且更適合想存股的人。

我會開始研究這些公司,畢竟去年只是隨便亂買,如果今年股市真的回檔,我希望能建一些VICE股在我的長期部位.

2022年1月4日 星期二

雜談近期新聞心得

 

雜談近期新聞心得

 

近期有幾則新聞引起我的興趣,但一來是懶,一來是忙。所以今天直接出個大雜燴。

 

離最近的一個新聞是美國股神

 

2021年剛過,美國股市在質疑聲中再次創下紀錄,S&P 500全年報酬率約28%,股神巴菲特的BRK回報率在30~32%左右,但美國有二位股神在2021年的股市投報率均超過了50%,這二位一位叫Mitch McConnell 另一位叫Nancy Pelosi

 

大多數的台灣人可能不知道他們是誰,前者是聯邦參議院的共和黨領袖,後者是民主黨執掌的聯邦眾議院議長。尤其是後者,她的老公非常屌,買了二百多萬美元的買入選擇權(Call Option)。如果你對選擇權夠了解,就知道通常沒有很大把握,或是賭性堅貞的人,一般是不太可能會押這麼大的錢在這種金融衍生商品上的。

 

姑且不論政治人物人前裝著為民喉舌、小市民代言人,但現實生活富到流油,這種中外皆是的情況。美國人是怎麼知道他們的投報率或是買了什麼東西呢? 答案是美國規定特定人士進出股市都必須要申報(買賣)

 

那麼,台灣的立委買賣股票要不要申報呢? 你該不會單純到相信台灣立委都不碰股票的吧?

 

答案是不用,立委惟一要申報的就是一年一次的財產申報。如果你對財務報表有一定了解就知道,財產申報這種東西就如同資產負債表,只是顯示某一天的情況,這就有了很多上下其手的機會,例如老闆挪用公司資金,特定日前一天再把資金還回來,這就可以讓那一天回歸常態。這就是為什麼財務報表還需要佐以期間顯現的損益表和現金流量表來對照的原因。

 

Anyway, 還是老話,我們的立委監督別人很行,對自己卻很寛容。我們的媒體跟著起鬨 炒熱鬧很行,這種根本解決制度的問題沒人想提。就等著看有哪位立委願意把這個閹割版的陽光法案再提修正。

 

 

第二個新聞是這陣子炒很熱,目前還是進行式的光洋董事長雙胞案

一如往常,事情爆發後就有家媒體出來帶風向,跟大家談禿鷹是如何運用桿杆一家一家地拿下上市公司,還有三個立委出來開記者會大談公司治理,呼籲金管會要加強取締違法徵求委託書和查核銀行放款資金是否被挪用。

 

立委言之鑿鑿,我也聽了很感動…..

 

可是瑞凡…..你自己就是立委啊

 

如果立委真的覺得台灣委託書是亂象,上市公司老闆自己持股不高光憑用公司的錢買股東會紀念品換委託書,就可以爽爽地以不成比例股權控制一家公司。如果立委覺得那些委託書大王憑什麼可以成為上市公司老闆的座上賓,那怕官股和台新爭經營權時,財政部長官還要對這些委託書大王紆貴降尊地好言好語,幹….那你就修法啊!

 

或許有人說,修法畢竟緩不濟急嘛,好啊,我就等著這幾位立委,郭國文、鍾佳濱和吳秉叡 你們會不會提案,你們不是很關心台灣公司治理嗎?

 

還是你們關心的只是個案? 你們更清楚,如果真的成為了法案擋掉了委託書,你們和你們政黨的政治獻金馬上少掉一大半?

