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2日 星期一

東吳"陳冲講座 " 視頻


以下是我 6/19 參加東吳企管系"陳冲講座"的影片
回頭重看 覺得自己太久沒講 所以表現有點緊張 講的太快了!

一、開頭與引言人:



二、羅瑩雪


三、邱太三


四、李華驎


五、綜合座談










2019年7月11日 星期四

淺談德式公司制度


淺談德式公司制度



公司治理制度三部曲終於來到最後一部,大多數台灣人很熟悉又不熟悉的國家─德國。



為什麼要講德國而不是法國呢? 當然不是因為我找不到法國公司治理資料(其實就是),而是首先,台灣整個法律體系架構,包括公司法,用的就是源自德國的大陸法系(不要看到大陸就起乩,這裡的大陸指的是歐洲大陸),不過更重要的是,就如同當年國民黨智庫要幫李登輝解套,搞出了一個迄今沒人懂的─法國雙首長制一樣,因為德式公司制度裡有一個東西叫勞工董事,所以一些倡導勞工權益的立委或是像最近的長勞航空罷工訴求裡,你就會看到有人強烈要求台灣應該要強制設立勞工董事…….這又是再一次我大台灣民主國專業人士喜歡頭痛醫頭 腳痛醫腳,到處亂抄……哦,我是說引進各國制度菁華融匯於一體的範例。



先介紹一下德國公司制度.

還記得上一篇說的,一個制度的設計通常都會考量執行監督二種力量的均衡嗎? 如果你看過公司的品格1,你就會知道公司的監督力量又分為內部監督和外部監督。像美國的例子就是外部的監督力量非常強,所以公司內部監督主要是強調公開透明就好。而德國的公司剛好相反,因為德國文化中,外部監督力量不強,再加上德國和日本一樣有一個台灣和美國大不相同的文化─ 那就是銀行對公司主導力量很強,銀行不但是公司重要債權人,德國和日本允許銀行持有公司重要股份,所以德日很多大公司的大股東就是銀行,(台灣除了公股是不允許銀行成為一家上市櫃公司大股東的) ,所以反而很強調內部監督。德國公司架構長這個樣子(如下圖,當然這三篇講的都是指大公司)




很明顯地這和你習慣的架構很不同,簡單地說,德國是由股東選出監事成立監事會,再由監事會選任( 罷免)董事。換句話說,負責監督的監事會權要大於負責執行的董事會。監事不能擔任董事,但一般資深的董事()退休下來就會進入到監事會。



此外,相較於美國和日本,德國是個相對偏社會主義的國家。所以德國的法律有規定,只要一定規模以上的企業,在監事會裡要有一定比例是勞工代表,甚至2000人以上公司,勞工代表要佔一半席次。這也是社會主義當中認為公司是勞資(股東)共有的觀念。(當然,這也是當年明碁併德國西門子手機部門失敗,拿出來講的理由之一)



那為什麼台灣不能學德國呢? 如果公司裡面固定有1~2席勞工董事不就可以幫勞工權益發聲,提高台灣勞工權益?



醒醒吧~肥宅。你摸摸自己肥到凸出的肚臍想想,這有可能嗎?

首先,董事會的決議是多數決,7~9席董事裡有1~2席勞工代表是不會影響決議的。這些勞工董事頂多只是能把董事討論事項告訴勞工,但問題是一般董事多半都負有保密之責,所以也不能把董事會裡討論的事任意洩漏出去。



從實務上來看,台灣目前有設勞工董事的都是國營企業,我建議大家可以去google某一期的今周刊。簡單地說,就和之前華航罷工差不多意思,這些勞工董事吃定了國營企業董事長不敢對他們怎麼樣,而且國企董事長可能換了3輪他都還在董事會,很多人事關說、工程都是這些人在搞,基本上就和台灣地方的民代沒什麼二樣。這真的是你預期的勞工董事嗎?



