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5日 星期日

談大同股東會

談大同股東會

 

最近一直在忙別的事,所以即便碰上了大同股東會這麼具爭議性話題,也只有今天才有空靜下心來寫。

 

大同股東會爭議之處,在於公司派計算了市場派持有超過50%股權(或投票權),於是先讓市場派報到(否則出席率不到50%就開不成了),但在投票時引用了企業購併法27中,如果未申報以購併為目的,超過10%以上股權無投票權,以及最傳統的中資不得有投票權,剔除了市場53%的投票權。接下來不意外的,在只有自己人投票權有效下,公司大獲全勝。然後…..就是幹聲連連!

 

接下來我就來談這個案子的幾個迷思和建議解決之道:

 

一、企業購併法與中資裁定: 由於企業購併法是個新出現的花招,所以近期很多專家都在討論企業購併法到底適不適用本案? 這種討論在學術上或許有意義,但就本案來說其實意義並不大。

 

因為受本條影響的羅得、競殿、三雅3家公司合起來也不過才11.02%,真的受企業購併法剔除的才1.02%而已。真的該被討論的,是那10%,甚至擴大到整體的53%為何沒有投票權? 而這個答案其實就是老問題─中資。大同公司派就是以這些股權是中資,所以排除其投票權。所以根本爭議不在企業購併法,而是中資認定。

 

在新聞你可能也看到了,主管機關震怒,認為股東是否為中資應由主管機關認定,而不是由公司認定! 這聽來真的很震怒 對嗎?

 

然後哩? 你會發現主管機關也只會震怒而已!

 

如果我是大同公司派,我會做的回應就是,既然你認為主管機關才有權裁決中資,那不然你出一張公文給我,說大同排除的8家都不是中資,這不就搞定了?

 

那你猜經濟部或投審會敢出這種保證嗎? 我猜是不敢,那你主管機關還敢屁什麼?

 

看到這裡,不知道你看出問題是什麼了嗎? 那就是台灣政府出了一個自high很爽,但根本沒有能力去執行的法規。這就像當年立法院通過了一個,基於考量國防安全,國軍所有資訊設備都不能有任何零件來自中國。這法案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根本沒辦法執行,別說什麼keyboard, mouse….如果連接線裡的塑膠是對岸中國石化提供的,那要不要算中國材料?

而且材料這種東西基本上還好查,錢要查可是很難的!

 

二、主管機關裁決: 很多人等著看主管機關怎麼處理這件扯事? 還有一些學者高談,這會影響外資對台灣資本市場的觀感。

 

這件事台灣主管單位有3個,管所有公司的經濟部(公司法)、管上市櫃公司的金管會(證交法)和證交所。

 

這當中證交所能做的最嚴厲處罰就是直接讓大同下市,可是你知道如果大同下市了,死的最慘的一定是市場派和散戶,接下來是和大同有往來的金融業、甚至大同的員工。所以最終證交所作了個不輕不重的處罰,改列全額交割。

 

至於經濟部和金管會,他們角色很尷尬,除了罰錢,他們能做的就是裁決股東會無效,然後要求重開股東會。問題是股東會重開,前述中資的問題還是一樣啊? 如果政府依然無法裁定是否為中資,那大同公司派只不過就是把爛戲再重演一次而已。

 

有人說,可以引用公司法173條之1,也就是所謂大同條款,持有過半股數及超過三個月可自行召開臨時股東會,來幫市場派解套! 可是這裡有問題是,股務資料仍在公司手上,其二,公司仍可能以中資為由向法院提告,讓市場派股權失效,結果問題一樣又回到原點。

 

還有一種辦法是,主管機關要求大同股務不得自辦,必須移交獨立第三方股務公司辦理。(我猜本案之後,搞不好會真的修這種法,限制公司不得自辦股務)

先不說有沒有人要接這個爛攤子,股務系統移交也需要時間,公司派是否願意真配合也是問題,而這一切都會是公司派最想要的結果…..就是拖住時間,因為市場派有龐大的資金壓力,時間久了,市場派就崩潰了,或是就算最終拿到公司也重傷了。

 

三、法院裁決: 就因為主管機關權力有限,所以台灣最傳統也是最標準的做法,就是送交法院裁決。而這個其實才是公司派最想要的答案,因為台灣的司法是有名的沒有效率…..~ 我是說法官大人明查秋毫啦,既然連秋天初生的毫毛都要查的清清楚楚,多點時間也是合理的嘛!

