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0日 星期三

我賣了多數新增 持股

我賣了多數新增持股

 

上週忙著準備演講,所以blog也有幾周沒更新了。直接切入重點─我上週賣掉了這次疫情入手的台股,只留一張國泰金,昨天開盤我賣掉了一半本次入手的美股 (p.s 疫情前持股多半還在). 目前我的台股應該在50萬左右,美股和以前一樣比台股多很多。

 

為什麼我想賣股呢? (我賣的主要是這幾個月逢低買進的股票),理由很簡單─市場過度樂觀。

 

目前的美股指數,如果以今年1/1起算,DJ industrial 大概下跌了15%左右,S&P 500下跌了約10% (DJ industrial 幅度較大主要是裡面有一檔重挫股─Boeing),如果考量疫情對經濟的沖擊和後續的傷害恢復的時間,很明顯的,目前市場的反彈只是從過去悲觀的過度反映而已。而市場之所以這麼樂觀,主因就是我上篇講的,因為目前散戶主力多半是30~45歲的人,這些人在上波2008~2009金融風暴時受創不深,反而人生主要投資經驗都是逢低就是買點所致,這點可以從不管台灣或美國,近期股票開戶人數大增可以推測。

 

另外幾個我認為市場過於樂觀的原因,還包括市場過於低估潛在風險: (以下講的都是美國,主因是台灣這些疫情防制的太好,以致很多人容易用台灣的情況來推測美國也是如此)

 

1.      資產負債表的修復: 本波疫情中,大公司為了表現豁達大度,或是企業社會責任,除了一些零售業,很多公司即便業績大幅下滑,仍然沒有大裁員,相對的,很多公司選擇是用大量舉債方式來渡過經濟難關,這樣結果必然造成後續公司財務的惡化。

同樣的道理,這波當中不少個人家庭也因為收入的銳減或股票下跌造成財富縮水心理,之後必然要削減開支,這還不包括,當人從重傷後恢後,會因為害怕事情重演,通常會有一段時間變得格外保守。

 所以當經濟重新開放,是否會出現大家預期的瘋狂式消費,我覺得有待商榷。(你可以看看中國解除疫情開放後,是否有報復性消費就大概可以推敲一二了)


2.      中美貿易衝突再起: 我想不少人應該還記得,這波疫情前,股市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就是中美貿易戰。原本這件事隨著簽定中美貿易協定至少可以安靜一段時間了,沒想最近因為疫情讓川普的選情逆轉,硝煙再起。

 這其實是個很tricky的事,因為一方面川普需要中國履行貿易協定大量採購石化和農牧產品,好幫助他穩住中西部選票,但另一方面,在經濟顯著惡化下,目前看來他能勝選的最大機會─就是利用美國人目前仇中心態,強力攻擊中國,把自己拱成美國利益的守護者,把對手Joe Biden打成中國同路人。所以不意外,未來美國總統放話修理中國會愈來愈激烈。

這種事我相信中國一定也推算到了,只是傳統上中國不可能任由美國這些羞辱,再說了中國也深知,只要川普連任,原本還有所保留的,一定會加倍奉還,所以到投票前中美之間是停在彼此放話嗆聲,還是有實質行動,會是一個大變數。

 

3.      弱者恆弱下的連鎖效應: 疫情來襲誰會先受害? 通常就是身體比較虛弱的人,經濟也差不多,美國目前是本波Covid-19全球染病和死亡人數第一的國家,可是美國會受重創但會崩潰嗎? 不會的。

相反的,一些小國或許疫情根本不嚴重,但卻會因為全球經濟下滑,需求下降反而經濟上先出事,特別是一些本來就有問題的大國,如阿根廷、義大利、西班牙、土耳其、南非….等。

  

為什麼我要強調大國呢? 因為一些小國就算出事了,對世界多數國家影響也不大,而這些大國除了本身有一定的經濟消費力外,更重要的是他們多半有更強大足以危及世界的武器─外債。

 

前些年不少投資機構為了賺取超額報酬,紛紛鼓吹投入這些高收益的政府公債,全球景氣好時這些國家當然沒事,可以賺高利有時還兼升值利益,但景氣差時一切就打回原形,例如已經逾期未付的阿根廷國債就是一例(目前是在寛限期內,再過幾天就連寛限期也到了)

 

這種國債之所以會是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來是金額龐大,像阿根廷逾期的總金額是650億美金。二來是一旦倒帳,不意外的會讓買入的投資機構認列重大虧損,如果弄得不好,中型投資機構因此倒閉了,很容易會牽聯到大型投資機構(投資機構通常互為交易對手),會不會引發一波連鎖效應就不得而知了!

 

Anyway, 這篇文章無意給你任何投資建議,就如同我之前一直講的,本blog主要用來紀錄我的心得,只是順便給大家看而已。因為我之前談了一些我逢低進場買了一些台股和美股,我自覺我賣出了也應該給交代而已。所以如果你有任何投資甚至稅務問題,絕對不要來問我,我也不會給建議的。


投資上我是個很保守的 人,我也深信小心駛得萬年船!  本文只是列舉我認為的潛在風險供大家參考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