其次,就是我一直講的,制度的形成是有背後長期文化的累積。

在德國,乃至西歐國家的文化中勞資共治的觀念再就深植人心,經過多年的抗衡,勞資也發展出一套彼此都能調適而讓公司前進的模式,所以這樣的模式問題比較不大。但在台灣,除了文化不同,主張勞工董事的人多半本身帶有著強烈的個人意見,徒然引進勞工董事不但徒勞無功,反而只是增加公司困擾。



我這麼說並不是認為勞工權益不重要。事實上台灣四大退休金中就有勞保和勞退二大基金與勞工息息相關。與其用修法方式,強迫公司像獨董一樣搞一個徒有其形而無其實的勞工董事,勞退和勞保為何不訂定清楚投資準則,要求所投資公司必須遵守這些準則或是在選舉董事支持符合規則的董事候選人?



(p.s 1 目前只有勞退訂有投資準則不可以投資有勞資爭議的公司,但過去幾場勞資爭議中可以發現,準則終究只是準則,所投資公司發生爭議也沒看到該基金賣出持股)

(p.s 2 目前政府基金在股東會投票的態度是 除非有官股候選人或是和政府相關議題,否則一律不參加也不投票)



結論還是一樣,不是每道菜都像撒尿牛丸,你把各自是名菜的撒尿蝦和爆漿牛丸打一起就會出現第三道名菜。更多時候你把不相干的食材混在一起煮只會創造而已。台灣就是有著太多這些自以為是的專家!

2019年7月8日 星期一

談美式公司治理


談美式公司治理



上一篇談日式,這篇來談當今的主流─美式的公司治理,也就是你看到當下金管會或證交所在推的這一套顯學─什麼獨立董事,薪酬委員會、審計委員會等的這些,只是政府沒有告訴你,其實這一套都是從美國照抄過來的。



開始之前,先講一點理論,在任何一個制度的設計中,通常都會同時考量執行面和監督面,也就是一定的權力也要有適度的制衡。例如在台灣,行政院代表的是執行力,立法院和監察院就是監督面….而考試院則代表著 老人院.



公司也不例外,所以原本台灣學日本的制度裡就有一個叫監察人,就是負責監督執行面(董事會和經營團隊)有沒有違法的。所以傳統台灣公司的架構是長這樣的(如下圖) 股東大會下是董事會,然後有個和董事會平行的監察人。




然而,在美國公司的架構並不是長這樣的,而是如下圖,在股東會下有董事會,董事會下再由董事分別成立如薪酬、審計等各功能委員會,部份委員會限定要有外部董事擔任主席或全數由外部董事擔任。





在這裡先澄清一個觀念,美國公司法裡並沒有特別定義什麼叫獨立董事”. 美國只有分內部董事(或是 執行業務董事” (例如CEO 也當董事) 外部董事

只是後來又有人把外部董事再細分為關聯董事非關聯董事”. 所謂關聯董事就像是你(老爸)是公司大股東,所以你只是爽爽地當董事但沒在公司裡任職,或是你雖然沒有參與公司經營,但你和公司有業務往來,這種都叫外部董事/闗聯董事。相對的,如果你什麼都沒有,就是獨立董事。



不過,一樣的,美國法令一般只要求到外部董事,除非是特定股東要求,否則不太管你是不是三小獨立董事的。



看到這個架構,你可能想到一個問題? 那美國公司由誰來監督董事會呢?

這其實就是我一直講的每─個國家文化不同,一個制度的產生必然源於該國長期以來的商業文化。



美國和日本或是我下一個要講的德國最大的不同,就是美國是個資本主義興盛的國家,和台灣日本這種大家把錢繳給政府養老金(就是什麼勞退、勞保、公保..這種的)不一樣,掌控美國退休金的大都是私人公司,就是那些你熟悉的FidelityBlackRockVanguard…..,另外一種就是半官方但獨立的如Calpers 加州公務人員退休基金、紐約教師退休基金...