 

    法院可以裁決二件事,第一,股東會以中資排除市場派股東會是否合法? 這個題目很籠統,基本上和前面提的問題本質一樣,如果要查中資,法官要花很多時間而且不一定查得出來。如果要查排除股權是否合理? 法院或許可以裁決,但不免要面對大同的抗辨和上訴,反正大同一定會拖時間。

 

這件事之前已經有案例可循,就是2017年的股東會(! 就是3年前的上一屆),當時大同也是以中資為由,剔除了市場派提名的董事,而如今都已經選下一屆了,這個案子還在上訴中。由此可知,不意外地大同公司是拿麼地喜歡台灣司法。

 

最後,這件事要怎麼解決呢?

 

二個方法,一個方法是解決這次大同的問題,另一個方法是解決未來所有這種公司派利用股東會亂搞。

 

先談解決這次大同事件,先談一下個人偏見,雖然大同公司派亂七八糟,但不代表市場派就是好的,而且我認為市場派的其中(市場派是多個派系的聯軍)的確是有中資的,雖然我認為中資沒什麼了不起,而且之前文章也解釋過了,如果中資控制大同,什麼國家機密就會流到中國。如果真是如此,那有問題的是他媽的台灣政府而不是大同(怎麼可以任由一家民營公司掌控台灣國家機密?)

 

更重要的是,市場派花了這麼多錢,你真的相信他們是要改革大同,再造顛峰嗎? 算了吧,所有人都知道市場派看上的是什麼!

 

既然兩邊都有問題,很簡單的方法─就用打電動的人都知道的方法: 砍掉重練!

取得市場派支持後,依公司法208條之一,要求法院指派臨時管理人接管公司,這等於先把公司派趕出公司,管理人利用2~3年後好好重整公司,挖出潛在呆帳或弊案(如果有的話),到時再召開臨時股東會,重新改選董事。市場派要等2~3年,但至少可以用正規方法入主大同(如果資金還撐得住的話)

 

但這個方法惟一的問題是,必須要交由法院裁決是否同意,而通常台灣的法院需要一年多才能裁決。(台灣的法院真的是違法亂紀者的好朋友!)

 

第二個是根本解決這種股東會亂象的方法

 

如果你認真把這篇文章從頭看到尾,你可能看出來了,這篇文章不在罵大同公司派還是市場派,而是…..台灣司法。沒錯,就是台灣司法的沒效率助長了這一大堆的亂象。因為所有打算違法亂搞的人都知道,最終的裁決者一定是法院,但因為台灣司法的….…”明查秋毫,所以就算你搞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爭議事件,等你任期都做完了,這個案子都還沒判,如果是你,你會不會搞這些事?

 

那這件事要怎麼解決呢?

你知道台灣過去最常出現這種爭議奥歩的是什麼地方? 答案是台灣的政治選舉。賄選買票、走路工、黑函攻擊一大堆。然後呢? 一樣嘛,等法院判決出來,你的任期都做完了。

 

那現在呢? 你或許不知道賄選有沒有減少,但你可能有注意到,近年的補選變多了,特別是一些鄉長、鎮長..經常在補選。為什麼? 很簡單,這是因為法令改了,現在法令要求這種具有時效性的案子6個月內一定要判。反過來說,如果今天你知道去賄選你一定會當選,但一個是4年後才知道結果,一個是6個月後就知道結果,這會不會影響你要不要去買票的意願?

 

同樣的道理,像股東會這種有時效的案子,你就修法要求法院6個月內一定要定讞。就像台北雙子星案一樣,政府說南海開發是中資資格不符,不管合理不合理,反正至少就是有個答案了,才有辦法繼續往前嘛。

 

精確效率經常是呈成比。你要精確就要花時間,但問題是台灣司法過去太重視精確而輕忽效率,也讓法律對意圖犯罪者的威嚇效應大打折扣。一直以來司法人員重視的是公正廉潔,如果有一天,效率能和公正廉潔並重,台灣公司股東會的亂象會像賄選爭議少掉一大半。

2020年5月27日 星期三

黃國昌獨董能解決大同弊案嗎?

