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30日 星期一

雍正大帝在台灣

最近一直在忙我的公司治理教案作最後的修改. 所以雖然有很多題材可以寫, 但是一直沒空也沒心情去做. 感謝今天這則新聞, 又讓我重拾了戰力.


夫妻婚姻懲罰稅可望明年申報時解除



這是什麼東西? 我們現行的所得稅基本上是以家戶為單位來申報. 所以一個家庭二夫妻和未成年子女及受扶養的高齡父母的所得是加在一起申報的. 但這裡出現了一個問題, 因為我們的所得稅制是累進制(就是所得愈高的人 適用的稅率愈高), 所以當夫妻的所得加在一起時, 自然很有可能會適用到較高的稅率, 這也是稅得稅一向有婚姻懲罰稅之稱. 事實上, 目前台灣的所得稅針對薪資部份已經放寛, 讓夫妻針對薪水部份可以分開計算合併申報. 而現在我們利委們提的法案是要除了薪資以外的部份也分開計算.


 
看起來這是個主張公平正義的法案. 但實質上卻是個不折不扣為有錢人量身打造的法案. 不相信你可以把你歷年的稅單拿出來看, 除了薪資所得以外, 一般人最多就是利息所得和股利所得. 利息所得有免稅額27萬, 在目前超低利率下, 正常人是達不到的(差不多要有2500萬存款放銀行作定存才能達到). 所以對很多人來說重點就在股利所得, 你一年的股利所得有多少? 3萬還是5? 一個有錢人, 他剛好和你相反, 他的薪資所得佔他的總所得是很低的, 但是相對的, 他的其他所得, 房租收入、股利所得、執行業務所得這種是很高的.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 我們利委們要想辦法把分開計稅從薪資所得延伸到其他所得. 因為如我說的, 這是個為有錢人量身打造的法案. 因為你的薪資以外所得, 不管是合併或非合併, 其實影響不了多大的稅率. 但是有錢人剛好相反, 可以因此大幅降低適用稅率. 我可以告訴你, 這和證所稅一樣, 是個和多數人無關只牽涉到有錢人的法案. 而且最令我不爽的是, 還冠上一個為全民謀福利的鬼話. 如果全民真的因此受益才是他媽的有鬼哩!

為什麼利委們敢作這樣的事? 很簡單嘛, 因為現在台灣民眾看著有錢人大魚大肉, 大家總是想, 那至少讓我喝口湯總行了吧. 所以反正是減稅的, 大家都叫好. 但是別忘了, 如果減稅, 有錢人是減的比較多, 可是反過來算負債, 是每個百姓都負擔同樣的錢. 也就是說, 如果減稅, 郭台銘可能一年因此少繳100, 你少繳了1000. 看起來至少大家都少繳了. 甚至可能有些學者會告訴你一些屁話, 這是因為100萬對郭台銘的意義等同1000元對你的意義. 但是別忘了, 算負債時, 你和郭台銘同樣都是負債50. 而且更別忘了, 如果有一天台灣破產了, 對你一定有影響, 但是對郭台銘絕對沒有太大影響. 而且非常非常重要的是, 今天的台灣根本就沒有能力作這樣的事. 如果今天台灣政府還是蔣經國時代, 每年為了錢花不完傷腦筋, 說真的, 有些人少繳稅, 有些人多繳根本無所謂, 本來就世界就沒有完全平等這種事, 問題是, 今天台灣都要窮到靠北了, 還在這裡裝闊, 真是令人噁心.

我之前的文章也提過, 歐美的人權水準高於台灣數倍, 夫妻合併課稅如果這麼違反人權, 為什麼歐美國家的大法官或是政府都笨到不知道這麼明顯違反人權? 只有台灣的大法官和利委知道? 同樣的, 如果夫妻合併申報違憲, 受撫養的未成年子女所得要合併申報是不是也違憲? 受撫養的高齡祖父母所得合併申報是不是也違憲? 請問利委大人們要不要一次全部都修了?
他媽的,我們的立法院效率低落, 每年通過的法案遠低於日韓, 台灣一堆法案待在立法院數年也不會過(你看看山水米和胖達人罰18~20萬就知道, 這些罰則都還停在十幾年前的物價), , 立委坐領高薪正經的事不幹, 這種狗屁倒灶的事作的倒是很快, 利委之名果然不讓人意外.

為了不要讓這篇文章流於爛罵, 我延續之前的康熙大帝在台灣, 再寫一個續集.

在雍正即位後著手辦了二件大事, 一個是下令全國各省虧空國庫的欠銀必須在限期內歸還, 不得以任何理由拖延. 另一個是開恩科辦考試要拔擢人材. 結果這二件事都出了大紕漏.