這種投資公司和台灣這種四大基金不太一樣的是,他們本來就有專業的團隊在研究上市櫃公司,所以公司有沒有在搞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他們盯得很緊,對於公司的重大決策,也多半有一定能力判斷(例如公司要投資10億美金蓋一個廠,到底是該投Yes or No, 一般小股東哪有能力判斷?)



但即使如此,這些基金公司後來都在Enron案裡吃了大虧。事後這些基金公司檢討後發現,基金公司對持股公司的分析都是基於一個前提,那就是公司所提供的數字和資訊都是真的。



如果公司提供的資訊根本就是假的,那你分析個半天當然是錯的。照道理說,公司財報的真假有簽證會計師會把關,可是偏偏在Enron這個案子裡,當時世界第一大的會計師事務所─Arthur Anderson 居然配合公司作假(所以Enron案也連帶讓Arthur Anderson 破產).



這整件事讓基金公司有了很大的醒思─他們持股再多但畢竟還是外人,根本搞不清楚公司裡面的人怎麼亂搞。於是原本就有的獨董功能就被強化了. 請注意一點,獨董不是Enron案後才有的,而是Enron案後才被強化的。

被強化的部份包括:

1.      基金公司會開始去支持自己的人進去當董事. 例如這位Russell 是前台化的財務長退休,那我就支持去當遠東新的董事. 而這位Russell自己也清楚我之所以能當遠東新董事,並不是因為徐旭東喜歡我而是因為外資支持我,所以當然在董事會裡我就會以外資身份講話大聲。

2.      給予這些外部董事(獨董)更高的權力,例如像審計委員會中就會把簽證會計師(事務所)的選擇、財會人員的升遷任用交給審計委員會. 這麼一來,財報的可信度自然就會提高

3.      提高公司透明度與公信力:



最後,如果你認真的去了解美式的獨董制度,你就會發現台灣所推的獨董完全搞錯了方向。台灣在推美式的公司治理制度把重點都放在獨立董事的獨立性和專業性,以及延伸出來的那些董事提名、審計委員會等五花八門的虛招,但真正忽略的,是這個董事(不用管他到底獨立不獨立)到底是怎麼選出來的? 他代表的是誰的利益?



如果今天這個董事是由外部人支持才選上的,自然他所做的一切就會是為外部人把關,反之像台灣這樣,獨董一樣是由大老闆找來的,不管他的獨立性多好還是專業性多高,除非船要沈了必須快點跳船,否則這個人當然會以提名他的人的利益為主要考量。



這就是為什麼台灣當局成天亂抄人家的制度,最後把自己搞得四不像的主因。






2019年7月2日 星期二

淺談日本公司治理


淺談日本公司治理


在前述的研討會─東吳企管系陳冲講座中,我曾提到台灣的公司制度是所謂三民主義式的制度─同時有日本的監察人制度、美國的獨董制度 以及三不五時還有立委提案要效法德國的勞工董事(這個制度也是這次長榮航空工會提出的訴求之一,目前部份國營企業如中油、台電已有勞工董事了)




無獨有偶,在研討會的Q&A中有位東吳老師也提了個問題─ 為什麼日本的公司治理在亞洲的排名這麼後面,還輸給馬來西亞和泰國? (如下圖)






所以這一篇我就來淺談一下日本的公司治理制度,也希望目前從政府到民間一面倒的傾向美式公司治理的浪潮下,能給大家不同的醒思!




先回答一下為什麼日本公司治理排名沒有你想像的前面?

基本上,這位老師會認為日本公司治理排名一定很前面,是基於一個假設: 日本企業的競爭力很強,所以日本公司治理也一定很好。

不過很遺憾的,公司競爭力強和公司治理強 是兩回事。

舉個例子來說,台灣有家公司叫大立光,我相信沒有人會懷疑它的競爭力. 不過你可能很意外這家公司在台灣的公司治理排名都是在後段班. 為什麼會這樣?