黃國昌獨董能解決大同弊案嗎?

 

近期不少人來問前立委黃國昌被大同市場派提名的獨董的事。先聲明,我不認識黃國昌,本文也沒有任何偏見(雖然你看完可能認定我有)

 

先談一下大同這家公司,在我的書公2之前有篇文章都是講大同。我曾說過,如果你懶得一個一個教案看,那看大同就行,因為這是家集台灣所有公司制度問題於一身的公司,從接班人問題、董事會機能不彰、財團法人擔任控股核心…..甚至包括傳統公司治理不談的台灣司法審判效率問題等。

 

簡單地說,大同是家坐在黃金上的乞丐,公司經營不善連年虧損,但偏偏坐擁萬坪土地,而且更屌的是,和很多公司的萬坪土地其實都在什麼南投或苗栗這種鳥地方不一樣,大同多數的土地都在大台北地區。所以一直以來都有人盤算著,花個幾百億買下控制權後,把土地和一些有價值的資產處份掉,大概還可以再賺個幾百億。

 

就是這樣,所以今天大家看到的大同經營權之爭並不是這幾年才有,而是每隔幾年就有,更早之前就有二次是林家二房之子聯合外人想這麼做,只不過後來都失敗了。

 

那這次有什麼不同呢? 精確地說,應該是最近二次,這二次打算爭經營權的主要是純市場派,也就是沒有林家人牽涉其中(至少檯面上沒看到)。差別在哪? 最早的二個林家二房都是經營過華映的,至少對大同這個招牌是有感情的,市場派雖然打著什麼公司治理的大招牌,但想做什麼大家心裡都很清楚。(p.s 我不認為做禿鷹就是錯的,就商場本來就有商場的規則,只要依規則,沒有什麼對與錯)

 

面對市場派的來勢洶洶,在3年前的董事選舉中,公司派很巧妙地找到了市場派的破口,那就是對手資金主要來自中國,也就是中資,然後再配合上炒作什麼大同旗下有家專做公家機關的大同世界科技(大世科),如果大同落入中資,台灣大量的機密會流入中國。不意外的,這種恐嚇性論點在DPP執政下非常有效,於是很快的政府就下令這些有中資背景的市場派持股不能有投票權,大同公司派雖然爛,但又安全過關。

 

先講一下為什麼我認為大同或大世科被中資掌控,政府機密或個人機密會落入中國這種論點有點腦殘? 很簡單,就算大同是純台灣人掌控,你認為一個國家機密文件或全體國民資料可以讓一家私人公司掌控就是對的嗎? 如果這是真的,你覺得該被檢討的是政府單位還是中資?

 

那麼今年呢? 市場派當然記取了教訓,主力換成了本土建設公司老闆,這個人甚至還是當今 聖上的表哥,顏色應該沒問題了吧? 理論上是,但公司派當然不可能就此放手,除了傳統的扯中資外,主要是聖上表哥財務也沒想像的強,所以公司派開始大放利空壓低股價,企圖讓聖上表哥的財務壓力加大,也減少一些外圍介入的誘因。

 

怎麼說呢? 主因是聖上表哥原本以為可以一呼百諾,做為所有反大同公司派勢力的集結者。沒想到到頭來,竟是萬人呼應10人到場,此時公司派抓準時機,直接把華映、綠能二大利空放出,讓大同認列巨額虧損,這下子本來一些外圍本來想乘轎賺波段的,更不敢進了,大同股價也開始從40元直直落到目前20元左右。

 

只是這麼一來,聖上表哥的壓力更大了,原本買進股票質押借錢再買的股票,必須要補上更多的資金,眼前剩最後一哩路了,頭也洗了大半了,看來只能賣掉祖國資產繼續拼下去,搞得自己也差不多緊崩了。 再者,這個消息也的確引來了不少祖國的狼性,繞道海外進來,中資陰影再次浮現,讓 聖上表哥怎麼說也說不清。

