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日 星期一

GDP關我什麼事?


GDP關我什麼事?

 

最近因為接連二季(2Q3Q)台灣GDP增長率下滑, 而且是超出預期幅度的下滑, 讓不少人感覺似乎景氣的寒冬即將到來. 當然不意外的, 利委和大老闆們逼著政府釋出更多的刺激政策和減稅貶值這種老掉牙手法, 在野黨則是忙著批評馬政府過度傾中和執政不力。只是當你隨著這些論點左批右判 隨風搖擺時, 不知道你有沒有想過, 到底GDP關我什麼事?

 

GDP是一個國家一段時間內經濟產值的總和啊, 所以GDP下降表示國家經濟不好, 當然對我會有影響. 是嗎? 那我反過來問你另一個問題, 在今年初或是去年, 台灣GDP每季都以3~4%增長時,甚至馬政府任內有一季出現10%的超高增長時, 你真的有覺得你的生活變好了嗎? (別忘了, 去年油價一公升都在30元以上哦!)。我是沒有啦. 坦白說, 除了感覺對未來好像比較悲觀外, 我倒覺得現在的生活和物價還比較好一點。當然, 這是個人感覺, 也許對郭台銘又是不同的感受,誰叫他是高瞻遠矚的領袖,而我只是個鼠目寸光的小百姓呢?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況? 這其實就是個最基本的經濟學問題。

 

最原始的經濟學一直在討論二個基本的問題: 一個是要怎麼把餅作大, 另一個是怎麼把餅平均分配。從政治來看, 前者衍生出來的叫資本主義, 後者叫社會主義, 而極端的社會主義就是我們自小被教育為萬惡的共產主義。眾所皆知,有一段時間各自代表資本主義的美國和共產主義的蘇俄是分庭抗禮的,但最終隨著柏林圍牆倒下,蘇聯解體, 資本主義戰勝了共產主義,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會有這樣的結果並不意外。因為大家發現到只要把餅作大, 透過社會福利的分配即便是窮人也能多吃一口。相反的, 一昧追求公平,在沒有誘因下, 餅愈來愈小, 大家分的愈來愈少, 反而是有特權的人可以多吃二口,原本的不公平反而有點公平, 而原本強調公平的共產主義反而是最大的不公平。於是慢慢的, 在西方國家政治上演化成為代表資本主義的右派(如美國共和黨)和偏重社會福利的左派(如民主黨). 透過政治上的運作和牽制, 讓政府和人民能在極端的左右政策中取得平衡。

 

然而, QE(量化寛鬆)的出現打破了這個均衡.  QE最早出線的目的在扼阻急速下滑的資產價格,避免信心崩盤出現多殺多的局面。然而由於各國政府的不願放手, QE早就從急救葯變成了保健葯,過長的QE和超低利率環境的確拉抬了資產的價格,甚至今天很多資產的價格都比2007年金融風暴前還高了, 各國政府還是不肯放手。但是在此同時, 在看似華麗的數據下, 大家卻發現消費卻萎縮了。這是因為要因應高漲的房租、油價..等排擠掉了中低階層的消費,這時大家才發現QE之後, 餅愈作愈大, 但是窮人卻沒有因此而多吃一口, 反而是少吃了一口,所以一些原本內部就貧富懸殊的國家開始出現了動亂。簡單地說, 下一個經濟學重心又從增長重回到了分配。這也是大家可以發現近期這類探討分配的經濟學者逐步開始佔上風的原因。

 

這樣的情況自然也會出現在台灣身上,其實看看馬英九執政的8, 除了少數幾季受因國際大環境GDP下滑外, 基本上還算維持台灣一定水準, 整體而言GDP是成長的. 但是民眾的感受卻遠不及此, 多數人的感覺並沒有隨著GDP成長而覺得自己財富增加反而覺得自己變窮了. 這是成長不均衡的結果,特定產業獲利變得更富有, 但許多人則是因為價格的上漲反而被剝削。自然也種下了執政黨大敗或是失去政權的結果,但是真正好笑的是,執政的國民黨並未看出問題所在,反而把問題歸因於減稅減得不夠,經濟提升不夠力, 只要經濟成長, 民眾自然會重回懷抱,所以近期大家又會看到利委提了一堆減稅法案。

