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二個女人的戰爭



二個女人的戰爭

 

長輩昨天過來坐坐,聊起了最近熱門的財經新聞二個女人的戰爭。他不解地問我,這二個女人,一個是專業經理人,另一個是老闆的女兒,根本不衝突,為什麼不能彼此合作,偏偏就是要勢不兩立,究竟是為什麼?

 

為了讓70歲的長輩理解,我講了一個故事,結果他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反正我有段時間沒寫blog了,所以就把今天的講古拿來這裡再講一次。

 

好像是去年吧,有一個新聞是這樣的,有一個胖子在國際機場被人惡作劇的殺了,為什麼這麼說呢? 因為殺他的人說她以為這是個玩笑,是人家花錢請她惡作劇對方,沒想到卻殺了人。有人在國際機場被惡作劇的殺了這已經夠詭異了,結果一查這個人,居然是某位小胖國王的哥哥。雖然沒有證據,但所有人都猜是小胖國王雇人殺了自己同父異母的哥哥。

 

為什麼小胖國王要殺自己哥哥呢? 因為這個王國從小胖祖父開始就一直洗腦人民,只有他們家的血統才能資格當國王,洗了幾十年,人民也都相信這件事,而當今還有小胖家族血統的男人只剩3(哥哥還有個兒子),那麼只要把和自己有資格的對手幹掉,那麼就算有人意圖推翻自己,可能也很難坐穩王座。

 

那這個故事到底和二個女人的戰爭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要從歷史講起:

同樣的在亞洲某小島上也有個大企業,這個大企業最早是由二個夥伴和一個大金主合作起家的,其中一個夥伴特別能幹就把企業愈搞愈大,變成了一個大財團。毫無疑問的,把企業搞大的成為掌門人,其他二家就成為大股東,大家共享成長果實和樂融融。

 

隨著時間過去了,當年幹練的漢子也走到了生命的終點了,依照傳統觀念,他交棒給了大兒子,並讓其他兒子和老臣輔佐。沒想到這個大兒子偏偏是兒子裡最沒才幹的,自然引發其他兄弟不滿,想出來和大哥爭。不過還好的是,老爸雖然走了,但老媽還在,所以老媽出來做主,反正家大業大,其他兒子就各分一塊家產各自努力去,為了穩固軍心,家族主要控股的投資公司就由老媽掛負責人,這樣一來誰也不敢說話。

 

就這樣也平平順順地過了好幾年,雖然事後證明這個兒子的能力的確如同預期的不夠力,把家族旗艦企業搞得2266不說,不時還爆出幾個大爛帳,例如把公司大筆資金投資在美國房地產抵押證券(2008金融風暴前)、天價買下某手機公司股票或是買進放空二倍S&P ETF….自然而然的,這家公司也從前段班掉到了後段班。

 

發生這些鳥事和看著股價直直落,其他的股東當然心裡很幹,只是大家幹歸幹,一來嘛反正都有替死鬼,更重要的是老夫人還在,其他大股東也只能摸摸鼻子,講一些請董事長尋覓專業經理人這些鬼話就算了。

 

轉眼間,當年的長公子年歲也大了,差不多也該交棒給下一代了。聖上雖有二女一子,但太子卻對企業經營不感興趣,反而是長公主抱著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的雄心壯志,所以一般都認為長公主會是接班人,就連長公主自己也這麼認為。

 

這有什麼問題呢? 我想大家可以理解這個觀念,現任皇帝昏庸是很無奈,但只要昏庸皇帝夠老,大家就會把希望寄託在下一任的接班人身上,最怕的就是如果大家預期的接班人看起來比現任更糟糕,這樣大家就很容易會起叛心了,而偏偏這位長公主就是個不能讓其他家族安心的接班人。所以就和一開始的故事一樣,在父皇正式交棒前,作為預定接班人的小胖弟弟必然是戰戰兢兢,用力排除異己,而作為外圍勢力的,一定要想辦法拉攏和小胖弟弟有相同血統的胖哥哥,這樣有朝一日如果要推翻胖弟弟,才有繼任人選可以扶植。問題是這個企業的胖哥哥人在哪裡呢?

