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9日 星期日

歡迎參加研討會


歡迎參加研討會




參加過很多次研討會,站在台上發表意見還是第一次.

時間: 6/19 ()上午9:30~11:30

地點: 東吳大學城中校區(就是小南門附近那一個) 5211會議室

討論主題: 別人要講什麼我不是我不知道,但我會講的是財團法人或新興的公益信託成為公司控股中心對公司治理的影響.



這個活動是自由參加的 不必報名.. 除非你想要主辦單位給你弄個名牌坐在前面!
(更正一下 聽說是會滿 所以要嘛報名不然就早點到)



p.s 這是別人的場子,不要拿書給我簽還是提問什麼時候要出公司的品格3這類的問題.



Anyway, 歡迎參加我的首場主講研討會

喔~對了 據說非凡電視台會播出









2019年5月15日 星期三

我的金融異聞錄



我的金融異聞錄

 

友人分享了一篇文章【流金歲月】改變合庫體質 強化資本適足率的點滴。談的是當年他如何化不可能為可能,讓合作金庫上市並完成增資的故事。這個故事其實我已經聽本人講過了,我相信應該也是這位陳杯杯覺得自己生涯很值得驕傲的一件事。

 

只是回顧這篇文章,我倒覺得二件事很有意思:

1.      第一是文章裡提到合庫民營化過程,是台灣極少數公營事業民營化中沒有員工抗爭的案例(或是絕無僅有?). 你不妨問問自己,如果今天有二家公營事業要民營化,其中一家,因為董事長按耐的很好,從頭到尾沒有抗爭;另一起則是員工激烈抗爭,結果後來董事長安撫得宜,讓員工抗爭順利落幕。請問你覺得哪一位董事長會得到長官的看重?

我認為是後者,原因是前者沒抗爭根本上不了新聞,所以長官也不會注意或者認為理所當然。這就是台灣奇怪之處,引發問題但又平息問題的人反而被認為比沒造成問題的人更有能力?

 

2.      這文章寫的落落長,但從頭到尾其實只是在講一件事,那就是─增資。簡單的說,這位陳杯杯知道自己要接合庫董事長了,費心研究了一番後發現,合庫不增資不行,偏偏大股東(政府)又沒錢,搞得問題變無解,所以他又搞上市又搞民營化的,目的就是為了成功增資。結果咧? 增資收足股款的第一天,也是這位陳杯杯下台的那一天。

這說明了什麼? 在台灣政府控制的企業裡,你這個人對不對,做的事對不對? 其實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的顏色對不對.

可笑的是,這種事那怕是今天都還是如此,你說對不對?

 



Anyway, 這篇文章的重點並不是要介紹該文,而是該文中提到的某金融機構喚醒了我10~20年前的塵封記憶,或許可以稱為Rus版的”20年目賭之金融怪現狀

 


先講第一個故事:

 

我的職場生涯雖然大多數在傳產業,但其實我在台北做過3年多的軟體業務,主要客戶是投信、投顧和……應該是銀行吧(因為從來沒賣出過一套)

 

當時台灣的上市公司裡有三家票券公司,分別是中興票券”(就是宋楚瑜恨的牙癢癢的興票)國際票券(就是楊瑞仁撈的爽歪歪的國票)、以及碩果僅存的中華票券(華票)。當時其中一家票券要成立投信,於是我就被指派去作簡報。

 

在那個時代,股市是12點收盤,所以一般簡報的時間大多都是約下午1:30 2:00。而當我依約抵達這個籌備投信所在母公司的大樓辦公室時,我職場生涯裡所見過最詭異的一幕出現了,用一句過氣的老話……….簡直讓13億人都給驚呆了!

 


你猜我看到了什麼?

那間辦公室裡大概有6~7成的人都不發一語地 抬著頭盯著天花板!

然後哩? 沒錯,我也下意識地抬頭看看天花板到底有什麼? (什麼都沒有)

 


後來接待我的人來了,我也完成了簡報,只是最終那家投信並沒有成立,所以我也沒機會去問我的窗口,會議室外面那10幾個抬著頭盯著天花板的人到底是在看什麼?