理由很簡單,所有這種的評比內容或許不同但形式都差不多,就是主辦單位會有一個標準表,你有設審計委員會,那我就給你5分,有電子投票就再多3分。簡單地說,你只要照這個標準去做,然後不要出什麼莫名其妙的大包,那你的分數就會高。像大立光這種,老闆覺得賺錢擴廠都來不及了,我才不想花時間去搞這種鳥事的,分數自然就低。



而這件事對日本來說又有另一種特殊的情況,那就是目前所謂的國際公司治理評比用的是主要是美國標準,也就是你的制度愈接近英美的標準你的分數就容易愈高,而你或許知道日本企業有一套他們自己的規則。所以你用美國標準去評日本,分數當然會很低。相對的,像澳洲、新加坡、香港這種本來就走英美制的分數一定很高。同樣的道理,為什麼台灣的分數會在中間? 因為我們比日本接近美國、比香港接近日本嘛!



反過來說,難道日本公司治理真的沒問題嗎? 當然不是,過去幾年日本不少大業出了不少大包,像ToshibaOlympusSharp…等,這些大企業居然可以做假帳一做就是十幾年直到蓋不住了才被發現,這都是日本制度有問題的例子。



那日本公司制度到底有什麼問題呢?



首先,和很多台灣的年輕的男孩子(我不是說賴清德)一樣,我對日本文化的了解主要來自A….嗯,我是說哆啦A夢啦. 至於公司文化呢,則是來自於一套漫畫─課長島耕作(aka 課長搞跟做).



如果你看過這套漫畫,你大概就可以知道,在日系公司文化裡,如果你工作能力強、派系對了,再加上寫...信能力很強讓會長私生女很滿意,你就會一直升官然後當上社長(總經理),之後依次會當上取締役(董事)、常務(常董),最後是會長(董事長).



你看到這個流程了嗎? 簡單地說,和美國很不一樣,日本的董事會是由大股東以及資深經理人組成的。日本的董事和常董也和美國那種開董事會才來公司的不一樣,反而更像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每一位常務都負責督導某個部門或事業群。



這樣的架構的最大好處是,理論上每一位常董都非常悉公司的業務,所以作決策時不會是憑理論或是任由公司經營層亂虎爛矇騙董事,決策會很到位而且有效率。



但是,這樣制度也不是沒有問題,這個制度最大問題就是容易流為派系分贓(這不管是漫畫或日本政治都有強烈的描寫),也就是除非派系內鬨,否則在缺乏外部的監督力量下,很容易形成集體舞弊。這也是為什麼日本近年來開始轉向要引進美國獨立董事的原因。




至於美國為什麼會有獨立董事制度或是德國為什麼會有勞工董事制度,未來有機會再講。這篇文章想說的是,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制度差不多,沒有什麼一定好或一定壞,或者說一定同時存在著好和壞的一面。同樣的,一個國家制度的形成,也一定和這個國家長期以來的商業文化習習相關。如果你的國家原本的文化和這個國家的文化根本風馬牛不相及,那麼突然引進該國制度,一定會扞格不入。




以台灣來說,絕大多數的上市櫃公司,放到國際上都還屬於中小企業,這類型的公司主要都還是在衝刺成長,也因此決策的到位和效率要更重於防弊。平心而論,日本式的制度還比較接近台灣現況,但我們主管機關為了和國際接軌或是國際評比,卻強推美式制度,然後要推又推一半,結果就是你看到的情況,不是美日德各種制度同時存在讓人無所適從,不然就是美式獨董制度在台灣徒有其形而無其實。



台灣公司治理單位到底要追求的是表面上的評比,還是實質上對台灣企業的幫助? 這或許是大家該想想的?



Sorry, 我應該這樣寫的,晚上很累想泡澡,浴缸很大、水也要很多,這時候塞子就很重要,我們到底要做塞子還是棋子,這是2300萬人要好好思考的。




2019年6月9日 星期日

歡迎參加研討會


歡迎參加研討會




參加過很多次研討會,站在台上發表意見還是第一次.