 

這就是台灣,大家永遠想的是個案,而不是從制度面根本解決問題。

這也是台灣,在野黨成天告訴人家他們多的是財經專業人士,但碰到問題,就像佛山武術館一樣,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事實上光洋科案還告訴了大家一件很有趣的事: 靠北~ 原來台灣只有董事長選舉產生辦法,而沒有董事長罷免的方法。

 

目前有的只是一個經濟部的解釋函說,你們家董事長是怎麼選的,那就怎麼罷免。換句話說,如果你覺得兒子很匪類,你就把他塞回老婆子宮就解決了。

 

看到沒有,這就是台灣立委的水準,成天三小都管,惟一不做的就是立法和修法。

 

光洋科能講的還很多,我講了很多年沒人敢碰的法人董事代表交叉持股就讓我學一下老高,以後我們再專門作一期來講

 

第三個新聞是大同換董事長.

市場派取得大同控制權不過一年,已經換到第三任董事長了。

第二任董事長還沒辭職,媒體早有耳聞來問我,我說這是必然的結果。

先講第一任的林文淵

帶大家先回顧一下當時的背景: 公司派以中資為由剔除市場派。當時市場派當然要找一個根正苗綠的人來當樣板,這就是林出線的原因。

林為什麼會被換掉,講好聽一點,打天下的人和治天下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人,你的階段任務已經完成,自然就是就該走人。林文淵會覺得自己被換是錯愕,那才是真的錯愕!

 

那麼為何是盧明光出線? 理由只有一個: 因為他最適合!

 

大同這家公司(或集團)有著非常複雜的轉投資和各式各樣的業務。如果我是大同實際控制者,接掌公司後有二件事要馬上做。

 

第一是要讓員工安心,相信我是真心的要經營下去,而不是傳說中把土地賣一賣走人,第二件事就是要清查這些轉投資和各部門業務,接下來該關的關、該併的併、該賣的賣,透過瘦身來提高集團效益。有著購併大王美名的盧明光,又有經驗、又有人脈、形象也好、又是大同校友,放眼台灣應該沒有更適合的人選。

 

事實上事後證明,盧明光也真的把大同搞的很好。

 

既然是這樣,那為何要把盧明光換掉?

很簡單,對大同真正的控制者來說,他需要盧明光幫他穩住後方,但他真正要的還是土地開發啊。不要忘了,市場派入主之前就一直傳言有高度的資金壓力,畢竟大同這一戰前後打了超過3~4年,這和一般經營權之爭約莫董事改選前0.5~1年投入買股,輸了就認賠退出戰場不同。

 

我猜 市場派本來就上一屆就這樣打算,打帶跑,就算輸了還可以賣股賺錢,但誰都沒想到,上一屆大同公司派用爭議手法贏了,輿論卻給市場派很大的同情,再加上公司法修法的成功,讓市場派硬是又撐了3年。雖然最後終於成功,但不難想像市場派資金壓力有多大。更別說今年還有可能升息,資金成本更是雪上加霜,自然要想辦法早點回收資金。

 

不難理解,如果今天是郭台銘拿下大同,自然可以讓盧明光慢慢改革,但現在的掌控者沒辦法啊。更慘的是盧明光是基於理想來的。

 

你可以想像,今天要是有個員工剛買房子、老婆剛生,除非被挖角已經有退路了,否則即便老闆對他再無理的要求,他心裡再怎麼幹,他還是會忍下去照做。老闆最怕的就是那種不缺錢,是為理想而來的員工,你的要求只要違反了他的理想,他寧可不做。所以你知道盧為何會請辭了吧。

 

至於大同的土地開發,因為我書中有一個大同的個案,所以我之前有對大同稍稍研究。大同雖然號稱土地資產上千億,但真正最有價值的是中山北路大同總公司和大同大學合在一起那塊。

 

大同真正的壯大是在第二代的林挺生。林是個有高度理想的人,愛別人稱他為教授、校長、董事長(表示他最看重的是教授的頭銜)。不難理解,大同工學院(現大同大學)也是他的最愛。

 

林在活著時就想過,有天他不在了,後世子孫可能會把校地和廠房給賣了,所以大同很多的土地都是以林家、大同、財團法人(大同大學、大同高中)以持份方式共同持有。簡單的說,一塊土地市值100億,帳面上持有30%,看來有30億,但實際上除非另外的70%同意分割,那個土地幾乎無法開發。