先講國庫欠款, 理由前文說過了, 中國歷朝官員薪俸很低, 但該有的排場應酬都要有, 造成不少官員爭相從國庫中去借錢, 地方官員也有樣學樣, 最後造成國庫和地方政府蕃庫裡都沒有錢. 於是雍正即位後, 要求各省官員在三年內一定要還清欠款, 否則革職抄家論處.

聖旨頒行不久, 山西巡撫諾敏率先響應, 宣佈全山西的官員都把積欠省庫的銀子給還清了. 雍正一聽大喜, 除了把表彰諾敏的詔書發給全國各級政府作為榜樣外, 還賜了塊天下第一巡撫的匾額. 但這件事沒多久就讓一位路過山西到河南上任的官員田文鏡給戳破了, 原來諾敏根本沒有補平庫銀, 只是向山西的票號(類似今天的銀行)借錢調來藩庫供欽差大人查帳罷了. 雍正大怒, 將諾敏押解進京要處斬.

第二個開恩科是怎麼回事呢? 中國傳統的科舉是三年一次, 從縣(秀才)到省(舉人)再到中央(進士), 少數的例外就是新皇帝即位, 或是大壽.., 很簡單的理由, 這就是像新總統上任都喜歡升將領和一些官一樣, 到時這些人自然會感懷聖德, 為聖上努力辦事. 由於這種科舉不是例行而是皇上恩許的特例, 所以叫恩科.

雍正朝的恩科發生了科舉舞弊, 有人預先知道題目後在外面販售. 副主考官知道後, 要求立刻停止考試清查考場, 但主考官張廷璐認為茲事體大, 拒絕暫停. 結果副主考官找上了雍正的親信李衛, 帶兵搜查考場抓出了作弊的考生. 而張廷璐則是被查出夾帶幾名考生同樣被捕入獄.

這二件事發生之後, 所有官員都力保諾敏和張廷璐, 認為他們罪不致死. 理由很簡單, 諾敏雖然欺騙了朝廷, 可是從頭到尾沒有一分錢進他的口袋. 事實上諾敏一直是個清官, 他的家一貧如洗, 母親大壽還沒有錢可以擺壽酒. 至於張廷璐, 更是無奈, 考題外洩又不是他漏出去的, 他站在停止考試茲事體大不宜茂然行之的考量, 頂多只是判斷錯誤, 而挾帶考生也是常見的情況罪不致死. (:挾帶考生本是指古代主考官會先選定幾位優秀的考生, 彼此先約為師生, 在閱券時考官會給這些人高分, 以後在官場上可以相互扶持. 歷朝都有防止這種作弊的方法, 例如另外找人騰寫讓考官認不出字跡, 但考生還是可以透過文章中固定出現哪些字來喻示閱券官, 不過以雍正王朝裡面講的應該只是把不具有考試資料的人帶進來參與考試).

針對這些說法, 雍正講出了這部戲我覺得最打入我心坎的話, 也是本文的重點.

他們雖然沒有貪財, 但朕依然要殺他們, 因為他們所作所為比貪財更可惡!”
諾敏雖然不貪財, 但他貪的卻是名, 以謊報政績來騙取榮譽” “這種貪, 以葬送朝廷前程(民怨)為代價, 比貪幾個看得見的銀子, 為害更大
張廷璐擔任主考官, 執法犯法, 把朝廷名器拿來作人情, 到時這些人受了張廷璐的恩惠, 到時自然感激回報, 難得不該殺嗎?”

這也是我想寫這篇文章的原因, 從過去幾年來, 其實你可以一直看到, 不管是總統還是立委, 他們都在作同樣的事, 利用他們的職權, 把國家的名器當作增加私人名聲的工具. 他們一直告訴你, 沒有一毛錢落進他的口袋, 今天也沒有任何證明, 盧秀燕或任何立委要求財政部把婚姻懲罰拿掉是收了誰的好處. 但是有一件事是絕對可以確定的是, 這項政策絕對會是他()下次選舉時拿來宣傳的工具. 請問一下, 這是不是和張廷璐作了同樣的事? 這些握有政府決策大權的人, 明知政府財政困難, 卻眛於事實, 故意用減稅來討好民眾, 反而把問題丟給未來的接任者或是下一代來承受苦果, 請問這是不是諾敏在做的事?