時間: 6/19 ()上午9:30~11:30

地點: 東吳大學城中校區(就是小南門附近那一個) 5211會議室

討論主題: 別人要講什麼我不是我不知道,但我會講的是財團法人或新興的公益信託成為公司控股中心對公司治理的影響.



這個活動是自由參加的 不必報名.. 除非你想要主辦單位給你弄個名牌坐在前面!
(更正一下 聽說是會滿 所以要嘛報名不然就早點到)



p.s 這是別人的場子,不要拿書給我簽還是提問什麼時候要出公司的品格3這類的問題.



Anyway, 歡迎參加我的首場主講研討會

喔~對了 據說非凡電視台會播出









2019年5月15日 星期三

我的金融異聞錄



我的金融異聞錄

 

友人分享了一篇文章【流金歲月】改變合庫體質 強化資本適足率的點滴。談的是當年他如何化不可能為可能,讓合作金庫上市並完成增資的故事。這個故事其實我已經聽本人講過了,我相信應該也是這位陳杯杯覺得自己生涯很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只是回顧這篇文章,我倒覺得二件事很有意思:

1.      第一是文章裡提到合庫民營化過程,是台灣極少數公營事業民營化中沒有員工抗爭的案例(或是絕無僅有?). 你不妨問問自己,如果今天有二家公營事業要民營化,其中一家,因為董事長按耐的很好,從頭到尾沒有抗爭;另一起則是員工激烈抗爭,結果後來董事長安撫得宜,讓員工抗爭順利落幕。請問你覺得哪一位董事長會得到長官的看重?

我認為是後者,原因是前者沒抗爭根本上不了新聞,所以長官也不會注意或者認為理所當然。這就是台灣奇怪之處,引發問題但又平息問題的人反而被認為比沒造成問題的人更有能力?

 

2.      這文章寫的落落長,但從頭到尾其實只是在講一件事,那就是─增資。簡單的說,這位陳杯杯知道自己要接合庫董事長了,費心研究了一番後發現,合庫不增資不行,偏偏大股東(政府)又沒錢,搞得問題變無解,所以他又搞上市又搞民營化的,目的就是為了成功增資。結果咧? 增資收足股款的第一天,也是這位陳杯杯下台的那一天。

這說明了什麼? 在台灣政府控制的企業裡,你這個人對不對,做的事對不對? 其實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的顏色對不對.

可笑的是,這種事那怕是今天都還是如此,你說對不對?

 



Anyway, 這篇文章的重點並不是要介紹該文,而是該文中提到的某金融機構喚醒了我10~20年前的塵封記憶,或許可以稱為Rus版的”20年目賭之金融怪現狀

 


先講第一個故事:

 

我的職場生涯雖然大多數在傳產業,但其實我在台北做過3年多的軟體業務,主要客戶是投信、投顧和……應該是銀行吧(因為從來沒賣出過一套)

 

當時台灣的上市公司裡有三家票券公司,分別是中興票券”(就是宋楚瑜恨的牙癢癢的興票)國際票券(就是楊瑞仁撈的爽歪歪的國票)、以及碩果僅存的中華票券(華票)。當時其中一家票券要成立投信,於是我就被指派去作簡報。

 

在那個時代,股市是12點收盤,所以一般簡報的時間大多都是約下午1:30 2:00。而當我依約抵達這個籌備投信所在母公司的大樓辦公室時,我職場生涯裡所見過最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用一句過氣的老話……….簡直讓13億人都給驚呆了!

 


你猜我看到了什麼?

那間辦公室裡大概有6~7成的人都不發一語地 抬著頭盯著天花板!

然後哩? 沒錯,我也下意識地抬頭看看天花板到底有什麼? (什麼都沒有)

 


後來接待我的人來了,我也完成了簡報,只是最終那家投信並沒有成立,所以我也沒機會去問我的窗口,會議室外面那10幾個抬著頭盯著天花板的人到底是在看什麼?