 

眼見股東會在即,絕對不能再蹈上次的覆轍。所以想來想去,最後的關鍵已經不是股權了,而是如何掃除公司派對自己是中資的烙印、爭取主權機關關於中資認定(否則部份市場派投票權會被認定無效),以及萬一出現爭議,能有有力人士能爭取用行政裁量權直接裁決,而不是走向曠日費時的法院訴訟。也因此不意外的,這次過去打紅最力的黃國昌和一些和綠營關係良好的外圍人士如林文淵就成了市場派獨董的人選。這就是黃國昌會被市場派提為獨董的真正主因,其他的也包括黃的知名度可能吸引一些散戶或是讓整起事件受媒體關注度高等額外因素。

 

雖然黃是在這樣背景下被提名,但也不能說他就不能當一個好獨董啊?

 

一般我們看一個獨董是否有效執行業務? 第一個看的是他個人的動機和背後支持股東的利益是否一致。第二個看的是公司制度上給了獨董多大的權力。最後是看這個獨董的能力。

 

以美國獨董來講,支持獨董的是像BlackRockFidelity…這種外部大股東,獨董很清楚他代表的就是外部大股東的利益,所以對於可能損及外部大股東利益的事自然會認真把關。但台灣獨董的提名者往往就是公司經營者,你能當獨董是因為公司老闆支持的結果,然後你要來監督我,有沒有搞錯什麼? 這也是為什麼你會發現台灣獨董看似在監督公司,但更多時候是站在公司經營者一方。

 

回到黃國昌,如果他能當選基本上有二種可能,A. 是公司派繼續掌控公司,他成為市場派支持的獨董(即少數席次董事) B.市場派成功控制董事會,他成為新公司派下的獨董

 

B的情況下,新公司派會有限度地支持他查弊。基本上就是當年時代力量和DPP故事重演。如果時力提的事剛好符合DPP利益,DPP就支持,如果不一致,那就暗中不支持,讓時力去開開記者會表演震怒即可。

 

那什麼是和公司派利益一致的呢? 公司派會希望藉黃的媒體聲量去把前朝的弊案都挖出來,來凸顯自己執政的正當性,甚至順勢打消一些呆帳,進行財務上所謂的洗大澡”(Big Bath Charge),這樣後面的績效就都是新公司派的。但如果這個弊案是動搖司本的,是會讓公司出現財務問題或是讓股價大跌的,那肯定就不會配合了。別忘了新公司派有大量股票質押,而且還有一堆外圍要逢高出脫,讓公司財務惡化是會違反新公司派利益的。

 

而且這種情況應該只會有一屆,因為三年後當市場派真正掌控公司後,樣版人物就該退場了,因為再打就是打自己人了。

 

另一種是A,黃成為公司裡的少數派董事,然後呢? 大家會看到他經常上電視揭弊或質疑,但吵了半天其實三小也不會發生,這是因為台灣制度並不完備,真正給獨董權力的審計委員會才上路沒多久,大同審計委員會是由3獨董+2一般董事組成,不管是董事會還是這些委員會都是採多數決的,所以基本上在市場派佔少數下,沒有人會鳥他的。

 

再說了,獨董查公司弊案和立委查政府弊案可是完全二回事。

 

當立委時你可以要求政府單位給你資料,政府單位不能拒絕。但公司可不是這麼回事,美式的審計委員會是真的把財會、稽核人員的人事、升遷獎懲權都交給審計委員會,但台灣不是這樣的,這些權力還是掌控在董事長(老闆)手裡,所以你要向這些人要真正的資料,他們根本不會鳥你。而且這些有爭議的交易多半會出現在海外,除非有內部人出來吹哨,你根本拿不到。

 

最後,雖然台灣把獨董的專業能力 設定在商業、法律和財金,但針對查弊這件事,真正需要的能力是財會,並不是法律。我之前寫過很多次,上市公司老闆是有很多法務的,除非這個老闆想落跑了,否則他會做很多打擦邊球、可能有爭議的事,但明顯違法的事,他是不會做的。

 