 

這個疑惑久而久之我也忘了。一直到了幾年後,有天我一個同學來找我,說他要離開x票自己出來創業了。我不禁好奇,x票是有名的爽缺,幹嘛他會這麼想不開?

 

我受不了那個死氣沈沈的地方、那是一個給一些沒有競爭力的人養老的地方

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下午2~3點去裡面看,一堆人就盯著天花板不知道在幹嘛!”

 

~對啊! 他們到底在幹嘛? “ 我封存多年的記憶居然被喚起了

啊就沒事幹啊! 他們又不會上網、又不能喝茶看報、又不知幹嘛,所以只能盯著天花板一直看到下班

 

~這也太詭異了,要是幾個人這麼做就算了,可是一個辦公室裡一半以上的人都這樣,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對啊,不要懷疑,這就是 x票的每一天

 

對啊, 不要懷疑,這就是17~18年前的台灣金融業

 

-          -  -  -  -  -  -  -

 

接下來講第二個故事:

 

還記得我前面說的,我當時公司的系統從來都賣不進銀行嗎?

當時由於小弟我的能征善戰,讓我負責的軟體系統成為當時台灣投信投顧業的第一品牌,於是開始有銀行主動找上門!

 

其中合作最順利的,很意外的是一家老牌國營銀行。當時我和該銀行某部門,不管是合作窗口還是部門主管都相談甚歡,接下來花了點時間把合作細節和規格差不多都談完了,終於到了最後一關。有一天該部門通知我,負責督導的常務董事要親自聽我的簡報,只要常董沒問題,這個案子大概也沒問題了。

 

於是那一天,我西裝畢挺地和該部門相關人員靜待在會議室,恭迎著常董的到來,對於當時大概30歲的我來說,國營銀行常董應該會是我這輩子見過層級最高的人了吧,心情自然是忐忑不安。

 

而就在這時候,銀行主管很好心地提醒了我一件事:

李先生….等一下簡報燈光關掉後,如果你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或是查覺什麼奇怪的舉動,千萬不要停下來! 你就當作沒發生就對了!”

….是什麼意思?” 還得不到更進一步回答,常董已經到了。

果然不愧是常董,看起來就是一副道貌岸然、還帶著點嚴肅的神情。

 

接下來就是灯關了、簡報開始!

在我講了10幾分鐘後,突然間座位裡傳來一個詭異的聲音

 

….………………………”

這個聲音很低沈,但忽高忽低,像是有個人在唱歌,或是有人在練氣功或唸咒語。(我確定那不是打呼聲, 你可以試著自己做看看, 就是用低音頻連續發出 "額" 的音)

 

這個聲音持續了幾分鐘,然後停了,隔了幾分鐘又開始. 就這樣,我一邊簡報一邊聽著這奇怪的聲音。

 

簡報結束,灯也亮了,彷彿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

 

恭請 X常董訓示!” 銀行部門協理開了個頭,我的心也緊張了起來

 

~聽完了簡報,我覺得該系統十分完整,也切合本行需求聽到這段話,我的心只能以當兵時面對長官巡示時的八字箴言可以形容 外表嚴肅 內心輕鬆,我暗暗握了手掌,這案子應該成了

 

但我有一個意見……” (, 不會吧!)

那就是你們公司的系統這麼好,為什麼不和Microsoft整合呢?”

 

報告常董,可能是我剛剛的說明不夠完整。我們公司是Microsoft的合作夥伴,這個系統可以自動拋轉資料到excel,亦可以直接用word產生報表。我們和Microsoft 是高度整合的,請您放心!”

 

不,我的意思是,Microsoft 為什麼不要直接把你們的功能整合到他們系統,這樣我們買他們系統就直接有你們的功能了,這不是很好!” (….這個….)

