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2日 星期一

推薦書─ 投資前的精準判讀


推薦書投資前的精準判讀

 

如果你最近到書店晃晃,可能看到有一本書上有我的推薦,書名叫投資前的精準判讀,圖片如下:

 


這是我第一次掛名推薦一本書,之所以首次掛名,倒不是因為這本書有多麼了不起。自從我出了二本有著大義凜然名字的書後,每隔一段時間都有出版社問我要不要推薦他們的新書。而我之所以沒有答應的原因是,這些找我推薦書的名字幾乎都和公司的品格差不多的浩然正氣,這就像我姓李就搞得我似乎就非得要成天熟讀道德經一樣(作者叫李耳)

 

那為什麼還是推薦了這本書了呢? 因為這本書的編輯很機車機靈。過去編輯找我都是很客氣地發封email問我的意見,所以我也很客氣說自己很忙就推掉了。不過這位商週編輯機靈地在發email時詢問時就直接把原文稿和譯稿附在後面,這下子我不意思看一下也說不過去,於是我隔天在等人時就順便看了看稿。果不其然,第一章就和我預期的一樣無聊,不過為了假裝我不是那種只看第一章的人,於是我就硬著頭皮再往下看,哎,第二章就有點意思了,就這樣我第一天就看了七章(媽的,等人也等太久了吧)! 之後我就回覆編輯我想寫推薦。

 

那這本書在講什麼呢? 它在講作為一個投資者你能不能從致股東公開書(A Letter to Shareholders)中看出一家公司的問題? 什麼是致股東公開書? 如果你有看過上市櫃公司的年報,通常打開年報的第一項就是致股東公開書。這封有點像開場白也有點像摘要,主要代表著公司的經營者(董事長或CEO)向閱讀這份公司過去一年成績單(年報)的使用者簡單說明一下,本公司過去一年大致的經營情況、達到了什麼里程碑、有什麼顯著成就….以及展望今年(未來),我們對公司前景的看法和預計想要達到的目標等,全世界最有名的致股東公開信就是巴菲特寫給股東的致股東公開信。

 

而這本書的作者認為透過追蹤和分析這些年度公開信裡的用語,投資者可以探索出公司經營者是否具有誠信? 是否想故意隐暪什麼? 對公司的未來到底是以積極成長為目標? 還是穩健保守為原則? 畢竟這些大企業的CEO(本書講的當然是美國的企業)都有超乎一般人的經驗和資訊來源,這要比分析師的猜測有用多了。

 

那麼這樣的觀念能不能用在台灣呢? 坦白說我不認為如此。理由很簡單,我認為台灣多數的上市櫃公司董事長都和食神裡的史蒂芬周一樣,嘴砲一流,但是連握住菜刀做菜的力道都沒有。不過這也不能怪他們,除了不少人年事已高、很多人之所以會當上董事長只是因為比別人會投胎、或是本身的出身是武場─靠商場上衝殺起家,這種舞文弄墨本就非所長之外,很重要的原因也在於台灣投資人根本也不重視這一塊,和關係人講半天誠信和前景還不如直接暗示你我們產品即將被用於挖礦來得有用。

 

既然如此,那為何我又會掛名推薦呢? 因為本書帶給我一個完全不同的想法。之前因為寫書我經常會看公司的年報,但基於認為反正只是官樣文章,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一家公司的致股東公開書。不過就因為本書的啟發,所以我就隨機找了三家公司隨手看了一下(別忘了台灣上市櫃公司有近 1600家喔!)

 

結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有一家的內容還真是乖乖隆地動.

從這家公司網站上可以查到從民國102105年共4年的年報. 四年的致股東公開書第一段和最後一段幾乎是一樣的,第二段的公司過去一年經營成果當然是每一年不一樣,但第三段的前景展望又是每一年差不多。簡單地說,四年的致股東報告書四個部份(前言、去年展現、未來展望和結語)有三個部份每年都是一樣的,而神奇的是居然從來沒有人覺得這件事有多不合理? 這就和我的書裡講得一樣,果然是在大同世界才有可能發生的事”. 如果以此去回顧這家公司過去的經營績效,你會發現~~原來是XX,果然不意外。


也基於此,我寫下了我對本書的”推薦語”


"你能從董事長致股東報告書中看出一家公司的潛力(或問題)嗎?" 這是本書作者開宗明義的提問。

這個題目看似無厘頭但卻值得深思!

坦白說,這本書能不能對你的投資能力有所精進我不確定。畢竟很多美國書裡講的”投資者”並非指散戶,而是專業投資者,散戶和專業投資者不同之處是散戶看情況不對隨時可以落跑,但專業投資者部位大,多傾向中長期持有,自然要重視經營者誠信。不過不管你是散戶或是大戶,或許有件事是你可以好好想想的,

“如果一家公司董事長連向股東陳述經營理念的能力都沒有,或是連一年才交一次的作業都不肯好好寫,這家公司憑什麼得到你的信賴?”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