 

如果今、明年央行開始升息,尚志資產開發(大同主要不動產持有者)可貢獻的盈餘也差不多了,我想下一次大同董事選舉,應該又有另一場戲好看了。

 

雜七雜八扯,這就是我對近期一些新聞的想法

 

2022年1月1日 星期六

寫給50歲的自己

 

寫給50歲的自己

 

是的, 我上個月剛滿50. 生日那天我一樣去上班,下午趕著去演講,以致下午4點半左右才吃午餐。

 

之所以寫這篇,是因為前幾天早上看到ptt-stock版有人PO文,自己40歲了,年收入300萬,該怎麼做讓自己能在50歲退休?

這問題對我來說很有意思,因為我是大概在38歲左右退出職場,過著無所事事的人生大概10~11年,卻在今年又想不開地邁入了職場。

 

1.      先談談大家可能最關心的錢吧

 

有個場景幾乎每隔幾年就會突然浮現在我的腦海中,那是在我22~23歲的某個凌晨1點多的夜晚,我一個人在金門部隊的垃圾場站衛兵。怎麼會有一個人半夜站哨垃圾場呢? 這是因為幾天前垃圾場莫名其妙地在半夜起火,被金防部盯上,所以連長就叫人去輪流站衛兵。

 

當時的我,生理很冷(金門的冬天)、心裡很怕(一人站衛兵)、感覺很幹(菜鳥被凹),所以只好想一些事分心好讓時間快一點,望著滿天的星星我幻想著自己的未來,雖然當時大學剛畢業的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 但我夢想著自己能在30歲有100萬、40歲有1000萬,50歲有….

 

30歲的夢想大概在26~27歲左右就達成了,原因是我隔年投資了一家公司,而非常幸運地這家公司再隔一年就賺了大錢,之後有20多年幾乎每年都有分紅(雪球理論),這也成為我後來創業(X)亂搞(O)的本錢。另一個機遇是在34~35歲左右,讓我達到了40歲的目標,最後在43~44歲左右達到50歲目標。

所以不要再說我們這種抨擊制度的,都是群一事無成只會抱怨的魯蛇。相對於那一堆告訴你找到獨門心法,早已累積了幾千萬資產,結果還要招會員收會費的,我應該過得比他們好一些。

 

2.      38~48歲這10年左右我在做什麼?

我出了二本書,這是最多人認識我的原因,也是表面收益最低的工作。但卻是收獲最豐富的工作,我因此認識了很多人,有機會到不同的場合去演講。我應該在別的文章提過我當初為何會出書(sorry, 懶得去找了),這是個100%的無心之做,事實上我在寫第一本書時,我甚至連公司治理是三小都不知道。但這就是人生奇妙之處,無心之做卻給你意想不到的收獲。

 

差不多的時間,我開始投資房地產。十幾年前台灣的房地產自然不是現在這樣熱絡,之所以投入也不是預知了什麼,單純就是想印證我的猜測。總而言之,我交易了幾筆的房地產,且 收獲頗豐。坦白說,房地產是我年輕時不太看重的東西,總覺得這個東西投資金額高、交易成本過高,萬一碰上不可抗力因素(壞鄰居)又難脫身,所以即便是自己的第一個房子都是35歲左右,老婆背著我買的。但我還是做了而且還賺的不少。

 

這段期間也遭逢了父逝(所以才決定寫第二本書),繼承了一筆不大不小的資產,之後我搬到國外住了幾年,重新體驗一次在異鄉重頭開始的滋味,也開拓了自己的視野。

 

3.      50歲的自己

我在去年底買了一家公司過半的股權,在今年股權的交接清楚,大概確認公司也沒有什麼未顯現在財報的負債和或有事項後,我請了當中一直協助我的朋友到公司坐坐,在回家塞車的路上,他刻意很輕描淡寫地說:

 

做為財務顧問,說真的,我無法理解你為什麼要搞這個?”