 

這個疑惑久而久之我也忘了。一直到了幾年後,有天我一個同學來找我,說他要離開x票自己出來創業了。我不禁好奇,x票是有名的爽缺,幹嘛他會這麼想不開?

 

我受不了那個死氣沈沈的地方、那是一個給一些沒有競爭力的人養老的地方

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下午2~3點去裡面看,一堆人就盯著天花板不知道在幹嘛!”

 

~對啊! 他們到底在幹嘛? “ 我封存多年的記憶居然被喚起了

啊就沒事幹啊! 他們又不會上網、又不能喝茶看報、又不知幹嘛,所以只能盯著天花板一直看到下班

 

~這也太詭異了,要是幾個人這麼做就算了,可是一個辦公室裡一半以上的人都這樣,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對啊,不要懷疑,這就是 x票的每一天

 

對啊, 不要懷疑,這就是17~18年前的台灣金融業

 

-          -  -  -  -  -  -  -

 

接下來講第二個故事:

 

還記得我前面說的,我當時公司的系統從來都賣不進銀行嗎?

當時由於小弟我的能征善戰,讓我負責的軟體系統成為當時台灣投信投顧業的第一品牌,於是開始有銀行主動找上門!

 

其中合作最順利的,很意外的是一家老牌國營銀行。當時我和該銀行某部門,不管是合作窗口還是部門主管都相談甚歡,接下來花了點時間把合作細節和規格差不多都談完了,終於到了最後一關。有一天該部門通知我,負責督導的常務董事要親自聽我的簡報,只要常董沒問題,這個案子大概也沒問題了。

 

於是那一天,我西裝畢挺地和該部門相關人員靜待在會議室,恭迎著常董的到來,對於當時大概30歲的我來說,國營銀行常董應該會是我這輩子見過層級最高的人了吧,心情自然是忐忑不安。

 

而就在這時候,銀行主管很好心地提醒了我一件事:

李先生….等一下簡報燈光關掉後,如果你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或是查覺什麼奇怪的舉動,千萬不要停下來! 你就當作沒發生就對了!”

….是什麼意思?” 還得不到更進一步回答,常董已經到了。

果然不愧是常董,看起來就是一副道貌岸然、還帶著點嚴肅的神情。

 

接下來就是灯關了、簡報開始!

在我講了10幾分鐘後,突然間座位裡傳來一個詭異的聲音

 

….………………………”

這個聲音很低沈,但忽高忽低,像是有個人在唱歌,或是有人在練氣功或唸咒語。(我確定那不是打呼聲, 你可以試著自己做看看, 就是用低音頻連續發出 "額" 的音)

 

這個聲音持續了幾分鐘,然後停了,隔了幾分鐘又開始. 就這樣,我一邊簡報一邊聽著這奇怪的聲音。

 

簡報結束,灯也亮了,彷彿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

 

恭請 X常董訓示!” 銀行部門協理開了個頭,我的心也緊張了起來

 

~聽完了簡報,我覺得該系統十分完整,也切合本行需求聽到這段話,我的心只能以當兵時面對長官巡示時的八字箴言可以形容 外表嚴肅 內心輕鬆,我暗暗握了手掌,這案子應該成了

 

但我有一個意見……” (, 不會吧!)

那就是你們公司的系統這麼好,為什麼不和Microsoft整合呢?”

 

報告常董,可能是我剛剛的說明不夠完整。我們公司是Microsoft的合作夥伴,這個系統可以自動拋轉資料到excel,亦可以直接用word產生報表。我們和Microsoft 是高度整合的,請您放心!”

 

不,我的意思是,Microsoft 為什麼不要直接把你們的功能整合到他們系統,這樣我們買他們系統就直接有你們的功能了,這不是很好!” (….這個….)