 

如今回想,當時的我實在太年輕了,其實我應該這樣回答:

常董 您說的太有道理了,我待會回公司一定把您的建議向總經理報告,請他立即搭飛機去美國會見Bill Gates,要求他把我們公司功能立即整合進Microsoft,這樣一來就能嘉惠台灣所有金融業者! 常董 要是台灣的金融業都能有您的遠見 台灣就有希望了!”

 

不過很可惜我當時的回答是:

常董 很抱歉,因為Microsoft 是一家基礎平台,他們會鼓勵開發商在他們的平台上開發各種應用,這樣才能符合各式不同客戶的需求

 

~是這樣啊….….…..!”

 

簡報結束了,一個多月後我被通知,該行用我們原預算3倍以上的價錢和另一家不相干的資訊商共同開發。

 

有沒有拿到案子並不是這篇文章的重點。重點是很多年後我又在報紙上看到這位常董的名字,他後來一路高升當上銀行總經理、董事長 和 金控董事長!

 

寫到這裡我不禁想像,每次在銀行或金控開董事會,只要燈光一關,會議室裡就會聽到…..

….………………………”

 



啊~ 我突然想到了...….………………………” 的意思,應該是常董正用著火車加速的聲音,期勉著銀行的同仁們要不畏挑戰,勇往直前! 常董能這樣一路高升,必然是有其過人長處,想到這裡,我居然誤會了常董這麼多年,真是該涙牛滿麵啊!
 

-          -  -  -  --

寫到有點停不下來,再講一個好了!

 

差不多11年前我在桃園買了間房子,當時建商合作的是一家國有銀行,我比較了一下利率的確是該行最低,所以就在該行開戶貸款。

 

過了大概過4~5年吧,我發了一筆小財,錢也不知道要幹嘛,於是我決定把名下二間房子的貸款都還掉(真的是小財啊!).

 

以我的邏輯來想,對銀行來說,如果是要把錢放款出去自然要小心謹慎,反過來,如果是錢進銀行還錢,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反正就是把貸款餘額算好,確定錢匯進來後扣掉,然後通知客戶辦銷戶就結束了。 這個邏輯在另一家台新銀行的確是如此沒錯,簡單輕鬆。但國有銀行就不是這回事了,因為這裡出了個小差錯我找不到原開戶印鑑。

 

當時我在該行的2F,貸款已經還光了,承辦人員驗證了我的雙証件確認了我是本人,但偏偏我手上5~6顆印章都不對,於是他告訴了我他們銀行的標準作業程序:

首先,你要先去登報作廢,然後,把報紙剪下來再到這裡來辦印鑑遺失

登報作廢 不會吧!” 聽到這個流程我火氣都上來了

 

請注意,這件事可不是發生在20~30年前,而是6~7年前.

 你都已經查驗過我的雙證件確定是我本人,而且我是來銷戶不是開戶,什麼年代了,還有人在登報作廢的喔!”

 

這是我們銀行的作業程序承辦人很制式的回答

 

幹你娘的 你們銀行是我見過最爛的銀行” (我不確定當時說的確切的字眼是什麼,不過應該差不多就是這些話)

 

很快的,銀行經理來了,他提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解決辦法,至少是"他覺得"是兩全其美…….那就是我去樓下對面再刻一個木頭章,然後用我新的章辦理印鑑變更,變更後我再用新印鑑去辦理關戶!

 

聽到這個我差點要笑出來,算了,反正我手上已經有5~6個章,那就隨便找一個去辦變更吧.

不行! “ 我忘了是什麼理由,反正銀行經理就堅持我要重新去刻一個. 於是我花了75元去重刻一個章,接下來我就坐在櫃檯,看著承辦人員很努力拿了一堆表格在那裡填來填去,最後給了我10幾塊的結清利息,終於…..我把戶頭關了.

 
 

一直以來,不停的有人在問,為什麼台灣只能做製造業,無法像香港和新加坡一樣發展成金融重鎮? 或者至少銀行的ROA可以高一點?
 


 

如果你想知道真正的答案,麻煩把燈關掉,靜下心來讓我告訴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