 

因為從數字的角度,這家公司並不賺錢甚至是賠多賺少,反而有近20個員工要養。對一個已經爽了10年而且不太缺錢的人應該沒有必要淌混水。而且他也很清楚,我這個人不太重視排場或面子,不可能是為了有個董事長頭銜去冒風險。

 

猶記得當時我的回答是,我的答案如果告訴別人,他一定覺得我是在虎爛,但我想你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 

我是基於責任,因為如果我不接,我很清楚老闆會做的事就是把公司清算關了,那10幾個員工會全部失業

 

聽起來很詭異是吧? 一個一輩子多數時間都精打細算、想盡辦法賺錢的人最後卻選了個可能賠錢的事?

 

對,因為我很清楚人到了一定年齡之後,都會愈來愈喜歡輕鬆、一成不變的事,但我想做的就是逼迫自己不要這樣,這大概就是天生犯賤吧。同樣的,今年開始我要走進課堂教書,需要重做ppt、重新備課、去構思一堂課如何進行,這些都是我人生從來沒做過的。

 

這就是給我50歲的我

期望自己能對這個社會有更多的幫助、期望能給下一代不同的啟發和逼迫自己脫離舒適圈。我希望因為有了我,這個社會變得好一點點。

 

2022年的第一篇就送給我自己,也期望大家在新的一年能找到自己的目標!

 

Happy New Year 2022!

 

 

2021年12月15日 星期三

獨董與萊豬

 獨董與萊豬

 

這禮拜就要公投了,其中一案是允不允許含有萊客多巴胺方豬肉進口(俗稱萊豬”)。說真的,這是四案中我惟一有興趣的,因為我堅信就算答案是否決(不同意進口),我們政府還是會照進,我就想等著看屆時的理由會是什麼。到時大家又可以搬椅子看那些台大法律系的人是怎麼翻雲覆雨地胡扯出另一套說法。

 

Anyway, 看到標題,你能聯想出獨董和萊豬有什麼共同之處嗎?

 

答案是,他們都是美國基於自己需求所設計出來的東西,卻被其他國家不明究理的直接採用,所以就出現了似是而非的結果。

 

以萊豬來說,你會最常聽到的辯護理由是,賣給台灣的豬肉和美國人自己吃的是一模一樣的東西,難道你要告訴美國人,我們台灣人人命比較值錢還是台灣食品安全標準比美國高? 又或是xxx你當年也在美國唸書,一定吃過美國豬肉,你有什麼資格說美國豬肉有問題?

 

問題出在哪裡? 問題出在美國人不吃的東西上,也就是骨頭和內臟。簡單地說,當美國人在研究發明瘦肉精時,他們知道多數美國人(或者說白人)是不吃骨頭和內臟的,所以讓肉的含量低到可以代謝的,但累積在美國人不吃的部位就無所謂了。問題是台灣人吃內臟和喜歡用骨頭熬湯啊,所以這個案子其實不應該討論要或不要同意進口,真正該禁止的是除了肉以外的部位進口。

而因為這件事被操弄為政治對決,反對者就一直告訴你別的國家都可以禁,為什麼台灣不行? 或是多少人吃了出事,所以多數人觀念也被停留在YES/NO. 我們想和美國做生意,只有YES一個選項,最後真正該被阻止的,反而可以搭順風車進來。

 

同樣的道理,為什麼美國會有獨董制?

