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為什麼台股應該以一股為交易單位?



為什麼台股應該以一股為交易單位?
 

如果你是固定看這個blog的人應該就知道,我從去年底就開始談台股交易單位應該以為單位,而不是現行的千股()。理由很簡單,當初會以千股為單位有其歷史成因,如實體股票驗證成本、交割成本和相關的人事處理成本..等。但當今天的股票早已無實體化、股票行之有年的強迫集保以及電子化下單下,其實所謂的股票對很多人來說,就像每個月入帳薪水一樣,只是一個數字。你交易1000股和交易1股其實作業成本幾乎是一樣的,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不開始直接以一股為單位?
 

這個問題在前行政院長陳冲昨天登載於聯合報的文章(統需要一面穿衣)後,今天很意外由立委提出質詢,並得到金管會主委承諾在3~6個月提出方案(百股交易是否上路?金管會半年內拍板)。只是讓我感到遺憾的是,搞了半天金管會提的腹案是 1. 全部改為100股為交易單位 2. 一定價位以上的高價股改為100股為單位, 其他維持1000 3. 維持1000股為單位,但高價股同意可以下0.1.

 

這種想法不只是愚蠢     簡直就是愚蠢!”

你現在改成100股為交易單位,他媽的過幾年你是不是還要再搞一次改成10股為單位?


 
先談一下官方說法為什麼不直接改成一股的理由:

1.  怕下錯單, 例如單位不以千股的恆中國就常發生錯單

: 第一、你1500多家上市櫃都是用千股為單位,只有2~3家不是千股,人家當然會下錯單. 反過來說,如果多數甚至全部都是以一股為單位,不是反而不會下錯單?

第二、他媽的,你要下單前 連下單的最少單位是什麼都搞不清楚的人,你根本就不應該買股票好嗎? 金管會為了害怕這種鳥人出錯,結果犧牲多數人的權益這豈不是本末倒置?
 

2.  目前已有盤後買賣零股和定期定額買股的機制了

: 針對盤後零股買賣,煩請金管會大人自行看一下當初推定期定額買股時的官方說法: 因為盤後交易量低,投資人不容易買到想要的股票和理想的價位,因此要推定期定額。我想這已經告訴你為何盤後買賣零股不可行的原因。

至於定期定額買股,這個原意是不錯,問題是為什麼台灣投資人要受限這些投信或券商的限定,我一定要每個月510日扣5000元固定買我指定的台積電或xx公司呢? 為什麼我不能隨我的高興和分析,我看好xx公司或是認定是買()點時就隨時買()10股呢 ? 為什麼金管會就是要把簡單的事搞得複雜化不可? 還是金管會就非得要人民繞一圈弄點錢給這些不長進的券商和投信賺才可以?


3.  券商必須修改電腦系統

: 這是三小理由? 難道改為100股交易或是0.1股交易就不用改系統嗎? 他媽的,連妓女都知道隆乳可以帶來更多生意,為什麼券商可以拿這個做為不願意修改系統的理由? 還是金管會根本就被這些金控老闆吃定了呢?

 
4. 再補上一個金管會沒想到的,"股東數大增會增加公司股務成本"

   答: 你們應該知道有一種東西叫科技吧。如果銀行和水電、電信公司都懂得寄電
   子對帳單給客戶,減少紙張及作業成本,為什麼台灣上市櫃公司不懂這個道理? 反過來說,這正是金管會要輔導上市櫃公司推行股東會通知書電子化的機會不是嗎? 怎麼會是拿這個爛理由反而來當作反對改革的藉口? 同樣的道理,股東會紀念品不也是一樣?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認為改為單股交易對台灣資本市場是好事?
 

坦白說,我沒什麼台灣股票,什麼交易量高或是低還是券商賺不賺錢根本不關我的屁事。但我認為單股交易可以提升台灣的公司治理。
 

為什麼我會這麼想? 因為以單股為交易單位必然會有二種情況:當沖或短期交易的人會變多,而且大家買股的範圍會愈來愈大(以前金額只能買幾檔股票,但未來同樣金額可以買更多股票),這對券商可能是好事,對投資人而言見仁見智,不過反正台灣金管會一直以來就是鼓勵大家投機,這沒什麼好說的,相反的,相較於現行很多高手一昧強調自己的獲利數字,或許未來大家也會看到更多強調投資組合(在一定金額下達到風險波動低但利益最大的組合)的業餘好手出現,這其實對台灣人的投資觀念重建是有很大幫助的。
 