 

如今回想,當時的我實在太年輕了,其實我應該這樣回答:

常董 您說的太有道理了,我待會回公司一定把您的建議向總經理報告,請他立即搭飛機去美國會見Bill Gates,要求他把我們公司功能立即整合進Microsoft,這樣一來就能嘉惠台灣所有金融業者! 常董 要是台灣的金融業都能有您的遠見 台灣就有希望了!”

 

不過很可惜我當時的回答是:

常董 很抱歉,因為Microsoft 是一家基礎平台,他們會鼓勵開發商在他們的平台上開發各種應用,這樣才能符合各式不同客戶的需求

 

~是這樣啊….….…..!”

 

簡報結束了,一個多月後我被通知,該行用我們原預算3倍以上的價錢和另一家不相干的資訊商共同開發。

 

有沒有拿到案子並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重點是很多年後我又在報紙上看到這位常董的名字,他後來一路高升當上銀行總經理、董事長 和 金控董事長!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像,每次在銀行或金控開董事會,只要燈光一關,會議室裡就會聽到…..

….………………………”

 



啊~ 我突然想到了...….………………………” 的意思,應該是常董正用著火車加速的聲音,期勉著銀行的同仁們要不畏挑戰,勇往直前! 常董能這樣一路高升,必然是有其過人長處,想到這裡,我居然誤會了常董這麼多年,真是該涙牛滿麵啊!
 

-          -  -  -  --

寫到有點停不下來,再講一個好了!

 

差不多11年前我在桃園買了間房子,當時建商合作的是一家國有銀行,我比較了一下利率的確是該行最低,所以就在該行開戶貸款。

 

過了大概過4~5年吧,我發了一筆小財,錢也不知道要幹嘛,於是我決定把名下二間房子的貸款都還掉(真的是小財啊!).

 

以我的邏輯來想,對銀行來說,如果是要把錢放款出去自然要小心謹慎,反過來,如果是錢進銀行還錢,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反正就是把貸款餘額算好,確定錢匯進來後扣掉,然後通知客戶辦銷戶就結束了。 這個邏輯在另一家台新銀行的確是如此沒錯,簡單輕鬆。但國有銀行就不是這回事了,因為這裡出了個小差錯我找不到原開戶印鑑。

 

當時我在該行的2F,貸款已經還光了,承辦人員驗證了我的雙証件確認了我是本人,但偏偏我手上5~6顆印章都不對,於是他告訴了我他們銀行的標準作業程序:

首先,你要先去登報作廢,然後,把報紙剪下來再到這裡來辦印鑑遺失

登報作廢 不會吧!” 聽到這個流程我火氣都上來了

 

請注意,這件事可不是發生在20~30年前,而是6~7年前.

 你都已經查驗過我的雙證件確定是我本人,而且我是來銷戶不是開戶,什麼年代了,還有人在登報作廢的喔!”

 

這是我們銀行的作業程序承辦人很制式的回答

 

幹你娘的 你們銀行是我見過最爛的銀行” (我不確定當時說的確切的字眼是什麼,不過應該差不多就是這些話)

 

很快的,銀行經理來了,他提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至少是"他覺得"是兩全其美…….那就是我去樓下對面再刻一個木頭章,然後用我新的章辦理印鑑變更,變更後我再用新印鑑去辦理關戶!

 

聽到這個我差點要笑出來,算了,反正我手上已經有5~6個章,那就隨便找一個去辦變更吧.

不行! “ 我忘了是什麼理由,反正銀行經理就堅持我要重新去刻一個. 於是我花了75元去重刻一個章,接下來我就坐在櫃檯,看著承辦人員很努力拿了一堆表格在那裡填來填去,最後給了我10幾塊的結清利息,終於…..我把戶頭關了.

 
 

一直以來,不停的有人在問,為什麼台灣只能做製造業,無法像香港和新加坡一樣發展成金融重鎮? 或者至少銀行的ROA可以高一點?
 


 

如果你想知道真正的答案,麻煩把燈關掉,靜下心來讓我告訴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