真正要查公司弊案,除了要有真實資料,還要再透過資深會計人員去逐筆比對交易可疑之處(要是讓你隨便一看就可以看出問題,那大同的簽證會計師該被抓去吃屎了)Again,這種事除非有吹哨者,或是市場派掌控公司一段時間都相關人員都換成自己人,可能才能慢慢發現。這絕對不是你開個記者會向公眾控訴,大同公司就一定會屈服的。政府會對立委卑躬曲膝,但公司不會是如此,特別是你還不是公司派時。

 

簡單地說,由於台灣現行制度相較於美國的不完整和制度邏輯有問題下,就算是一個哈佛法學博士加台灣執業會計師,具有十年以上查帳經驗的人,只要公司派不支持你,你什麼都做不了。這是制度的問題,找誰都沒用。

 

順便一提,不知道是故意誤導還是真的不知道。金管會和證交所很喜歡告訴大家,公司治理的目的是保障小股東權益,讓你以為公司治理與你習習相關。我個人認為這是錯的,公司治理的目的是在保障公司外部大股東,它只是順便保障了小股東。所以台灣公司治理要進步的關鍵不在於新增一堆規定,或是期待一個英雄出現改變全局,而是要讓公司外部股東願意積極參與監督公司,這就是我前面說的獨董與背後支持利益一致。

 

2020年5月20日 星期三

我賣了多數新增 持股

我賣了多數新增持股

 

上週忙著準備演講,所以blog也有幾周沒更新了。直接切入重點─我上週賣掉了這次疫情入手的台股,只留一張國泰金,昨天開盤我賣掉了一半本次入手的美股 (p.s 疫情前持股多半還在). 目前我的台股應該在50萬左右,美股和以前一樣比台股多很多。

 

為什麼我想賣股呢? (我賣的主要是這幾個月逢低買進的股票),理由很簡單─市場過度樂觀。

 

目前的美股指數,如果以今年1/1起算,DJ industrial 大概下跌了15%左右,S&P 500下跌了約10% (DJ industrial 幅度較大主要是裡面有一檔重挫股─Boeing),如果考量疫情對經濟的沖擊和後續的傷害恢復的時間,很明顯的,目前市場的反彈只是從過去悲觀的過度反映而已。而市場之所以這麼樂觀,主因就是我上篇講的,因為目前散戶主力多半是30~45歲的人,這些人在上波2008~2009金融風暴時受創不深,反而人生主要投資經驗都是逢低就是買點所致,這點可以從不管台灣或美國,近期股票開戶人數大增可以推測。

 

另外幾個我認為市場過於樂觀的原因,還包括市場過於低估潛在風險: (以下講的都是美國,主因是台灣這些疫情防制的太好,以致很多人容易用台灣的情況來推測美國也是如此)

 

1.      資產負債表的修復: 本波疫情中,大公司為了表現豁達大度,或是企業社會責任,除了一些零售業,很多公司即便業績大幅下滑,仍然沒有大裁員,相對的,很多公司選擇是用大量舉債方式來渡過經濟難關,這樣結果必然造成後續公司財務的惡化。

同樣的道理,這波當中不少個人家庭也因為收入的銳減或股票下跌造成財富縮水心理,之後必然要削減開支,這還不包括,當人從重傷後恢後,會因為害怕事情重演,通常會有一段時間變得格外保守。

 所以當經濟重新開放,是否會出現大家預期的瘋狂式消費,我覺得有待商榷。(你可以看看中國解除疫情開放後,是否有報復性消費就大概可以推敲一二了)


2.      中美貿易衝突再起: 我想不少人應該還記得,這波疫情前,股市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就是中美貿易戰。原本這件事隨著簽定中美貿易協定至少可以安靜一段時間了,沒想最近因為疫情讓川普的選情逆轉,硝煙再起。

 這其實是個很tricky的事,因為一方面川普需要中國履行貿易協定大量採購石化和農牧產品,好幫助他穩住中西部選票,但另一方面,在經濟顯著惡化下,目前看來他能勝選的最大機會─就是利用美國人目前仇中心態,強力攻擊中國,把自己拱成美國利益的守護者,把對手Joe Biden打成中國同路人。所以不意外,未來美國總統放話修理中國會愈來愈激烈。