另一種情況就是會讓更多人參與存股”.......也就是固定買進好股票賺取長期收益和股息(這個情況和上面講的定期定額不一樣是,而是把買股的時間和標的、甚至是金額,全部還給投資人自己作主)。你不妨想看看,如果你每個月固定買500010,000元在股票上,而且打算買10年,你會買什麼股票? 我猜多數人不會去樂陞甚至是一家當紅炸子雞,你會買長期穩定而且你認為10年甚至30年後還在公司,這是什麼公司? 中華電信、中鋼或是一些官股銀行,如果你夠聰明,你甚至連大立光都不會買。這類的公司除了產業的特性外,某種程度也反映了這家公司制度值得讓投資人信賴,幹~這就是公司治理啊!。高比例的存股機制會帶動投資人用腳投票,買進好而穩定的公司,相對揚棄吹噓不實的公司,形成整個台灣資本市場正向的力量。

 
再深入一點,如果你定期買了一家公司8年的股票,你會不會對這家公司產生感情? 你會不會害怕這家公司萬一出事了,你8年以來的投資全部煙灰散滅? 至少我是會的,所以你會不會很關心這家公司的前景和內部情況? 會的。如果這家公司經營亂搞你會不會很生氣或很擔心? 會的。如果你有能力阻止公司亂搞你會不會表示你的意見? 會的。幹~這就是公司治理裡講的股東行動主義啊! 金管會推了半天的公司治理,什麼小股東不要讓自己權益睡著了,結果也沒人信道。這些大人可能根本沒想過,讓牛喝水最好的辦法不是把牛頭壓到水裡,而是讓牛口渴自己想喝水吧!
 

算了~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一口氣寫完一篇文章了。談點開心的,大家看到了這件事的源由是立委引用陳冲文章質詢金管會,讓金管會承諾改變。其實這個概念是我向陳杯杯提出的,而最早引發我思考這個想法的,是本板的讀者來信(從近期事件看台灣的顢頇)。本版留言的讀者或許沒想過自己的好奇,有一天居然可能改變台灣的政策吧!
 

 

2017年3月19日 星期日

再談司法改革─判決速度


再談司法改革判決速度

這篇文章是源自我之前在ptt-stock PO文,關於以下這則新聞的再延伸。


不知道在你看完這則新聞後的感想是什麼? 鬼島不意外、官商勾結、有錢判生無錢判死? 我猜這也是寫這篇文章的記者想告訴你或引導你的想法,這從這篇報導下面的留言就不難猜想。如果你的想法也差不多,認為二審法官同意讓鄧以3.5億元交保,一定就是有一些暗盤交易或被關說,或許你應該先知道以下的一些數字:

 ( 本案最高法院已接受檢察官的抗告,撤銷鄧3.5億元的交保裁定)

首先,鄧案目前還在二審,換句話他還沒被判刑確立,目前他的情況是法院為了防止他逃亡或串供所進行的羈押。基於人權或是要求司法速審,台灣現行法律要求檢察官或法官都不可以無限制的羈押一個人。這項法律主要是<<刑事妥速審判法>>,其中第五條把羈押以十年刑責作區分,十年以上的重罪,一審和二審各可以延押6, 三審1, 每次不能超過2個月. 換言之在二審判決前,一個重犯一共可以被羈押4(檢察官)+(6+6)x2(一、二審延押)=28個月.

鄧被押了多久我不知道,根據這則報導說被押了快2年,我就算他被押了2(24個月). 換言之,再過4個月後只要二審還沒判決,他一定要被放出來。你不妨想想如果你是二審法官你會怎麼做?

1.      再和鄧撐4個月到第28個月,然後提一個鄧文聰可以接受的保釋金額放他出來? (因為反正也不能再押他)

2.      利用還有4個月時間的談判籌碼,提一個高額的保釋金逼鄧文聰接受,至少自己手上還有一些保證?