這是因為美國商業歷史悠久,再加上美國自儲的退休金制度,除了少數如Amazon.com 或Tesla 這種第一代創業者公司外,多數美國的大企業主要股東都是大型資產管理公司,如Blackrock, Fidelity, Vanguard…(你可以試著去google “ Major shareholders of IBM…或任何公司). 這些大型資產管理公司持有公司這麼多股份,一方面和你我一樣,希望公司成長股價上漲,但另一方面更怕公司出事,因為它持有幾千萬股,如果出了事它要怎麼跑? 所以自然會去支持一些人去公司董事會幫它看著公司。而這位()董事心裡很清楚,我之所以能坐在董事會,是因為Blackrock 支持我的結果,自然講話就大聲。他想去調查公司的交易或帳冊也自然理所當然。

 

反觀台灣,因為商業史不久,公司多數經營者就是大股東,沒有人比老闆更懂自己的公司,硬從外面找一些不相干的人來當董事,而且和老闆平起平坐(董事會每席董事的投票權理論上是一樣的),姑且不論老闆是不是想幹壞事,光想到什麼事都要和這些不懂的人解釋再解釋,你就知道有多煩了而多沒效率了,我猜這就是當年大立光死也不想引進獨董的原因。於是退而求其次,很多老闆乾脆找好配合的人,結果就是在亞洲,獨董常被批評,既不獨也不懂。

最終你會感覺到台灣的獨董是無三小路用,惟一的功能就是像礦坑口的金絲雀,公司要出事時先跳船。

 

獨董真的是無用的嗎? 或許你該想的是,那些成天高談闊論公司治理那些人,為什麼不先去想看看,台灣和美國公司本質的差別在哪裡? 如果台灣公司生的是台灣病,美國葯就一定是仙丹嗎?

 

萊豬和獨董有什麼共同之處? 你現在知道了吧.  

 

 

 

 

2021年11月22日 星期一

PTT是個好媒體

 

PTT是個好媒體

 

近期因為工作關係更新Blog的次數愈來愈少,另一個原因也是找不到什麼題目,畢竟我不是寫股票分析,有上千隻股票可以隨時分析。剛好前陣子有人問了一個問題: 我平時都看什麼媒體? 我直接回答ptt 股票和八卦版。

 

我猜有些人看到這個回答,直覺會認為我是在搞笑,但其實這是真的。以台灣的電視新聞來說,我一個月加起來看的時數應該不會超過2小時,理由不難猜,現在的新聞大概因為沒人看,中間的廣告是重覆再重覆,看了容易讓人有燥鬱症。另一個更直接的原因是─不演了,以前新聞還會裝中立,只有政論節目會有強烈政黨色彩,現在是連新聞都不演了。

 

猶記得檯面上某位主播當年還在新聞系教書時,課堂上言之諄諄地告誡學生新聞中立性和客觀性的重要,結果現在直接在電視上以新聞主播身份批論時政,何只是噁心,簡直就是噁心。這麼荒謬的事NCC卻視之不理,只因為主播立場偏向執政黨。NCC看似獨立,其實很會做官,難怪人家會看不起NCC

 

報紙呢? ~ 要去哪裡看? 7-11 ? 我每天會上中時和聯合的網站,不過基本上只看財經和產業欄,目的只是為了知道有什麼事,因為現在報紙基本上只剩轉載的功能,大多數報導只是把別的媒體的新聞直接轉載或重組一次(我指財經部份),知識性大概10%,娛樂性30%,還有60%是用來讓人炒風向的。

 

那麼專業的財經雜誌呢? ~ 我一直有訂閱如商周、今週刊或財訊的電子版(Zinio)至少有8~10年了,原因是這些媒體不只是報新聞,還可以提供一些深入的分析。我以前會定期到便利商店站在書報架看這些雜誌,每週四和五也是我最期待一期新雜誌寄到的時間,但我現在差不多是一個月才會把4~5期快速翻一次。

 

我以前都覺得是接受太多訊息以致變得沒耐心,但前陣子真的靜心來看,這些財經媒體真的和報紙差不多,報導新聞功能要遠大於分析評論,除了業配式行銷,更多的只是配合上面老闆想要帶風向,一份雜誌真的值得看的東西大概只有10~15%,所以我已經打算到期就不要續訂了。

 

那麼我真的只看PTT? 不只啦. 我每天午餐固定看YouTube上的CNBC Nightly News。文章則會看Yahoo Finance, Seeking AlphaThe Motley Fool。這些文章多數都和股票有關,不過也能從中了解一些產業動態,甚至是了解一個產業是如何運作的。

 

 

回到正題,PTT是個好媒體嗎? 我的答案很明確: YES.

