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7日 星期日

電影 Brexit: Uncivil War 觀後感



電影 Brexit: Uncivil War 觀後感

 

上一篇如何培養獨立思考意外獲得不少回應和….追問。就在我考慮該針對追問再寫一篇或是依計劃寫我的公司治理講座時,我看了部很有感的電影,於是依照我的任性,我決定這篇就來寫這個。(這不是業配,電影公司沒付我錢,雖然我很希望他們付錢)
 

 

我不知道這部電影在台灣上映了沒,不過從片名你大概就知道這是在講英國脫歐(Brexit)的過程。

 

 
1973年英國加入歐洲共同體(European Communities)以來,脫離歐洲一直就是英國內部一部份人的聲音,主張英國脫歐的,不管是右派的保守黨和左派的工黨英國二大黨內部都有,不過都不成氣候,所以一直以來….就是個聲音而已。直到有一個小政黨英國獨立黨(UKIP)出現

 

 
改變的時候到了,3222 (SORRY, 這個哽前面用過了)

終於機會來了,2015年英國首相 David Cameron投票前宣佈只要執政的保守黨(Conservative Party)再贏得大選,他就在2017年舉行脫歐的公投。

然後呢? ……保守黨真的大贏了,於是脫歐公投就變了勢必在行的選舉,這下子獨立黨的機會終於來了。

 

 
為什麼保守黨要在大選時宣佈,如果勝選要進行脫歐公投呢?

很簡單,你用台灣的情況去想就知道了。當DPP大獲全勝時,可能對時代力量或台聯這些政治光譜相近但又相對偏激的政黨鳥都不想鳥,甚至巴不得自己一些比較急進的支持者都去這些政黨,好維持自己中間的形象。可是一旦選情危急,執政黨反而會更急著去拉攏這些極端的選民,畢竟DPP真正的對手是KMT,不是那些小黨。

 

 
英國保守黨的想法也是一樣,他們想靠脫歐議題去拉回他們流失的選民。

那為什麼這些選民會流失到了獨立黨? 因為這些年如同你的感受一樣,在全球化和自由化的平台下,全球的經濟快速成長,可是貧富懸殊的問題卻加大了,很多的工作被移到更低成本的地方、小公司無法和大公司或連鎖企業競爭,於是小型政黨開始大肆宣傳,你的日子之所以會這麼難過,完全是因為政治人物被財團收買了和台灣不是一個正常國家英國被歐盟綁架之故 (聽起來 是不是很熟悉?)

 

 
ANYWAY, 這就是電影的開始,當英國首相David Cameron 宣佈要脫歐公投,夢想成真的UKIP開始尋求主導操盤的競選經理,最後他們選中了一個叫Dominic Cummings的人負責掌舵操盤整個活動。

 

 
你不妨想想,如果你是這位Dominic 你要怎麼操盤?

原本UKIP的高層的計劃是,找好了操盤手,接下來就是向金主募款,然後再上遍電視、各大媒體和路邊演講宣揚脫歐理念,這是很標準的政治手法。

不過Dominic 不這麼想,他趕走了金主,反而選擇走進了人群傾聽一般人的想法,最後定出了他的主軸。

 

 
首先,他想到一個活動要引發群眾共鳴,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簡單而響亮的口號,

“Take Control” (取得控制)”於是就此誔生

英國曾經是日不落國,但現在卻被綁在歐盟裡變成二流的國家,英國必須脫歐,這樣人民才可以自己當家做主!

 

 
其次,他作了一個簡單的分析,發現英國大概有1/3的人是堅定留歐、另外1/3是堅定脫歐。這些人等於都簽了定型化契約,根本沒有必要花時間在他們身上。團隊要努力的是挖掘剩下1/3的人到底在想什麼? 於是他們在英國到處辦了很多小型的座談,而Dominic和他們團隊是躲在背後聽這些人的想法。

 

 
從這些座談會中,Dominic發現了一件事,這些看似不關心政治、不表態或是搖擺不定的人,其實他們只是很多時候找不到一個堅定的理由說服自己做決定,而迫使這些人作決定最好的方法,不是用數據說服他們或是講道理,因為沒有什麼比利用人群的不滿和恐懼心理更能夠操控人心的了。確切作法等下再講。

 

 
第三、有人介紹了一個新興的行銷公司,這家就是後來因為脫歐成功變得很出名的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這家公司主要是透過每個人在網路的行為、言論等數據分析,進而進行精準行銷。例如你在FB上針對老藝人打文化部長巴掌表示生氣,系統參考你其他的PO文,可能就會判定你是個偏綠的人。或是發現你常在一些社會運動裡打卡按讚,就知道你是個激進的人。

 
當然,要蒐集整個英國人的大數據,傳統資料量是不夠,於是他們故意在一些社群媒體如FB上貼一些新聞和資訊或是免費的遊戲..等,然後透過閱讀者的反應來蒐集使用者的行為資訊。

 

 
最後,意外的大餅掉下來了,執政的保守黨內鬨,一心想爭奪首相大位的前倫敦市長 Boris Johnson為了和首相唱反調,故意站到了脫歐的這一邊,這麼一來,原本只是少數人意見的脫歐,頓時成為了全國注目的焦點。

 

 
 
然後呢? 綜合以上,Dominic 定出了整個脫歐的宣傳主軸:
簡單的二句話: 35千萬鎊和土耳其

 

如果用仔細文字說明,那就是:

1.      你知道留在歐盟,英國每一週要付35千萬英鎊給歐盟嗎? 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我們把這個錢留在英國,英國千瘡百孔的健保問題(NHS)就解決了?