以上二者哪一個才是最好的策略? 我不知道。但由上看來二審法官絕對不是個笨蛋,或是大家想像的收受賄賂或是有錢判生無錢判死。

 
這個案子真正該被討論是另一個數字─台灣商業犯罪的結案速度。你知道台灣這種掏空型財經犯罪從起訴起算到三審定讞平均結案的時間是多久嗎? 我聽過一位地檢署主任檢察官說過,台灣這類型犯罪平均結案時間是10年。當你看到10年這個數字很驚訝時,別忘了這是平均”10年,換言之,可能一個案子是5年結案也可能一個案子是15年才結案。像我書中提到的萬泰銀行掏空案,這個案子犯行在1996~2003年,在2008年被起訴,2014年一審判決,2016年二審判決,到現在都還沒三審定讞。以最早的犯行來算,到今天都超過20年了,如果以起訴來算,已經快10年了,而許勝發已經90多歲了。當法官汲汲於追求真相時,是否我們的司法正義反而變成特定人的工具,甚至是在鼓勵犯罪呢?
 

為什麼會這樣? 這問題全不然出在法官身上,而是我們制度可能有點問題:

首先這類的經濟犯罪本來就牽涉到複雜的人和事,開庭之前的相關預備工作就會花掉很多的時間不說,由於台灣的法庭基本是一案1~2週開一次庭,再加上法官手頭案子很多,每一庭的時間有限,這就給了被告的律師很好的操弄的機會。例如這次開庭律師可能要求傳1~5號證人,下一庭6~10….等傳完70個證人,可能大半年都過去了。接下來你知道人證愈多,中間供詞會產生的矛盾也愈多,於是律師又說你看3號和15號證人、9號和28號及45號證人………以上這些人的供詞很明顯不合,要求把這些人再重傳一次, 等這些人全部傳完又是一段時間過去; 接下來不意外的,時間愈久,當事人的記憶就會愈不確定,因此律師就可以名正言順地要求法官某些不利的證詞因為前後矛盾或是當時人不能確定,因此不能採證,自然也造就了很多案件被起訴時搞得轟轟烈烈,但審判過程不但曠日費時,而且判決結果往往也出人意料
 

造成以上的結果,除了一開始提的財經犯罪往往牽涉到眾多且複雜的人與事外、被告律師技術型地玩弄小手段外,另一個重要的原因之一是我們現行法院針對財經犯罪並不是專審,而是和一般刑事案件一樣由法官分案處理,而審判的方式也和一般刑事案件一樣,約1~2個禮拜開一次庭。這也是前面所提的,被告律師可以透過一次次不停傳喚證人的方式來拖延時間(反正,律師背後的大老闆有的是錢)
 

是不是有可能,針對一定金額以上的商業犯罪建立財經專庭,由專門的法官固定來審理相關案件? 是否台灣能仿效美國建立證人集中傳喚和集中審理制來節省時間? 進而達到有效率地的處罰”?
 

大家應該可以理解,法律的意義之一在於懲惡,而懲惡最重要的精神在威嚇,最有效的威嚇不見得在重罰,而在即時。如果今天犯了一個大罪,結果是你要十年以後才會判刑確立,你認為這個有任何威嚇甚至是處罰的意義嗎? 台灣司法判決的時效性,這或許才是原來新聞作者或大家真的該關注的。  

對了, 工商服務一下, 下週一(3/20)博客來 公司的品格2打66折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訂購
http://www.books.com.tw/activity/gold66_day/?loc=menu_th_0_001

 

2017年3月8日 星期三

關於台灣財經現況的十個為什麼



1.      為什麼上市櫃公司股票交易要以千股()為單位,而不是個股?
 

2.      為什麼公司法要限制公司每年發放股利次數?


3.      為什麼上市櫃公司召開股東會,融券放空者必須強制回補?


4.      銀行都可以讓客戶選電子對帳單了,為什麼公司股東會相關資訊還必須寄實體郵件?


5.      為什麼個人所得稅只能從5/1開始申報不能提前申報?


6.      為什麼不能開放個人授權其他人查詢自己的信用資料?


7.      為什麼一家上市公司中權力最大的人不見得是董事長,而是總裁或是會長?


8.      為什麼勞動基金要在台股9600點時釋出770億元的委外代操?


9.      為什麼不動產交易實價登錄只能查到地段區域不能查到每一戶?


10.  關廠工人拿不到薪水和退休金明明是勞動部失職,為什麼政府和立委可以強迫公營行庫拿抵押資產拍賣金額出來付給關廠工人? 既然如此,成天講公司治理的投保中心為什麼不代表公營行庫股東出來告政府以大股東身份欺凌小股東?

 

為什麼有這麼多為什麼? 看看為什麼台灣主導政策和批評政策的絕大多數都是60歲以上的人?”,這或許就告訴了你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