這種事我相信中國一定也推算到了,只是傳統上中國不可能任由美國這些羞辱,再說了中國也深知,只要川普連任,原本還有所保留的,一定會加倍奉還,所以到投票前中美之間是停在彼此放話嗆聲,還是有實質行動,會是一個大變數。

 

3.      弱者恆弱下的連鎖效應: 疫情來襲誰會先受害? 通常就是身體比較虛弱的人,經濟也差不多,美國目前是本波Covid-19全球染病和死亡人數第一的國家,可是美國會受重創但會崩潰嗎? 不會的。

相反的,一些小國或許疫情根本不嚴重,但卻會因為全球經濟下滑,需求下降反而經濟上先出事,特別是一些本來就有問題的大國,如阿根廷、義大利、西班牙、土耳其、南非….等。

  

為什麼我要強調大國呢? 因為一些小國就算出事了,對世界多數國家影響也不大,而這些大國除了本身有一定的經濟消費力外,更重要的是他們多半有更強大足以危及世界的武器─外債。

 

前些年不少投資機構為了賺取超額報酬,紛紛鼓吹投入這些高收益的政府公債,全球景氣好時這些國家當然沒事,可以賺高利有時還兼升值利益,但景氣差時一切就打回原形,例如已經逾期未付的阿根廷國債就是一例(目前是在寛限期內,再過幾天就連寛限期也到了)

 

這種國債之所以會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來是金額龐大,像阿根廷逾期的總金額是650億美金。二來是一旦倒帳,不意外的會讓買入的投資機構認列重大虧損,如果弄得不好,中型投資機構因此倒閉了,很容易會牽聯到大型投資機構(投資機構通常互為交易對手),會不會引發一波連鎖效應就不得而知了!

 

Anyway, 這篇文章無意給你任何投資建議,就如同我之前一直講的,本blog主要用來紀錄我的心得,只是順便給大家看而已。因為我之前談了一些我逢低進場買了一些台股和美股,我自覺我賣出了也應該給交代而已。所以如果你有任何投資甚至稅務問題,絕對不要來問我,我也不會給建議的。


投資上我是個很保守的 人,我也深信小心駛得萬年船!  本文只是列舉我認為的潛在風險供大家參考

2020年4月25日 星期六

庶民問題


庶民問題

本文由於渉及個人隐私 因此"請勿轉載"
雖然我沒有把當事人名字寫出來 但我昨天才意識到當事人應該是某領域權威 為避免造成當事人困擾 僅同意轉載 Anyway 以下有關庶民問題部份:

前幾天家庭聚會來了一位外面的朋友,知道我的背景後,酒酣耳熱之際,他開始問了很多庶民問題,接著他忍不住提起他聽理專建議後的慘痛經驗。



根據他的說法,這些年他透過二家外商理專的建議,差不多賠了250萬美金,這還不包括二年前找人代操,結果3000萬的新台幣剩1千多萬!



我不知道這個數字是否有誇大,或是有些人習慣性把賺的都不算,只算賠的。不過我當下的想法是:






先聲明一下,我不是什麼投資顧問,我不給人家投資建議,N年前我幫朋友代操了100萬新台幣作為酒聚基金,績效也沒有很好! 不過就如同美食評論家一樣,很多人不見得會做菜但就是很會評論,我大概就是這種人。



Anyway, 透過這位朋友的提問,順便分享一些最近可能有些人想知道的庶民問題,以及台灣理專常見的謬思:(p.s 本文所有指的市場和商品都是美國)


一、美國失業率一直在升,為什麼股市一直在漲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你要知道股市是怎麼運作的。


著名的台灣民族救星說過一句流傳千古的話: 選舉最大的祕密很多人都看不透,其實這個祕密就是票多的人贏,票少的人輸,如此而已。

聽起來很淺是吧? 這就是你無法成為偉人的原因。


雖然股市有基本面這種東西,不過基本上決定股市漲跌的主要因素就是買進的力道大於賣出就漲,賣出大於買進就跌。所以這波會漲就是因為很多人買進,如此而已!


~果然是廢話無誤! 你怎麼不說說,為什麼這麼多人會在此時買進呢?”