 

如果台灣的政治人物不能理解增長分配二項議題的不同, 還把思維停留在只要把餅做大, 所有民眾都能多少多吃一口的心態. 自然不難理解這些人為何會被淘汰。

 

 

6 則留言:

  1. 供給過剩的世界,再怎麼努力也沒用...
    以前開工廠可以要養500個員工...
    現在,只需要10個...這10個員工賺到的利潤可能比500個員工還多...
    所以說貧富懸殊只是必然的趨勢
    雖然這500個員工一直抱怨經濟不好,自己越過越窮,
    不過趨勢這種東西,抱怨也沒用...

    回覆刪除
  2. 這幾年政府唯一也最應該做的事情是
    簡化政府組織跟裁員...
    其次則是資訊開放跟透明...
    政府唯二可以對社會有貢獻的作為...
    結果...依舊原地踏步
    反而去做了一堆不該做的事情...
    例如:拚經濟!管制水電油房價...

    回覆刪除
  3. 版主說得很對
    但我覺得台灣的問題可能不只這樣
    台灣的GDP增長率似乎很有問題,因為房地產灌水太嚴重
    扣掉房地產灌水的部分,GDP增長率可能已經是負的很久了

    新房子交易市值初估約1兆
    台灣GDP約16兆,故房地產約佔GDP的6.5%
    房地產在GDP的算法是:
    新房子交易市值-原料成本,中古屋交易不算

    新房子原物料成本佔得非常少
    我估原物料成本大概頂多只佔4成
    台北可能1成吧
    不過全台灣都要算,所以算4成
    所以說,GDP約有4%是房地產膨風出來的

    房地產膨風在阿扁時期就沒那麼嚴重
    因為那時候房價低,新屋價格會較接近原料成本
    在馬英九時期就很嚴重,而且越來越嚴重
    因為新屋價格越高,離原料成本就越遠

    扣掉這4%,其實自2008年後
    台灣的GDP增長率,可能都是負的了
    (2010年例外,那年是前面基期太低)

    而且還沒加計連帶膨風出來的
    銀行、房仲、營建等相關產業
    以及數據、公式亂改等因素
    加進去會負更多

    如果這樣的推論沒錯
    那台灣GDP增長率已經是負的那麼久
    全世界大概只有希臘比我們更慘
    餅本來就已經越來越小,加上版主說的分配問題
    雙重打擊下,會好就見鬼了

    以上是我自己的看法啦
    如有說錯還請各位先進指正、包涵

    回覆刪除
    回覆
    1. Hi 楊小花:

      你說的對, 單看成長率而不去了解其組成結構是否健康, 這是GDP一直為人批評之處. 因此也有人說應該把環境污染等負面因素列入考量, 或是把幸福指數納入...等.
      不管如何, 沈迷於GDP成長而輕忽分配問題, 這是KMT失敗的最重要的關鍵, 不過似乎K黨的人還搞不清楚

      刪除
  4. Rus兄,擔心的是D黨的也沒人搞得懂阿...:p

    回覆刪除
    回覆
    1. Hi 老時人:

      從日月光和矽品的案子你就知道, 很多事件台灣媒體成天都在講, 可是一開始就是錯的, 後面就一直錯下去. 這是台灣的大問題, 很少人能釐清問題的真正核心, 再針對問題提出建議. 更多的是口水和為特定目的的論點.
      對於DPP , 我只能說希望他們能了解自己是怎麼拿到政權的. 並不是因為他們好, 而是對手太爛. 如果台灣人民永遠只能比爛, 那真的不是台灣之福.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