2.      你知道土耳其有多少難民現在正湧向歐洲嗎? 如果繼續留歐,以後你就會看到你家附近到處是土耳其人,他們會搶了你的工作、帶來許多社會問題,到時的英國就不會是你認識的英國了!

 

於是Dominic租了一輛紅色的巴士,上面就這樣大大寫著,

“We send the  EU 350 Million a week.

Let’s fund our NHS instead. Vote Leave”.

同時也把宣傳口號,從原本的”Take Control” (取得控制權)改為更有氣勢的”Take Back Control” (重新奪回屬於你的控制權) 

然後利用倫敦市長和司法大臣的高人氣,讓這輛巴士在英國媒體到處曝光。
 
 

 

接下來,劍橋分析的效能出現了,只要系統判定你是傾向支持脫歐或是游離不定的人,只要你上社群媒體,就會不斷有廣告洗腦你,留歐一週英國要付3.5億英鎊和土耳其人會橫掃英國這二件事。

 

然後如同我們小學玩過的口耳相傳遊戲,一句話傳到最後一個人往往聽到的和最初的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一樣,謠言有自己放大的能力。傳到最後變成,土耳其有7千萬人正準備進入英國。(而事實上,7千萬人是土耳其的全國總人口)

 

 
這就是前面說的,沒有什麼比恐懼和憤怒更能讓人下決定的了! 支持脫歐的人數開始倍數增加。

 

 
針對這件事,主張留歐的政治人物不是沒有警覺,但因為民調一直顯示支持留歐的人依舊過半(即使是投票前一天,民調仍舊是留歐露半),讓他們一直沒有把脫歐派太認真。

於是留歐派一邊幹譙著脫歐派用假數字造謠(就像台北市上繳給中央的稅收,一部份會透過補助和統籌分配稅回給台北一樣,英國給歐盟的3.5億鎊一部份會重回英國),另一方面騙自己,如果我跳出來反駁,反而助長了脫歐派的聲勢,讓這些數字更廣為人知,最終選擇了採取低調。

 

於是呢? 結果如同你已經知道的,最後意外的是脫歐派贏了! 本來雙方陣營主角David Cameron(首相) Boris Johnson(前倫敦市長)都以為這只是場政治操弄的假戲,結果沒想到假戲變真了。

 

再過來的事大家就更熟悉了,英國迄今仍為此亂成一團。當初為了勝選推出公投的首相Cameron,在公投結果出來後不久,就宣佈辭職。結果現在的他無官一身輕,一場演講就可以賺約新台幣480(12萬鎊)

 

而為了取代Cameron 故意站到脫歐一方的Boris Johnson? Cameron辭職後,他原本是毫無懸念地準備宣佈挑戰首相大位,沒想到前一刻卻被盟友搶先一歩宣佈,最後只好當外交大臣,但不久後又辭職。而最新的消息還包括,當初大力支持脫歐的英國富豪─James Dyson (就是Dyson吸塵器的老闆)前幾天以要接近未來最有潛力的市場亞洲為由,宣佈將Dyson總部從英國遷到新加坡。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這個電影看來特別有感? 因為我覺得這個近似紀錄片某種程度也反射了台灣的現況和未來。

 

首先,你一定不陌生,很多政治人物和企業家一直傳達給你一個訊息,他們很愛這個國家,他們願意付出一切代價來達成他的理念。

但當你被這些華麗的辭藻或是愛鄉愛土情操感動之餘,其實這背後有著更多是對個人權位的算計。而最終你會發現到,一旦他們的理念變成了燙手山芋,或是他們告訴你他所信奉的理念最終和他個人利害相衝突時,其實他只要拍拍屁股走人就算了,但是這個爛攤子卻是要由全民來承受。

而仔細想想也不意外,必須面對麻煩和沒有選擇那是窮人才有的問題,有錢和有權的人他們的世界本來就有許多不同的路可走。既然如此,除非你很有錢,有綠卡有外國公民有其他路可走,否則你和這些人湊什麼熱鬧?

 

 
其次,請你靜下心來想一想,現在的你是不是也被不滿和恐懼給綁架了?

現代的人工作時數愈來愈長,可是賺的錢愈來愈少;財富世襲的情況愈來愈明顯、窮人或一般人要翻身的機會愈來愈低,於是很自然不滿開始在很多人心裡滋生。

但同一時間,現代的人接受的資訊是十幾年的十倍以上,電視、pttLineFB…到處都在告訴你資訊。正因為資訊太多太快,因此大多數的人根本沒有時間也沒心情去思考,偏偏我們的媒體看起來很多元,但其實都是抄來抄去,於是很多人就在不知不覺中被媒體洗腦了。

 

撇開網路上那些亂傳不說,原本電視新聞或報紙應該扮演著公信力和澄清的角色,可是因為我們的NCC把自己閹割了,我們的媒體完全失去了該有的自律和誠信,結果舉目所見,台灣的公眾媒體反而成為少數人的傳聲筒和帶頭煽動的亂源。

 

更厲害的是,有一批人深知這個道理,他們充份利用你不想思考、不滿和恐懼的心理,反過來去操控你的想法。在過去的幾次選舉或是大型社會運動中你都可以看到這樣的斧鑿之跡。最終你會發現,你的愛國心、你的正義感、你對未來的期許都只不過是特定想達到他自己目的的工具罷了。

 

最後,這部電影看起來只是部紀錄片,但傳遞的卻是世界各國普遍的問題。

如果大家不學習用客觀數字來作判斷,不學習獨立的思考,那類似脫歐公投這種鳥事,應該很快也會在台灣再現.

 

畢竟

還有什麼 能比不滿和恐懼更能煽動人心的呢?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