 

對這家企業來說2016年是一個特殊的一年,最重要的原因是聖上的最大靠山老夫人走了,這下子他不得不把尋覓專業經理人這件事當真了。而很湊巧的,這一年剛好政黨輪替,有個口碑不錯但是顏色不對的女董事長正要被人家掃地出門。在各取所需之下,兩人一拍即合,這位女董事長決定來這家公司。

 

對皇上而言,上計是這個女人最好是有傳說中的厲害,這樣一來剛好可以挽救企業和自己的頹勢。中計是有這個人進來不管厲不厲害,至少可以作為自己和其他大股東之間的緩衝,就算是最差的下計,這個人最終無三小路用,那至少可以讓大家知道,企業績效不佳非他一人之過。

 

皇上打的如意算盤是這樣,但長公主可不是這麼想,雖然媒體對長公主多所指責,但我反倒認為她是個頭腦清楚的人,她知道今天如果老夫人還在世,或是老爸年輕個10歲,這或許都不是個問題,大家都能和平共存。但偏偏這個女人選在快要交棒的前夕進來,等於是對自己寶座的一大挑戰,更別說那些在外圍虎視耽耽的其他家族。她很感概自己父親頭腦的不清楚,這些外圍勢力空有股權但搞不清楚企業內部如何運作,這個外面的女人一進來,那怕是弄了二年什麼成績都沒有,否則對外圍勢力來說,她就成為了小胖哥哥,這種人當然要擋在門外,連進來都不該讓她進來。可惜的是她對父皇的力勸完全失效,野女人還是進來了,畢竟父皇要先顧好自己。

 

那麼新人進來之後呢? 就稱她為小胖姐姐好了,雖然這二年長公主給了她不少掣肘,希望讓大家覺得這個人只是徒有虛名,但尷尬的是這家企業在她的領導下居然從後段班衝到了前段班,自然也讓小胖姐的聲望愈來愈高,相形之下長公主反而是以蠻橫的形象出現在公眾媒體。搞了半天,結果剛好相反。

 

請問一下,如果你是長公主,這時候你會怎麼辦? 要是我,反正頭都洗一半了,當然是用加倍的力道去羞辱小胖姐,最好是讓她自己知難而退,這樣除了排除了自己接班的敵人,同時也幫家族掃除了競爭者的希望。這也是為什麼你會看到,這場戰爭中不少時刻父皇是站在長公主身旁的,原因不只是一個是自己女兒一個是外人,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也知道,這個看似二個女人的戰爭,但其實背後是場代理人之爭。

 

那這些事小胖姐清不清楚呢? 我不確定進體系前小胖姐清不清這個企業內部的暗潮洶湧,不過現在的她肯定是很清楚,而且她也知道背後支持她和反對她的勢力各自為何。對她來說,反正戰功已經立下了,面對內部勢力的反對,她有二條路可以走,第一條是急流勇退,此處不留姐 自有留姐處! 以前她的戰功都在公營機構,誰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有能力,這二年她可是貨真價實的把二流民企拉起來,這下子沒人懷疑她的能力了,外面多的是大把鈔票要挖她,她沒有必要留在這裡喇豬屎。

 

第二條路就是蹈光養誨,以退為進。也就是先缷下第一線工作減少和長公主的衝突,固守在組織內,再等外圍派的反攻。屆時如果革命成功,她就會成為檯面上的掌門人,未來再慢慢交棒給外圍派第三代,這是外圍派的如意算盤,也是外圍派一直要力保她的主因。

 

看到這裡你可能很好奇,2017年這家企業才剛改選過,如果外圍派有實力何必等到2年後? 事實上早在去年外圍派就有意和當權派翻臉,只是籌碼算了算還是不夠,最後只好雙方妥協。既然如此,那又何以2年後會不同如果你有關注新聞,今年會有一個重大法案可望通過,那就是小弟之前書(公司的品格2)裡鼓吹的,企業捐贈的財團法人所持有的企業股票不應有董事選舉投票權。而去年雙方籌碼差距最大的一項,就是和該集團同名的財團法人醫院持有超過4%的股權,而如果該法案通過,未來這4%股權將不能投票,雙方差距會更進一步拉進。

 

展望未來2年,外圍派除了要穩住小胖姐之外,勢必要整合持有該企業一堆投資公司的股權,集中力量,屆時才能以小胖姐為號召,再講一些什麼公司治理的正義之言,向當權派宣戰。而當權派勢能做的,除了在這些投資公司上和外圍派對抗,必然要做的是和皇上的兄弟們重修舊好共抗外侮。

而對於我們這些閒雜人呢?  當然就是搬個板凳準備看好戲........

 

好啦以上就是整個故事,最後發表免責聲明:

 
上述的所有論點與人物純屬虛構,全部擷取自作者講故事給老杯杯聽之社會公益義行,完全沒有影射或暗示任何人,讀者請切勿自行對比現實人物對號入座!

 

 

7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