這又扯到股市另一個重要因子─預期心理。近期你會發現經常有三種消息出現時,美國股市會大漲: 分別是感染人數趨緩(或政府決定解鎖開放)、重大經濟利空(如失業人數大幅增加)和政府推出(或通過)刺激/援助方案。



其他二者很容易理解,那為什麼重大利空反而股市大漲? 這就是預期心理作用。這也是很多人在2008~2009年金融風暴時學到最大經驗─問題愈大愈不要怕,因為政府一定會救。所以當利空愈大,除了可能利空出盡,也代表政府要介入和刺激力道會愈大,所以股市重挫可能減少,反而未來反彈時漲幅會很驚人。



這個論點對不對呢? 沒有錯但也不全然對! (廢話x2)

差別在哪? 差別就在你本錢的多少? 如果你的本錢高,股海的翻騰對你而言只是到達終點中間的波折而已,但本錢不夠的人,可能還沒到半路你就葬身股海了,更不要說那些借錢投資的人。這就是股市戰神─本多終勝成功的密訣。
所以坦白說,這種時候控管你的現金和進場時間比選股來得重要!


事實上,如果你注意一下,這一波不少鼓吹大家危機入市的Youtuber或是投資達人,很多人都在35~45歲之間 (不管台灣和美國都一樣)

這些人在11年前金融風暴時,大概就是24~34歲,除非有個好老爸或天生神力,否則大多數人當時介人股市都不深(或是本錢不大),所以受傷也不大,相反的,在過去10年他們反而享受了全球股市的高速成長,憑藉著勇氣賺到超額報酬成為了股市達人,換言之,他的投資生涯多數是愛拼才會贏,所以很自然地,他會告訴你的就是不要怕、愛拼才會贏,他們深信政府萬能,愈是危機愈要入市。



相反的,如果你去看一些老的投資者,像Charlie MungerMark HowardsRay Dalio….他們反而很謹慎,因為他們人生見過太多出人意料之外的情況,他們比較像是小心駛得萬年船。所以目前的情況就是有一票人在喊衝,老的傾向觀望,喊衝的真的把股市拉上去了,就引發短單進場,就是這樣。



在這裡先聲明一下,我並沒有嘲諷台灣這些投資達人,這其中很多人是很認真用功的,或許一年後看來,此時真的如他們說的是危機入市的好時機,只是我個性保守,比較傾向小量投入慢慢觀望,所以我的論點就是告訴你要小心。



二、此時市場風險不確定,最好投入固定收益產品



台灣常見的固定收益商品主要有特別股(preferred Stock)REITs和地方債/市政債(Muni Bond)(本文所有指的都是美國)



REITs部份之前文章提過了,Not all REITs are created equal. 以目前來看,AgencymREITs可能好一點,Non-Agency的除非你是做day trade,不則最好不要碰。實體的eREITs作商場的要小心一點,簡單地說,挑大型的公司比較不會有問題。



地方債顧名思義就是地方政府發行的債。美國政府架構簡單的分就是聯邦─州(State)─縣(County)─市(City)。州及以下發的就是地方債。美國為了鼓勵大家支持本地政府,所以地方債的收入是免稅(當然這是對美國人而言),也造成地方債是很多富人的標準配備。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理專喜歡推荐給台灣有錢人地方債的原因,因為利息比政府公債高,很安全,美國有錢人都在買…..。這些原則上都沒錯,我是說原則上。



為什麼說原則上? 因為發債需要很高的成本,所以不是什麼鳥地方政府都可以發的,就算你不顧成本,承銷商也不見得願意幫你做,因為如果政府本身財務不健全或是沒有完整償債計劃,到時default 了,對這些承銷商的信譽有很大的影響,所以基本上能發地方債的,或是會被大型基金納入投資組合的地方債的都還是有一定品質。



But,沒錯就是這個But,發行時財務沒問題不代表此時不會有問題。這裡有個常見的謬思,就是美國的地方政府不會破產,就像台灣的苗栗還是花蓮一樣。台灣人會有這種觀念是因為你把破產清算(liquidation) 和破產重整(re-organization)搞混了。大多數你看到的美國企業破產都是破產重整,地方政府也差不多,其實你google一下,美國過去有很多城市都破產過,政府破產基本上和企業一樣,就停止付債息(Suspend),削減政府開支或賣掉一些資產,政府不會關門,但你的地方債會大跌,如此而已。