 

我認為ptt有幾個特色是足以屌打現有媒體的:

 

1.      多元性的論點: 如同我在上一篇單純思維裡提的,現代人最大的問題就是希望很快的有一個標準答案來解決疑問,但事實上現實世界裡,一個結果的形成或是一位領導者在進行決策時,其實是大大小小很多不同因素形成的。例如近期的超商殺人事件,難道只是因為店員提醒? 精神患者的控管、超商應有的防衛機制等是不是也該被考量的?

 

而這正是ptt最大的好處,任何人都可以發言,特別是受爭議的新聞,利用手機的分類功能,經常都可以看到十幾個不同論點的回應。這正是我想看到的,也是現今台灣媒體該做卻不太做的─正方、反方各自的論點是什麼? 除了看到了你支持的論點,也可以反思你反對的論點是否合理?

 

2.      特定操弄: PTT幾乎任何時間都有10萬人在線,自然也成為有心人故意操弄的對象。特別是近期追IPSEARCH的技術愈來愈精進,大家開始發現有特定族群用假身份先假扮對方陣營發佈一些沒人性的論點,如死的好”XX就是該死,然後再截圖到自家陣營說,你看對手就是這麼沒人性。

以前我都覺得這種手法很噁爛,但是我慢慢也從中學到了,這就是網路,不是只有黑和白,黑的有可能反串白的再去操弄特定人。所以以前看到這評論我會很生氣,但現在反而平心以對,這不也是個很好的思考?

 

3.      抗壓性: 或者鄉民愛說的壓力測試。我有段時間不太敢看我的發文,因為你講的東西可能不精準,或是被特定人認為傷害了他的股票,下面就會噓字一片,而且大多是無情的嘲諷。什麼財經作家 XX也不懂,又或你明明寫的是A,一堆人拿B來幹譙你。以前我看到這個都很生氣或很鬱卒,覺得這些人,他媽的有本事就寫一篇反駁,平白留個作家就是這種水準或是不知所云, 這算什麼!

 

但不知是被打臉多了,臉皮變厚了,還是年紀老了,心態也成熟了,我現在反而能笑臉看待。而且不只在網路上,以前要是有人對我講話稍不客氣,我的個性是馬上反諷回去,或幹譙回去,我現在真的覺得自己抗壓性變大了。

 

4.      專業性和精確性: 雖然PTT上文章7成是喇豬屎或情緒性發言,但不能否認還是有1~2成的文章是真的專業。而且因為這些論點是寫給鄉民看的,不但用語的通俗易懂,而且清楚知道如何用精簡文字直接切入重點,這些都不是一些媒體訪問學者,東扯西扯根本不知道重點是什麼可以比擬的。(其實大家看到的已經是記者消化後簡化的,很多學者真的是雲端高手,講的不知所云)

 

5.      趣味性和即時性: 這應該不用多說了,同一則新聞不論是惡搞性或嘲諷性,鄉民的水準都要比媒體有意思多了。

 

PTT真的是個好媒體嗎? 對我來說,是的。或者你該想想,為什麼集合一些學有專精的編輯、主播,並採訪一堆教授/專家弄出來的媒體,評價會這麼地低?

 

公司關係人倚賴財報來了解一家公司,財報造假誤導投資者,公司要揹負刑責,那麼人民倚賴媒體來取得資訊,結果這些資訊都是被人為操弄過的,難道媒體沒責任嗎? 台灣媒體的沒落值得同情嗎? 我倒覺得就是3+1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