我們一直覺得貪財的官員很可惡, 其實為了貪名的人更可惡, 因為貪財的人知道自己行事有虧, 不敢太過張揚, 但是貪名的人卻以為只要沒有錢進自己口袋, 那麼他一切作的事都是合法合理而且心安理得, 反而會大張旗鼓. 也因為如此, 過去的日子我們的總統和立委一直以照顧人民或是公平正義為名, 行掏空國庫, 剝削下一代之實. 最後的結果是, 我們的國家愈來愈窮, 競爭力每況愈下, 而這些人卻相信沒有這些政策, 大家會過更苦. 這是什麼狗屁?

請記得這篇文章想告訴你的二件事

貪官固然可惡 自以為是的清官更為可惡

貪財的人固然可惡 但以國家名器不惜犧牲全民利益為自己謀取美名的人更為可惡

14 則留言:

  1. Rus大,人生在世所爭的不外乎名、利、權,自古至今都是在這種循環內,只是在現代的社會裡,手段變得更為複雜和詭譎。 我們東方一直以品德為教育的根本,但回到頭省思一下,台灣的政局真的能出個,像德國梅克爾那樣不重名、利的領導人(或政治家)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學到這些品德的人,都不在政治圈中。
      而身在政治圈中的,都只學到古老以前,朝廷中勾心鬥角的功夫。

      刪除
  2. 就算台灣真的有梅克爾,我也保證他/她絕對選不上...
    短視近利的人太多了,德國之所以會繼續選梅克爾是因為人民會思考,政策也能做清楚的說明讓人民願意接受。至於我國人民為什麼大多都不會思考只會人云亦云,請去問我們的教育部。

    其實她第一任算收割前一任施洛德的成果,但最重要的是她繼續維持了前者的經濟改革。

    這在現在的台灣都還辦不到,上台可能說沒幾句話就被丟鞋子喊下台。

    回覆刪除
    回覆
    1. Hi 艾魯:

      與其抱怨其他人 不如從自己做起. 我寫這個blog很多年了, 一直努力著從我知道的公司治理和租稅來希望讓更多人思考和了解事情或許不是政治人物宣稱的那樣. 或許你也可以想想自己可以作些什麼. 愈多人努力 這個社會就會愈美好

      刪除
  3. 一直很喜歡看Rus 的文章
    總覺得很有趣,而且也可以讓我對事物有不一樣的想像
    受益良多
    我想把重點的兩句拼成這樣
    貪官固然可惡,但以國家名器不惜犧牲全民利益為自己謀取美名的人更為可惡

    近來有傳聞2016預算可能編不出來,對此事,Rus有什麼看法?
    想想我們的年金改革最近也沒人在討論了,好多事拖著拖著總是會爆的。

    回覆刪除
  4. Hi Pass Now Future:

    先謝謝您的稱贊和支持. 長期以來我一直對政府財政、公司治理和總體經濟這三項議題有很高的興趣, 這也是本板的主軸. 不過因為我最近一方面事情也忙, 另一方面就趕著公司治理的書要快寫完. 所以變成滿腦子都在想公司治理. 所以常常一些議題沒辦法認真而深入的去思考. 所以我還是當下快點把書弄完.

    至於政府財政, ...哎! 你知道的. 我們都很清楚很多問題就出在我們的政治人物. 而政治人物之所以如此, 因為我們的百性不知道這些事對自己有多重要. 或是說, 我們這種網路論點, 無法和財團控制的媒體相抗衡. 我的專長是可以用更為通俗的話讓大家更了解這件事. 還是一樣, 等公司治理的事告一段落. 我想我會花更多心力在政府財政這個議題上.

    回覆刪除
  5. 拿那些官員比也太便宜這些立委了,現在立委哪個是一窮二白?

    回覆刪除
  6. Hi 蔡鎮宇:

    好威的名字. 我以為我出書就要全靠你了. 只是開玩笑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惜這是菜市場的名字XDD

      刪除
    2. 可惜這是菜市場的名字XDD

      刪除
  7. 「贓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為非。清官則自以為我不要錢,何所不可,剛愎自用。小則殺人,大則誤國。」~劉鶚《老殘遊記》

    回覆刪除
    回覆
    1. Hi 末日幽靈:

      的確, 我當初寫這段話就是源自老殘遊記裡的這段!

      刪除
  8. 貪財的人固然可惡,但以國家名器不惜犧牲全民利益為自己謀取沒有敵人,只有朋友美名的人更為可惡。

    回覆刪除
  9. 這只能怪台灣施行"大政府主義"的結果. 用這種體制,好壞一切只能看在上位者的人品與道德. 防君子不防小人. 台灣人觀念應改一改. 我們到底還要不要這種只能依賴道德的政治制度. 如果一切只能依賴道德,下場會如何可想而知.

    回覆刪除