而且美國和台灣相反,你看美國聯邦政府亂舉債,但其實地方政府多半是很信守財政紀律的。美國地方政府主要收入就是州所得稅、銷售稅和property tax(County/City),在這一波封城下,不意外State Income Tax Sales Tax都會大幅下降,大大影響地方政府的財政,到時這些地方債要怎麼解決? 坦白說沒人知道。(聯邦政府沒有義務去幫地方政府償債)



最後一個是優先股,也是我過去十年最主要持有部位,不過也吃了不少虧



還是講一個謬思,我看過台灣賣特別股基金的文宣上寫,巴菲特在金融風暴時買了很多特別股,讓他發了大財,所以你也該買



首先,Buffett買的是量身訂作的特別股,這些股票讓BRK在前期風險尚高時可以賺股息,等後面公司恢復成長可以轉換成普通股賺capital Gain. 而你不是Buffett,賣你的基金公司也不是BRK。



另一個謬思就是特別股比普通股安全,而且股利收益穩定。當初我就是這麼想才買的。



特別股比普通股安全的論點來自,如果公司破產了特別股受償順序高於普通股。



理論上這麼說沒錯,但如果你把公司受償順序全部拉出來看,排在特別股前面的至少還有政府(欠稅)、欠廠商貨款/銀行貸款、員工薪水、公司債,你相信一家公司如果要破產清算了,等把前面都還完了,特別股會比普通股多拿多少嗎?



另一個是股利穩定。我早期買了不少特別股都是2008年以前發行的,所以利率條件很不錯,報酬率也不錯,不過投資人的不錯就是公司的很錯,所以很多在2010左右都被召回了(recall),當時我就買了一些非投資級的特別股,問題也來了。



很多人最常犯的錯誤,就是把公司債和特別股看做同樣商品,因為二者都有固定的利率和配息日(雖然一個是債息,另一個是股息),但其實這二者差別很大。



最大的差別就是公司如果不付債息,那會被視為公司倒帳(Default),對公司影響很大,但就像公司可以不發普通股股息一樣,一定情況下公司可以不發特別股股息(這要看特別股的發行條件,通常是只要公司有發普通股股息,就一定要發特別股股息),而這時特別股就會大跌。



我當時會犯錯,就是想賺高一點的收益,所以買不少非投資級公司的特別股。這種公司一般都是高資本投資,本身殖利率高但公司不一定賺錢,所以有時就會出現停發股利,或是當公司賣給PE時,因為特別股利率高造成公司財務壓力,就宣佈停發股利(會賣的多半公司已經賠錢了,所以停發是天經地義的),然後公司再從市場買進減少市場流通,順便減輕公司財務壓力。順便反思我上篇說的,有些事Warren Buffett 不會做,不代表華爾街的那些殺手不會做。(這時候你的特別股是不是可累積的Cumulative就很重要了)



Anyway, 我想說的是,”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 這個世界聚集最多聰明人的地方,除了一些國家研究機構、矽谷,另外就是投資圈了,如果Muni BondPreferred StockREITs像理專說的這麼安全,那他們的報酬率就不可能比政府公債或銀行定存高這麼多了。



順便一提,當天那位友人說,最近人家推薦他買原油的ETF,因為石油跌到$20/Barrel,往下空間小往上空間大。這是上個禮拜天的事,以今天來看當然很好笑,但上禮拜真的大家都是這麼相信的,坦白說我也這麼認為。

當時我只是告訴他,你都超過70歲,日子也很好過,投資這種事,讓自己心情好比賺錢更重要,先求不賠再求賺錢,不應該碰這種包裝成ETF的期貨。他有沒有聽我的話我是不知道,不過我真的驚訝,那個叫一個超過70歲的人賭期貨的專家到底有沒有道德?



本來打算寫4~5個庶民問題,沒想到才寫2個就太多了,就此打住,有空再聊其他的庶民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